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y 30, 2006

London.3


承蒙喬靖夫提供線索,一路追尋下去,才知道這尊巨像名為Virgin Mother,出自Damien Hirst手筆,「七彩版」座落紐約,現在來個全黑的回歸英國。第一次認識這位人兄,是那件把一隻馬「切片」放入注滿甲醛的玻璃櫃的作品。但他最著名的作品是原條鯊魚標本,最新的轉手價是一千三百萬美元。

後來Jennifer Lopez拍了套《移魂追凶The Cell》,一個唔該便借用/參考/致敬/抄襲了DH這意念。電影裡,「蘿霸」通過「連線」,孤身進入連環殺手的潛意識裡,追尋???(忘了)。其中一場戲,代表殺手童年的小孩引領「蘿霸」走進一所華麗的廂房,裡面站了匹健馬。突然約十個緊貼成一排的玻璃櫃從天而降,像那些「爛鬼」切蛋器,把馬匹分屍。然後玻璃櫃一個個像紅海般分開,內則可以清楚看到馬匹的「橫切面」,一顆巨大的心臟還在跳動著……

據BBC的報導,趙桐生說對了,這銅像的確令人聯想到Edgar Degas的Little Dancer。當然,本銅像也是DH舊作的延伸。

DH被選為2005度「呃界」最具權力排行榜(類似好萊塢那些得啖笑的排行榜?)的第一位。未來新搞作是史上最昂貴的藝術品「For the Love of God」:一個真人比例,由純白金打造,上面鋪滿8500顆鑽石的骷髏。最大的鑽石預計用五十卡,造價約800~1000萬英鎊,拍賣價估計可達5000萬鎊……

官網(尚未開張)>http://www.damienhirst.com

Monday, May 29, 2006

粉紅童子<六>

治治就讀的幼稚園轉了夏季校服好一陣子,但他仍堅持穿著長袖衫褲上學。大熱天時,我們當然反對,但他總是又吵又鬧。終於背脊熱得長滿痱子,真給他氣死。

百思不得其解之際,突然想起碧咸為了蓋著雙臂的紋身,每每穿著長袖球衣作賽。於是我問治治穿長袖衣是否要蓋著甚麼,他說是臂上的小痣。我問為甚麼,他說校車裡的一名同學常拿他的痣來開玩笑。

開解了治治一輪後,我再問他那為甚麼要穿長褲,他說要蓋著膝上的傷口(其實已好了九成九)。

現在治治在家裡已接受了短衫短褲,但上學時,還是要穿著長袖冷氣褸,還要全扣上四顆鈕扣。遊說工作還要加把勁啊。

Saturday, May 27, 2006

文西特工隊

《達文西密碼》好不好看?

森記老闆琁姐和喬靖夫不約而同都認定是一本「爛書」。琁姐是瘋狂推理小說迷,《文西》的密碼並未能提起她的興趣。喬靖夫是軍事、格鬥、警匪迷,《文西》裡那庸碌無能的警力叫他想吐。據稱,當他看到大教授把追踪器丟在貨車上,引開所有警衞,之後施施然在空無一人的羅浮宮內解迷,便看不下去。

我沒看過小說,只看了電影。好不好看?我不好意思說,因有小小利益衝突(SONY出品 :P)。我只是奇怪,院長爺爺為甚麼要用這樣既冇POINT、又不堪的方法去死,讓自己的孫女看到自己的咕咕!哈哈!(註)如果他懂得學《無間道》,或任何一部B級片的情節,把重要物品放在保齡球場的LOCKER便可以啦,無須死得這樣難看。如果怕觀眾看不明白,大不了加插一段黑白的回憶片段去交待一下 :D

看電影《達文西密碼》時的感覺,跟《MI3》一模,未能入戲,腦袋只是不停想著,下一部《Scary Movie》應該不愁題材。

《Scary Movie 4》trailer

註:為甚麼警方不蓋著屍體?唯一的解釋是爺爺的陰莖處於勃起的狀態。蓋上了,更好笑!

