Sunday, April 30, 2006

Face 025

門外看

嘔吐清潔費

攝自美孚往紅磡小巴。
不知有沒有法律效力呢?

Friday, April 28, 2006

Cars

上次談最期待動畫,竟然數漏了PIXARCARS。本片水平之高,不用多說,不過大家看的時候,要留意一點:車與車的對話,都是乖乖的對著鏡頭並排。就已公開的片段內,如果車子有對白/對話,永遠只有正面,沒有側面。原因是車子的眼睛只能以一個貼在擋風玻璃的「大圓點」來表達。無誰那大圓點(眼珠)畫得多漂亮,也不過是一個平面,如果取鏡側面,兩隻眼珠在透視上便會黏在一起,車子的表情便看不清楚。像LCD電視的「可視角度」,估計PIXAR也會替每輛設計不同的車子訂下「眼睛演戲角度」的極限。
角式動畫的靈魂,一在眼睛,二在眼眉。幸好CARS的設計師沒有硬替車子貼上猙獰的人工眼眉,而是巧妙地利用擋風玻璃上的「太陽罩/遮光罩(?)」來充當眼眉/眼蓋。
「超美趕日」是中國動畫人的夢想,但擺在面前要學習的東西,還多的是。

PS:日版預告片比美版多了很多未曝光畫面,心急人可以一看。

Thursday, April 27, 2006

不如談食(五)

概念菜

炒三SIN(牛油、鹹蛋黃、魷魚圈)
1)蒸熟鹹蛋黃,加入牛油搓成泥狀備用。
2)魷魚切圈,上粉炸透,瀝油。
3)鹹蛋黃泥混和炸魷魚圈略炒,搞掂!

九製蝦球
1)鮮蝦去殼取腸,泡油備用。
2)話梅起肉,加切成幼絲的九製陳皮,加甜酒煮成酸甜汁。
3)蝦球回窩,炒。搞掂!

孜麻雞翼
1)雞翼煎好,黐上黑白芝麻和原粒孜然,搞掂!

齋猴子腦
1)豬腦一個,用矽膠倒出陰模。
2)杏仁浸軟、攪汁,加入大菜糕,倒入模內雪凍。
3)成形後,把「杏仁大菜糕」置入開半椰子殼(連毛),淋上士多啤梨濃汁,搞掂!

世界杯(Confusion盤菜)
1)透明大JAR一個,JAR底置已發透的魚翅、銀魚干、原粒瑤柱、蝦干、海馬、鱆魚。
2)注入清魚湯+魚膠,雪凍成「海洋」。
3)「海面」鋪上薯茸,上面直插西蘭花作樹木。
4)加入田雞、禾花雀等原隻「飛禽走獸」,搞掂!

不如談食(一)
不如談食(二)
不如談食(三)
不如談食(四)
紅燒牛肉麵

Tuesday, April 25, 2006

Sunday, April 23, 2006

第一章<緣起>

***請先看<香港動畫有段古>***

故事的開始,其實是另一個故事的終結。

時為一九九六年,一間名為「演藝動力」的電影公司,投資開拍動畫電影「幻海西遊一八零」。那時我受聘為Chief 3d Animator(因為只有我一個,所以是Chief :D)。故事顧名思義,把西遊記反轉再反轉,不贅。工序安排如下:香港製作隊伍負責起草、設計,然後在內地聘用動畫加工廠做製作。合成、3d和後製返回香港做。上班時,劇本還沒有寫好,身為Chief 3d Animator :D,工作有排也輪不到我做。更糟的,是軟硬件也未齊備。勉勉強強,找來一台Mac,一個盜版的ElectricImage去做一點所謂測試。其實我未學過/用過ElectricImage,不過那時沒有選擇,也得硬著頭皮去幹。但說到尾,我負責的工作,真是千劃也沒有一撇。

製作部位於太子道九龍城段,所以每天的「重點工作」是拿著蔡瀾的「未能食素」,到九龍城按圖掃街(寫到這裡,很懷念清真牛肉餅……)。上班接近兩個月,電影的進度已去到trailer的storyboard。內地公司也畫了些原畫草圖和一些彩稿背景,印象裡,好像已完成trailer的animatics。可惜不久後,公司財政陷入困境,大伙兒沒糧出。我是最早跳車的那批人。不是因為趕著往別處找錢,而是我那種「雙重白上班」:既無糧出,又沒有工作可做,實在無聊透頂。

回復了自由/失業身,也跟時下隱蔽青年一樣,每晚追看歐洲國家盃、上網打機渡日(那時Modem的傳輸速度是28k!)。是年Nike請來一批以簡東拿為首的世界級球星,拍了一個很精彩的明星隊決戰惡魔隊的球鞋廣告(註一)。我少年時代很喜愛看足球,是阿仙奴FANS,偶像是門將柏真寧斯和中場林柏拉迪。但上中學後少看多踢,並不太認識簡東拿(註二)。

然後,某天讀報,讀到美國有人發起一個名叫「Foulball」的社會運動,譴責一些體育用品名廠在巴基斯坦等貧窮國家,僱用童工來製造真皮足球。用童工,是因為他們的小手可以鑽入球膽內縫線。

一個廣告、一段新聞,在腦袋裡產生了神奇的化學作用,興起拍一條動畫短片的念頭。那時距離當屆獨立電影錄像比賽的截止日期只有兩個月,時間還有很多--實情是,我沒有製作動畫片的經驗,根本未能作出準確的預算。

由於孤身上陣,一開始便決定不會采用傳統手繪動畫。那時的想法,是做「digital皮影戲」,把角色像木偶般,分開手手腳腳來繪畫,然後在電腦內合成和製作動畫。但畫面風格是甚麼呢?有甚麼style可以「遮醜」?碰巧地,看到大友克洋導演的「大炮之街」,很喜歡那種「黑暗」和「臘塌」的風格,並天真地深信「我都做得到」。硬件方面,家裡只有一台PowerMac7100,32Mb RAM,500Mb Harddisk,15”monitor。問朋友借來一台1G外置硬碟,負責每週把完成的動畫運往製作公司過落Beta帶。

萬事俱備,一場瘋狂地獄式工作開始。兩個月內,接近不眠不休,訓醒便開工。Set好render便睡覺。那台Mac好像兩個月沒有關過。母親大人最是憂心,以為我日玩夜玩得發了瘋。

在「地獄二月」裡,曾發生一次死硬碟意外,開首的八個鏡頭的工作檔完全失去!那個時候距離交片只有一個月。從製作時間、心理狀態計,唯一的選擇是放棄。幸好那八個鏡頭原來早一天已落了Beta帶,雖然無法修改一些瑕疵,但總算執了身彩。如果當時放棄幹下去,整個故事也要改寫了。

經歷了萬水千山,各方好友通宵仗義剪接、配樂、作音效,「Foulball」終於趕得及在截稿日交件,直是險過剃頭。未幾,大會宣佈,因為很多人做不起,詢眾要求,把截稿日延遲……IoI

「Foulball」在九六年度的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贏取了動畫組銀獎及媒體特別獎。之後接受了些訪問,其中一個是由林在山主持的港台文化節目。麥嘜作者謝立文後來自稱為了看林在山才收看那節目。結果他看過靚女後,還看到「Foulball」少許片段。謝立文很喜歡那種「污糟臘塌」的風格,認為跟「大角嘴」很相配,於是找上了我。

第一次跟謝立文碰面。他問我有沒有興趣做麥嘜動畫。我說我只聽過麥嘜的大名,從來沒有看過。於是他找來一整套出版物,叫我看。之後請我到銅鑼灣雪園(?)吃午飯,叫了一檯精美的包點小菜。吃得捧著肚子走的我拿著一大袋麥嘜回家,翻了兩翻便擱在一旁。那時的我,正全情投入寫作打打殺殺變變態態的「失禁校園」,健健康康溫溫馨馨的麥嘜,總覺得不是我杯茶。之後更又痾又嘔,腸胃炎發作,那時心想,我跟麥嘜真是有緣無份。我跟他說,我想寫小說,寫好了再算。

回歸前,我常跟人說笑,要開一間出版社,以免九七後開不成。本來是一句戲言,最後竟無厘頭成真。事緣好友喬靖夫剛踏上作家之路,替香港皇冠旗下的藝林出版社寫書。豈料出版了三本書以後,便被出版社甩掉了。於是促成我與友人合資組成「鐵道館」,繼續出版喬靖夫的著作,也好好鼓勵自己全力去寫小說。九六年尾九七年頭,我跟現在差不多,也是日寫夜寫。上午到圖書館看不同類型的書,午飯後,便拿著筆與原稿紙,到處找咖啡室寫稿。這是一段令人懷念的時光。可惜……不但寫來寫去也寫不出成績:一本完整的小說也沒有寫起。全部都是大綱、或寫了三份一便寫不下去的散稿。自己的判斷是,勤力有餘,奈何能力不濟。更要命的,是坐食山崩,水浸眼眉。