Friday, May 26, 2006

London.2

《Open Season》是SONY第一部自家攝製的動畫長片,將於九月在全球同步公映(香港的映期可能會遲一些)。為確保全球的配音版能忠於原著/不失原著的趣味,所以邀請了各地的SONY要員、配音指導(謝月美)和負責改寫配音劇本的編劇(我)到倫敦開會,為時兩天。

會議在SONY歐洲總部不遠處的五星級(收費……)酒店舉行。來自各地的數十名工作人員皆入住該酒店價值245磅一晚的房間和18磅(註)的早餐。

第一天的工作是到總部的放映室看電影。由於是創業作(?),3D製作水平極高,幕後人員部份來自PIXAR,總的來說是一部不錯的作品,唯一憂慮的是觀眾會否看膩了這類由動物當主角的3D動畫。看過片後,便開始為時兩天的劇本討論。主持是兩位精通英法德西班牙文的男女,談吐風趣、機智,經驗豐富,聽他們講課,真是賞心悅目。不同語文、文化在會內互相碰撞、融和。雖然陳套,還是要說一句「we are the world」。

主持希望各地在改編的時候,不要輕易放棄「原著」劇本的趣味。當然他也明白語法不同,很難百份百傳神,所以也鼓勵大家改寫時,把字句化為概念,不是機械式地逐個字去譯,而是用各人的母語去保留劇本的神髓和趣味。(主持提到的手法,我當然知道,有「需要」時,去得更盡、更無恥……)

開了兩天會,晚上SONY在一所叫「Mint Leave」的印度混泰國菜館/酒吧設宴。同枱的人,來自台灣、法國、意大利、德國、西班牙,從翻譯談到電影、足球、酒食……飲飽食醉,好好睡一晚,便餘下最後一天的自由時間。首要目標,是PIXAR成立二十周年的紀念畫展……

註:我在機場換英磅時是一對十五。來到英國,覺得自己很窮。那種窮,比學生年代歐洲刻苦之旅更慘。在一間「平民茶餐廳」,1/4 pounder with cheese取價三磅半,一罐可樂至便宜要一磅。地鐵每程最低消費兩磅九,約港幣四十三元……買一個DAY PASS,要五磅。

PS:SONY總部位於一個名叫Golden Square的地方,公園置了一個「睡人」,製作精巧,腳指造型有力,可惜我沒有拍下來。

Sunday, May 21, 2006

London.1

身處倫敦的第一個早晨,未能適應時差,六時多便起床。
到酒店附近走走,發現旁邊是Royal Academy of Arts
工程人員正在寒冷的雨霧裡,豎立一尊黑鐵巨像。

巨像莊嚴、神秘、美麗。
可惜到離開的時候,還未知道她的作者和作品的名稱,也不知道展期。
慶幸來到倫敦,親眼目睹這傑作。

大眼仔<二>

小洋妞不是董事長的愛女,但大眼仔還是得到那份工作。
因為大廈停電,只有他願意在炎炎夏日,穿著校褸走上十七樓面試。

大眼仔雖然正值發育年齡,但是很少吃午飯,只是喝水和吃麵包。
同事們都奇怪他為何不吃飯,大眼仔沒有回答,
只是笑笑口吃著那個「硬豬」。

一個月試用期很快過去,大眼仔工作上取得輝煌成就,
可以繼續留任辦公室初級副助理,亦領了生命裡第一份薪金。

第二天,大眼仔穿了一條價值千多元(月薪33.3%),
印有閃電圖案的牛仔褲上班,
同事們才知道大眼仔不吃午飯是為了儲錢買褲。

閃電牛仔褲的確物有所值,街上的女生都注意大眼仔那不凡的下體。
大眼仔感到很驕傲。

大眼仔某天逛水貨影音店時認識了當售貨員的電池妹。
經過一番深入的對話,大眼仔戀上她。

「VCD、DVD、LD、CD、CDR、MD、MP3、PAL、NTSC、AC3、DTS、CDMA、GPS、TCP/IP、PS2、YRB、RCA……」

大眼仔暗戀電池妺後,便不再吃麵包,只喝公司免費供應的蒸餾水,
同事們估計大眼仔為了早日奪取電池妹芳心,拚命儲錢買閃電Jacket。

可是大家都猜錯。
原來大眼仔儲錢是為了與電池妹吃一頓最奢華的日本料理,
把那些「貴夾唔飽」的東西吃至飽肚為止。

一個月又過去,大眼仔心想積蓄已足夠揮霍,
便跑到水貨影音店找電池妹,
卻發現她正搭上一名穿閃電Jacket的男顧客。

「VCD、DVD、LD、CD、CDR、MD、MP3、PAL、NTSC、AC3、DTS、CDMA、GPS、TCP/IP、PS2、YRB、RCA……」

這記晴天霹靂把大眼仔劈個半死。
他的心很痛。很大滴的淚水從很大的眼睛流出。
大眼仔迷糊間來到一所高級日本料理。
他決定在和式建築裡尋找慰藉。

大眼仔拼命的吃——他以為將會發生的事情。
事實是他只點了兩道前菜和幾片未煮熟的魚片,
便把辛辛苦苦儲下來的錢吃光。

「對唔住,經理話唔方便借個微波爐俾你叮熟D魚生。」

大眼仔認為吃日本料理就像發夢一樣:
他不能確定自己是否吃了飯。
最後,大眼仔在閃電牛仔褲袋裡掏出一個,
也是最後一個十元硬幣,
買了一個熱騰騰的粢飯吃。

飯的感覺真好,跟冰冷的日本料理不同,吃得暖和,飽飽的。
大眼仔總結目前的人生,就在這個不能言傳的時刻,
他發現自己懂得思想,也可能擁有當哲學家的天份。
於是他決定在上班和玩PS2的同時,抽點時間去思考一些哲學題目。

「但係諗咩呢?」
這是第一樣要思考的事情。

Thursday, May 18, 2006

海豹盤球

曼聯打算收購被譽為新朗拿甸奴的巴西年青球員Kerlon(腳狼),其一秘技是「海豹盤球(Seal Dribble)」,即是把球挑高,像海豹般以頭控球,對手要攔截他便不得不犯規。
如果我是費SIR,我會為此改打12421:十名球員(包括守門員)組成密不透風的「人城牆」包圍海豹dee dee,把他護送入對方球門內……


詳情

去片

Wednesday, May 17, 2006

二零零一日記(續)

2001年1月24日(年初一)
到姑丈家拜年。
全世界知我開公司(噴射急Jetpack),祝我大展鴻圖。

2001年1月28日
最後一天假期。極凍,十一度,有雨。
Joe到鴻娟及許太家拜年,獨自冒雨吃早餐。隧道口有只可憐黑貓。
給牠拾了紙盒,買了毛巾及貓糧。
回到家門,又有另一只小貓,
回家以舊盒趕製「紙屋」,但找不到小貓,希望有心人已幫助牠。

2001年1月29日
大伙兒到「泉章居」吃開年飯。Tim因羅湖擠擁,尚未現身。

2001年1月30日
喉部不適,感冒未清。
小Duck過年期間買了<鬼武者>,竟然未爆機!拍拖之威力……
晚上,Winse、阿狗全家、鴻娟全家、Wilson晚飯。
又一城翰騰閣,又貴又欺場,串燒鰻變炸鰻,不知所謂。

終於寫好/打了辭職信。
九八年中,完成了第三集<馬爾代夫>,已對麥嘜感到厭倦。
好歹也做了十三集,歷時三年七個月,也算完成一個「歷史任務」。
*97年5月20日第一日上班,至01年2月28日*

2001年2月2日
麥嘜動畫開會。因電影衍生的版權問題,可能與XX談不攏。
Brian完成部份歌詞,可以開始畫storyboard。
正式遞信,Brian笑稱俾白金(因為我用無印良品啡色信封)
Joe春茗,無所事事,吃了頓極污糟難吃的餃子麵+豬耳+燶豆漿

2001年2月3日
Lunchtime internal meeting。Mcfilm製作時間極為緊逼,萬事順利也要做到七月中。
開會時想了點不錯的點子:麥兜在黎根家爬砵櫃,照抄Mi2 Tom Cruise爬山。
橫濱送來機神,每台$22,000
Dual Pentium3 866 / 512 RAM / Ultra160 18G / 19" Flat monitor / G450 / 3C905 / 靚Case

2001年2月5日
公司玩裝機玩足一日,明天繼續。

2001年2月6日
全日繼續裝機,玩極唔厭,明天繼續。

2001年2月7日
全日繼續裝機。地獄~~
晚上回家,再見可憐小貓,很寂寞啊。

2001年2月8日
繼續裝機,繼續地獄!