就在迷迷茫茫的期間,謝立文又來找我。
「好啦,做就做啦。不過先旨聲明,我唔識做,亦都未做過架!」
「得架啦。」
多得謝立文的信任。麥嘜動畫的神奇旅程由此展開。


(註一)互聯網真偉大,竟然還找到這個Nike廣告<按此觀看>
(註二)關於簡東拿和曼聯,擇日另文再寫

<Foulball> Copyright©1996 袁建滔

香港動畫有段古

香港電影資料館將會在下半年舉辦一個名為「香港動畫有段古」的展覽,介紹香港動畫發展的歷史。「麥兜故事」有幸被大會認定是香港動畫史上的一個「里程碑」(希望不是墓碑……)。早前他們給我做了個口述歷史的錄影訪問(即係五十年後如果有某條四眼仔要做香港動畫歷史既PAPER,就去挖盒帶出來睇下我噏乜……卦?),我答應給大會寫點東西,好記錄一下「腳瓜是怎樣練成的」。
從本BLOG開張以來,我一直想在記憶淡忘前好好寫一下當年的奇緣。有人以為我在麥嘜打工有好多怨氣,其實不然。畢竟能夠參與麥嘜動畫製作,是一件高興和驕傲的事。
本長文將會分成六個部份(暫定),第一部是前傳,由於往自己臉上大量貼金,所以不會交給電影資館,大家「睇完就算啦」!

PS:由於有點老人痴呆跡象,煩請Lunchtime各員工打雀咁眼,修改錯處並提供寶貴資料,謝。

玩物

利用治治那副幼兒級Lego砌的機械人。
肩膀是參考S-Gundam......
多看兩眼,有點像太保郎(?)


其他玩物貼文
自製扭蛋架

Thursday, April 20, 2006

清一舖

治治放假,無聊閒逛。其一去處是(我最討厭的)冒險樂園。
既來之,則安之,便好好當一個觀察者。園內有兩款大受歡迎的遊戲機由SEGA出品,一款主角是甲蟲,另一款是恐龍:玩家用八個代幣玩一回,可得一張甲蟲/恐龍咭,另有絕技咭之類的東西(我不大清楚),去操控華麗的實時3D動畫角色。無論你選的是甚麼類型的甲蟲/恐龍,每次和電腦對戰,都是七局四勝的--包剪鎚!
我估計,隨著晉級,電腦內的對手實力便越強勁。
等等。一個真人版的包剪鎚高手,可以是心理專家,用語言來迷惑對手,例如:「我呢舖一定會出包!」又或者是催眠師,隔空控制對手。又或者靠嚇,「你唔出包我殺你全家!」
但電腦的包剪鎚高手,應該「高」在那裡呢?除了電腦出術外,實在想不出有其他的辦法。更要命的是,電腦遊戲的畫面越華麗,內容便越蒼白。從Biohazard到Silent Hill,我實在厭倦了按著地圖,逐間逐間房門打開,看看有沒有遺漏甚麼鑰匙……
還是懷念小學小息時,大伙兒排隊猜皇帝(五盤三勝)。我的絕招是--出手前呵一啖熱氣在拳頭……

PS:治治有日瞪大眼望著我:「不如我地清一舖咯?」
我:「清乜野呀?」
治不耐煩:「清侵磨骹叉燒包呀!」

Wednesday, April 19, 2006

三大待望動畫

《犬女》連載始動!

創作故事其中一難,是作者在講故事的過程裡,究竟要透露多少資訊,令讀者既看得明白之餘,又不失懸念,繼續追看下去。
我曾經向一名電腦遊戲程式設計師請教:以格鬥遊戲為例,怎樣決定一招昇龍拳/快打旋風的殺傷力?怎樣決定不同角式的跳躍力/防衞力?
他的答案是「靠估」。然後徵召一大批志願/受薪的遊戲測試員,日打夜打,分析他們「打」出來的數據,再評核、微調,直到找出一個均衡點--每個角式的戰鬥力都不分高下(理論上……)
今次「犬女」共有四名Beta-testers,全部都「讀得通」,令我放下心頭大石。但最後修改時,還發現不少bugs……左改右改下去,寫多一百年也寫不完…… 管他的!