2001年2月9日
放棄整機,實在太浪費時間,A4V垃圾設計,我XXXX!

2001年2月10日
開始起「馬爾代夫」診所內新加歌舞部份storyboard
昨晚怪夢:到戲院睇<一零一斑點狗>,被後面死仔撩。
扯火,起身狂X死仔與一班學生哥。死仔當左我係劉定堅。
惡毒咒罵之一:
死仔A想開口駁嘴。
我說:你做乜呀?想講野呀?你把口愛黎講野既咩?愛黎食屎架炸!

2001年2月12日
繼續裝機。
盧子英帶一班港大學生來Lunchtime參觀。

2001年2月13日
終於裝完!但A4V(註)仍有暗湧,凶險。

2001年2月14日
砌完卦?A4V不大穩定,時得時唔得。
Taby、Jon等搬上愛群十六樓。

2001年2月15日(四)大吉!
噴射急開張!


>>>待續>>>

(註)Lunchtime第一張real time video editing board是DPS出品,聲畫分為兩張咭。時好時壞,時SYNC時唔SYNC,最正就係撞IRQ,BOOT唔到機。我砌來砌去,試盡不同組合,玩到想死。最後另買一張Sound card。問題來了,當片子放映到數分鐘就唔SYNC。但若PAUSE一次,再PLAYBACK,聲畫重新來過,便會繼續SYNC。於是我們在每集電視劇裡都巧妙地留下一到兩秒的FADE OUT位來作暫停之用。好不容易捱完電視版,開始做電影時我,決定試驗重用A4V,結果……攞苦黎辛。(這張咭好像要萬多元……)

Face 029

Monday, May 15, 2006

老家<二>

外公老家前庭裡,
栽了棵不知名攀籐,
在窄巷間長到四層樓高,
直達天台,開枝散葉。

Saturday, May 13, 2006

大眼仔<一>

一直想把《大眼仔》放上網,但總久缺些動力。
難得年僅六歲的「狗女」說很喜歡,
一時飄飄然,手快快完成首回的移植。


‥‥‥‥‥‥‥‥‥‥‥‥

盛夏。正午。氣溫三十三度。
交通燈‧紅。
剛中學畢業,身穿校褸的大眼仔等著過馬路。
然後乘搭電梯到十七樓應徵辦公室初級副助理。
職業無分貴賤,大眼仔心想。
校褸其實跟西裝差不多,大眼仔又想。


烈日當空下搶劫?
不是熱了點嗎?


「唔該幫我看住佢!」


「死賊佬,咪走呀!俾番個袋我呀!」


電光火石間,
大眼仔手裡多了一枝雪條。
原來那位被搶去手袋的小洋妞,
要大眼仔替她保管一枝完整無缺的朱古力脆皮雪條。
她一口也沒咬過便跑去捉賊。


火熱太陽。
焦躁的大眼仔。
空調巴士噴出攝氏四十五度的廢氣。
朱古力脆皮以時速三海里溶化中。


怎辦?
烈日當空下怎樣保存一枝雪條?
不如扔掉後逃回家,然後留鬚、帶墨鏡,再易容吧!
以後都不到這區購物!辭見工!失暗戀!
跟阿媽夾口供,製造不在場證據!

「點解?點解要將雪條條命交俾我?
明明我塊面有兩粒暗瘡,個樣咁燥,
點解唔交俾我後面笑得陰陰濕濕個阿叔﹖
救命呀!」


半小時後,精疲力竭的小洋妞成功搶回手袋,
返來找大眼仔。

妳……妳的雪條……
我吃了


但我很努力記著那滋味,
朱古力外殼雖然略為溶化,
但因脆皮棄用花生碎而選用夏威夷果仁,
口感更為統一,很美味。
脆皮內層的芒果雪糕加入少量果肉,很香甜,
最特別的是雪條棒浸過了薄荷,蠻冰涼的,
解決了吃完雪糕後涸喉的問題。
「一句講晒,呢條雪條真係好好味!」


「咦……真係好好味,唔該晒!」


「呀……請問妳係唔係對面公司董事長個女﹖」



©1999~2002 by Toe Yuen & Tim Leung


>>>待續>>>
***可點擊放大RESUME***

老家

外公在東莞萬江的祖屋。屋外小巷直通萬江。穿過隧道,便是萬江。
以前村民都這裡打水做飯、洗衣服,甚至乎沖涼。
我兩歲左右,險些在這裡淹死。
至今我還記得跌進水裡,眼前一片泥黃。
這大概是我最早的記憶。翻新後的萬江橋。歐式style。造型極似《北斗之拳》……扭蛋……江畔歐陸(?)風格花園。附以埃及(?)石雕……回看隧道,原來有道防洪大鋼閘。求神拜佛,不要水浸。

Friday, May 12, 2006

Face 028

老龍

二零零一日記

2000年12月31日
Lunchtim仝人行山,荃灣>深井,6小時
行到腳跛 能記晚飯!羊腩煲

2001年1月1日
全日休息睇碟。
1)人狼(動畫版) 押井守
2)天使追魂
3)四個婚禮一個葬禮
4)蘇州河

2001年1月2日
麥嘜電影版始動!老細到澳門閉關寫劇本。
首先由「馬爾代夫」開始,看來得要重畫Storyboard才成事。
「黎根」亦要小/大執?
Jozev來灣仔晚飯,首度披露同V拍拖!
相識十年,糾纏五年。
同期與Tim一談人生道理。

2001年1月3日
「馬爾代夫」大部份執餐死。
重做storyboard 強化鏡頭調度
>dirty city vs 世外桃園
>幼稚園窗外是高速公路(西九龍幹線)

2001年1月5日
Tim想再畫《大眼仔》,但《東TOUCH》想要新稿,談不攏

2001年1月8日
與Brian開會,麥嘜電影rundown大致OK,
唯獨ENDING「又到聖誕」有點怪
Taby生日,吃了結冰Tiramisu

2001年1月9日
再與Brian開會,曾傾過「噴射急」問題。
Briefing : scale up old AE file

2001年1月11日
今日姚醫生處人間極痛,腳跟也腫了。
全日周身骨痛。

2001年1月12日
晨早到Cubist開會。紀陶說密宗本源。
到東來飲奶茶,差了!
陳方安生今天辭職。

2001年1月16日
Eddie詳談。同Brian再談合約/離職等問題及安排。
Brian笑說地「威脅」,把「導演」除名……一時又話出書講動畫……

2001年1月17日
累極,但仍能專心做野。紅籌股災。
重看手塚「鐵的旋律」,正,甚有改編價值。

2001年1月18日
早上回公司執野(紅磡),去便當食團年飯就真!
晚上與BEN食灣仔茶餐廳咖哩,正。
60分鐘時事雜誌quote萊特兄弟名句:
所有夢想被實現之前,都被稱為笑話。
共勉之!

2001年1月19日
烙印戰士20終於出版 :)
夜晚機緣巧合行維園花市,成功與失敗,一目了然。

2001年1月20日
工作。回美孚晚飯。
晚上知道奶贏了港台十大金曲最佳歌詞
巧音之深藍

>>>待續>>>

Wednesday, May 10, 2006

第五章<故事的故事>

二千年九月,Lunchtime逃離黑箱,來到充滿陽光的灣仔新辦公室,並在這裡完成第十三集麥嘜動畫,結束長達三十九個月的電視版工作後,所有人員隨即投入電影版的製作(註一)。

拍攝電影成本極高,是一門高風險的投資。<麥兜故事>決定開拍時,科網熱潮爆破,市道不見得特別好(臨殺科時還來了個「九一一」)。最保險的做法,是模仿日本動畫界,從電視版裡抽取合適、最吃香的素材,重新剪輯、補完,製作一部電影版。

謝立文從十三集電視版裡挑出兩大骨幹:<馬爾代夫>和<尋找黎根>這兩個故事。至於怎樣串連起來,怎樣安排<尋>的結局,仍要細想。老細度橋的同時, Lunchtime已開始著手把上述兩大段落的檔案由電視版轉為電影版的解像度。