《犬女》

Tuesday, April 18, 2006

小姓

看完戲,輪檯吃午飯。
小姐問我:「先生貴姓幾多位。」
我答:「姓袁三位。」
小姐落筆時,猶豫了兩秒,才寫下我的資料。那時我已估到,她不懂袁字怎樣寫。後來她放下簿子,招呼其他客人。我偷看了一下。
圓先生三位
Well,我的疑問是,既然不懂寫,也懶得問,為甚麼不寫個簡單一點的「元」字?又或者「原」?又或者寫個「O」字算數?
我發誓,以後訂檯吃飯,有人問我先生貴姓時,我會答:「小姓丁」,大家好過點嘛!

PS:不知股評人藺常念先生怎樣訂檯吃飯?

前文提要:姓與名

冰河世紀<二>

本片粵語配音版由小弟監修劇本,請多多捧場!

PS:今早看了,由於是廉價場,勁多一家大細入場,全院爆滿。小朋友係又笑,唔係又笑,應該收貨。李燦森、林海峰表現出色,但部份人配音咬字不清,觀眾根本唔知佢講乜……慘,浪費我的心機。
不過我都有責任:部份機關鎗式快速搞笑對白實在太快,觀眾根本追唔切。但唔係咁,又可以點啫?話曬都係翻譯劇本,有D野冇得郁。
PS2:治治捱到半場,頂唔順,抱住佢出戲院兜個圈,入番去已經訓左。


前文提要: 翻譯(?)劇本

Monday, April 17, 2006

化學婆婆

講完外公,講外婆。
十多年前的深夜,在次文化堂做「漫畫讀物」的排版工作,忽然眼睛劇痛。不論瘋狂眨眼、在水龍頭下沖水,也不能把眼中異物沖走。忍痛回家,才發現原來有條長約三寸的頭髮,繞了一個圈,藏在眼球與眼框間。就算我放膽用手指去拈,也沒可能把頭髮弄出來。由於已工作了一整天,累得要死,便忍著痛睡覺(註)。
翌晨第一時間告訴阿媽,並打算請假去看眼科醫生(講真,我都唔知佢地會點搞。)
豈料阿媽從容地說:「婆婆以前在大陸的化工廠、火藥廠/煙花廠工作過,最常見的意外是火藥入眼。廠間長備燈芯,便是用來拈出火藥的工具。
神奇的地方是,樓下的中藥房竟然有燈芯賣。於是我平躺在沙發上,讓阿媽施行眼科手術。只見那條小白繩輕輕一拈,頭髮果然乖乖被黏出來。但阿媽實在太興奮,快快垂直拉起頭髮,我感到一把刀在眼球走了一圈……幸好頭髮並不如想像中鋒利,否則便成了土炮LASIK……。

註:事後有浸會同學告訴我,他有個舊同學有小飛蟲入眼,未弄出來便睡覺,結果蟲屍跑到眼球後,那只眼便報廢了。

Sunday, April 16, 2006

一邊吃早餐,一邊看錄影的球賽:曼聯對新特蘭。半場零對零,已知凶多吉少。追車夢碎,真冇癮。
之後帶治治去黃埔睇醫生,掛號後去奇趣天地扭蛋。我手痕,先用十元自抽一個Z Gundam系列,便給我抽中一個街價廿五元的Z Gundam。之後,治治抽比卡超小型扭蛋機,一抽便抽中最漂亮的比卡超那一款。最後,治治想抽Thomas系列的磁石夾,開口說要Henry,結果一抽便中!好一條三串一!頭關機率是七分一,次關是六分一,尾關是十分一,四百二十倍的賠率!
晚飯後,由紅磡乘的士回美孚,快要到達時,司機竟然接到來電ORDER,由美孚到藍田!我估他的心情跟我扭蛋差不多。

PS:其實隻Z巾麻麻地,個姿勢好怪。治治其實唔想要比卡超,而是一隻綠色小怪獸。至於Henry……果件爛鬼碰石夾竟然要十蚊,頂!