首要做的事是擴充器材。我們添置了大約十部當時速度最快的PC,電腦部的同事每人分配兩部新電腦,剩下來的舊電腦便組成一個3d render farm。另外多買三台80G外置硬碟,用來把檔案送往output centre輸出菲林。

我 們的做法是在After Effects內,把原來的composition放大,然後檢查該個鏡頭內每個圖層的解像度是否不足,線條不夠銳利,甚至乎「起狗牙」。若果有,便利用 一個Photoshop內的action來放大。那個action挺複雜的,但卻能有限度地修復醜陋的線條(以放大一倍計,若要再大一些,便得重新掃瞄 過)。但如果當年原畫掃瞄入電腦時解像度不夠高,便得找出原稿,重新掃瞄一次。

有些情況是,原稿當年畫得太小,只能應付電視版的要求。勉 強放大,雖然不會起狗牙,但線條會很粗,屆時便需要影印放大原稿,並重新用白紙描繪一次。但更多的時候,是大家都不滿意動畫的質素(畢竟是多年前幼齒作 品),索性整個鏡頭重畫。單單是<馬爾代夫>,便要重畫大概三份一的鏡頭。<尋找黎根>的動畫問題不大,但背景、臨時演員等(註二),卻追加了很多細節。 最後把工作量結算下來,如意算盤並非想像般響亮,也絕不是一些評論說「求其將電視版剪剪埋埋呃錢」那樣簡單。

軟件方面,本來在黃巴士網站 工作的IT美少年阿BON,替我們寫了個小程式,可以在Adobe Premiere的timeline擷取每個鏡頭的名稱、順序、出入位等資料,接著從render farm內,按著資料,順序抄錄已render好的圖片檔至外置硬碟,所以我們每次輸出菲林(註三),都是不是「一個個完整的鏡頭」,而是「一整場已剪接 好的戲」,日後不用在電影公司租用後期剪接設備。除了省錢外,最重要是我們可以在公司內完全控制整個剪片/創作的過程。

老細攪盡腦汁,左 剪右剪,剪完又剪再剪三剪,終於把不同故事拉在一起,以麥兜母子情作骨幹,串連起一部長片。<麥兜故事>其實也沒有甚麼故事可言,編排上並不是按電影公式 的甚麼起承轉合,而是隨著兩母子的情感來推進,故此被編排在最後的故事是<淡淡濃烈的滋味>。<淡>作為本片的結局,其實是頗合適的,但稍嫌過於哀傷、絕 望。老細左想右想,想出公映時最為人談論的「真人版麥兜」作結局。

那年麥嘜集團內有個負責corporation re-engineering(?)的同事,黑黑實實,有點林國斌的氣質,一雙大腿的肌肉比節瓜更大碌(好似好難細碌過節瓜……)。那壯健的背影,其實像年青的黎根多於年長的麥兜……但想深一層,那不是正中下懷嗎?

真 人版背景設定是一個完美的沙灘,水清見底,有魚有蝦,這不就是馬爾代夫!終於可以去馬爾代夫了──食懵你呀!發夢都冇咁早!某一天的大清早,我和阿發、攝 影師王炳雄、製片檸檬,一起到西貢碼頭,租了輛類似走私用的大飛──其實是一隻裝了高速馬達的快艇。船長咬著枝煙,站在靠近艇尾的控制台駕船,在西貢海域 一帶找尋完美的沙灘。那天天氣很好,風平浪靜,坐在船首的我以為可以好好享受一下陽光海灘。豈料一開船便暗叫不妙,那種高速,只有打遊戲機才感受過。坐在 沒有擋風玻璃的船頭,夾著鹹味的勁風迎面狂飆。快艇在海面高速前進,一個小小的浪頭便會令艇身跳起,艇上每個人都沒扣(沒有)安全帶和救生衣,只得雙手拼 命抓住坐椅,稍有鬆懈,便會被拋落海(令我想起<一個字頭的誕生>……)快 艇出到公海,更叫我「大開眼界」。我從來沒有這樣近距離和巨浪(死亡)接觸。每一浪,約有兩層樓高(註四)。船長當然經驗豐富,談笑自若,但偶爾也會減慢 船速,隨波逐流,並叫我們不用怕。但最令我驚訝的是,這一刻,船長才跟不遠處的艇家打招呼,下一刻,我們的快艇便身陷巨浪與巨浪間的凹位,四面被海水包 圍,活像湯碗內的一粒骰子……