Friday, April 14, 2006

Face 021+022

昨天攝於海洋公園鯊魚館。治治著了魔,不願離去。

百年孤寂

看罷M-2的「我的孤寂」,我建議他多跟婆婆說話,訓練自己當一個聆聽者。我認為好的聆聽者,也會是好作者。
一直以來,我沒想過跟八十多歲的外公會「有偈傾」。在西營盤經營海味生意的他,對飲食要求極高,「不如談食」也是我們的核心話題。有一次,只有我和治治陪他到公園走,談談老事。外公告訴我,他的爺爺(我的太太公)不喜歡他的爸爸(我的太公)多管閒事,抱打不平,因而跟鄰村交惡,結果不幸被人埋伏毆打。太公怕被太太公罵,不敢看醫生,最後失救致死。太太公對此事的判斷是鄰村的人打死太公,為怕少年外公知道後會衝動地去報仇(外公是獨子),便一直忍暪著。直到太太公身故,外公才知道父親的死是甚麼一回事。
閒來算一下,由太太公到治治,經歷六代人,橫跨約一百三十年。各人出身年份估計如下:
治 治 2003
滔 滔 1969
我 媽 1942(約)
外 公 1916(約)
太 公 1894(約)
太太公 1872(約)
1872年到底有多遠?
年號:清穆宗同治十一年;日本明治天皇明治五年。
如果當年太太公可以寫 Blog留下來給子孫看就正咯!


Wednesday, April 12, 2006

轉:Titanic 2


好睇過第一集……

鐵皮惡探

「鐵皮惡探」是由我做創作,康卡斯繪畫,喬靖夫負責文案的漫畫。大約在九八至九九年左右在「東TOUCH」連載,共十三回。故事是講述未來世界裡,人類如何與鐵甲人並存之類老掉大牙的故事。
記起當年做麥兜悶到想嘔,好需要另些渠道發洩一下。曾想過把「鐵皮惡探」結集,但由於成本高昂,也費功夫,所以作罷。放上網,也是不錯的選擇。


PS:為甚麼會重提鐵皮惡探?因為康卡斯的BLOG:「書包放下在站台」已經開張!

Tuesday, April 11, 2006

Mercury Opposite Pluto

這是上星期的占星預測。事前唔知佢講乜,事後全部中曬。
「穿鑿附會」呢家野威力真驚人。

Obsession with communication or one particular idea or project could now rule your life. There could be such a desperate urge to get some message across to others..or to complete a project...that everything and everyone else is ignored or forgotten. Take care, otherwise overwork could lead to exhaustion - and you won't find much sympathy from neglected loved ones.
You may feel as if communications are excessively difficult or being obstructed in some way - or that someone is deliberately erecting barriers to block your progress.
Thoughts and reasoning powers could also be manipulated now. You'll either be the victim of someone's dishonest and devious behaviour..or you, yourself, may be the instigator of deceitful manipulation. Therefore you now either need to respect the opinions of others...or you desperately need to stand up for your own rights...in other words...don't allow yourself to be bullied.

Sunday, April 09, 2006

春田花花爆水管

昨晚途經荃灣爆水管現場,發現春田花花幼稚園……

粉紅童子(四)

地鐵站內。
治:不如我地一齊去搭LIFT咯。
爸:點解呀?
治(指著電梯指示牌):因為呢個係爸爸、呢個係媽媽、呢個係治治咯。



爸:治治,聽講你今日去動植物公園睇猩猩。搭咩車去架?
治:搭地鐵咯。跟住轉小巴。
爸:咁……
治:跟住轉地鐵。再轉藍色的士。再搭機場快線。
爸:轉咁多次車既?
治:係架係架,好遠架,要搭好多蚊架。
爸:咁到達未呀?
治:仲有轉小巴同地鐵咯。


舅父打電話來找媽媽,治治接電話。
舅:叫媽媽聽電話。
治:你係邊個呀?
舅(整蠱):我係袁治咯!
治(大驚):唔係呀嘩!

Friday, April 07, 2006

清明遊

4月5日,周三。清明節,大市休假一天。難得有日假,兼夾有親從遠方來,於是扶老携幼到大佛一遊。未上大佛,眾行友先被「心經簡林」既路牌吸引住,於是決定先行一看。
行友甲在搭車上山途中已經訓左,難為行友乙同行友丙做人肉搖籃,抱住三十磅既行友甲入去簡林,係咁行,係咁行。上上落落,大大話話行左二十分鐘至到。好彩行友甲半路已經醒左,自己落地走,一路行,一路問:「雪糕呢?」行友乙話:「你自己行到尾,就有得食。」
之前聽過行「心經簡林」既介紹,仲以為每條雕上心經的木條同一個坐地喇叭差不多大,豈料現場所見,每碌木都成棵樹咁高,隻隻字都大過隻黑膠唱片,都咪話唔壯觀。一陣濃霧從山下吹上來,整到「簡林」成個大墳墓咁,幾好FEEL。行友甲話驚,又話要食雪糕,於是大伙兒鬆人,向著原來目的地出發。
大佛高高在上,長長的天梯在霧中不見盡頭。行友甲行左冇耐就問:「雪糕呢?」行友丙話:「你自己行到尾,就有雪糕食。」幾經辛苦,眾行友上到佛腳,睇埋舍利子後散水。行友甲問:「雪糕呢?」行友乙答:「你自己行落樓梯,就買俾你食啦。」萬水千山,終於來到售賣山水豆腐花的士多。眾行友正研究食豆腐花定係芝麻糊定係兩溝既時候,行友甲終於可以享用等左成日/行左成日至有得食既朱古力雪糕。
眾行友筋疲力竭搭車落東涌,途徑石壁水塘大壩。行友乙見壩下的渡假村頗具規模,問:「豪宅乎?」行友丙曰:「監獄也。」
旅發局加左人工既高層請注意,心經簡林被茶園餐廳騎劫,唔該出手

Thursday, April 06, 2006

蘋果開鎗(窗)!

蘋果宣佈旗下使用IntelCPU的新電腦可以運行Windows。
學周星馳話齋, 一個字:

絕!
最大鑊,首推出產薯嘜電腦的大公司,其次應該是專出形仔電腦的SONY。
Microsoft也不用開心得太早,蘋果這招一雞兩味,讓心思思試下用蘋果電腦的人的門檻大大降低。即是買一部iMAC,試用OS X,不合用,便轉回Windows;合用的,便再見Windows。另外,一機兩OS,會使用家平日工作用Mac,打機便轉用Windows,那麼XBOX……
下一代iMAC如果加入Media Centre的概念,成為房裡的另一部電視機、錄影機、影碟機、唱機、遊戲機,一統天下之期不遠矣。
再下一代iMAC可以接駁家裡食水喉作水冷之用外,還內置「飲品機」,default設有「八必」味道(即256種),用家可上網下載由其他用家設計的iDRINK……
二十年後的iMAC內置iDREAM,可以錄下夢境,然後放上網分享。下載別人的夢境後,把一條USB 79.0插入鼻孔睡覺,便可發別人的春秋大夢。漸漸網上衍生出一門新的職業:殖夢師……

Wednesday, April 05, 2006

Tuesday, April 04, 2006

Face 019

魔鬼在細節中……

犬女進度

先多謝喬靖夫伉儷、陶生、袁太百忙中抽空細讀、校正<犬女>的第三稿。搜集過各方友好意見後,第四稿不日開工。
原本打算四月初連載<犬女>,看來成事機會不大。首先這數天已成功脫離惡都,重新投入<刀耕火種>的幻想世界,寫得非常起勁。另外,喬靖夫的<殺禪‧卷七>亦要開始排版……希望四月完結前能夠把<犬女>放上網。

Sunday, April 02, 2006

中文打字機

摘自<胡適學術文集‧語言文字研究>內<中文打字機-波士頓遊記>一文,寫於1914年9月13日

「……其法以最常用之字(約五千)鑄於圓筒上,依部首及劃數排好。機上有銅版,可上下左右推行,覓得所需之字,則銅版可推至字上。版上安紙,紙上有墨帶。另有小錐,一擊則印於紙上矣。其法甚新,惟覓字頗費時。然西文字長短不一,長者須按十餘次始得一字,今惟覓字費時,既得字,則一按已足矣。
吾國學生有狂妄者,乃至倡廢漢文而用英文,或用簡字之議。其說曰:「漢文不適打字機,故不便也。」夫打字機為文而造,非文字為打字機而造者也。以不能打字之故,而遂欲廢文字,其愚真出鑿趾適履者之上千萬倍矣,又況吾國文字未必不適於打字乎?……」


PS:林語堂於1947年耗資十二萬美元,發明了一部共六十四鍵的「明快打字機」,據稱「每分鐘最快能打五十字,直行書寫,能拼印出九萬個中國字,而且不須訓練即能操作,十分輕巧簡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