那時心裡想,如果手一鬆,不慎掉進海裡,必定有死冇生。帶來拍攝外景的DV一直藏在背包內,因為誰也沒法空出手來。未幾,快艇繞到船灣淡水湖外,看著十米巨浪不斷拍擊那壯麗雄奇的大壩,也真不枉此行(如果有命回家)。

船長雖然帶我們走訪了好幾個漂亮的沙灘,例如浪茄,皆沒有馬路能到達。通過海路,也想不出有甚麼法子可以安全運送攝影組和器材。白跑了一轉,最後製片在長洲西北方找到一個沒有救生員駐守,名為「大貴灣」的海灘。正 式拍攝那天,已交待攝影師租用器材後,乘車往碼頭途中,盡量拍攝一些舊區的空鏡。渡輪埋岸前後,也拍了真人版麥兜跑上船的鏡頭。來到大貴灣,已是中午時 份。一聲action,真人版麥兜便跑到沙灘,讓浪花拍打雙腳。拍罷這些簡單鏡頭,便來到戲肉──從沙灘游出去。難題是,他站在鏡頭正中央,理應直線游出 去才好看。但「游直線」這回事,縱然在泳池依著泳線也未必辦得到,可況來到海灘?遊了三數次後,真人版麥兜也累透。天色越拍越暗,氣溫漸漸下降,凍得真人 版麥兜嘴也黑了,我慌忙去買些熱飲回來讓他喝(那時我只是行行企企的打雜)。
成本所限,真人版麥兜這段戲只用了一個拍攝天,能夠用的鏡頭都用上了,再加少許特技遮去經過的漁船,才勉強剪出一場戲。

配 音方面,改動得最多的是林海峰那段<淡淡濃烈的滋味>,要重新錄過。麥兜李縉偉已由一個八歲小孩變成中一學生(佬),聲線已經改變。新錄的三兩句對白,跟 舊的接在一起,完全不是那回事,結果全部棄用。至於唱到街知巷聞的「大包整多兩籠」,都是經由電腦改動聲線,提高了pitch,才可接受。

麥太找吳君如來演,是看中她的「巴辣」形象深入民心。豈料配音時,她卻展露了麥太「柔情」的一面。這下變化,真的意想不到,雖然跟心裡預想的效果不同,但吳君如卻為麥太注入了多一層的看法。至於黃秋生的功架,各位有目共睹,也不用多談了。

距 離交片日還有三個月的時候,Lunchtime所有員工差不多每天都上班,並工作十小時或以上。這一輪地獄式趕工,可把我折磨得死去活來,背肌嚴重勞損, 連舉起一份報紙看的力也沒有,每天要貼上甚麼「冰冰貼」之類鎮痛用的東西在手肘和肩膊才能捱下去。公司亦推行「巡迴揼骨計劃」,誰有空起來大/小便/飲 水,便得順道幫別的同事「捏兩野」。

從一開始,謝立文但求有兩三間戲院願意上映,像<五個相撲的少年>般細水長流,便心滿意足。但發行公 司看過試片後,覺得很有潛質,竟找來十多間戲院聯線公映。最意想不到的是那首「仲有最靚既豬腩肉」主題曲唱到街知巷聞,為電影作了一個強力的宣傳。聖誕上 映時,打對台的是宮崎駿的<千與千尋>(註五),媒體裡充斥著「港日動畫大比拼」的口號(……拼甚麼?)。接著滿街小朋友在玩「快餐茶餐」……
一個奇蹟就此誕生。以後參展、賣埠、奪獎,不過是錦上添花。能夠破箱而出,讓努力的成果獲得觀眾認同,已足夠了。

不見陽光的密室內,
一隻又一隻酒杯排成一列,
一列又一列酒杯組成一層,
一層又一層酒杯,
疊出一個奇蹟的金字塔,
在黑暗裡靜待散發著金光的香檳。

<<<全文完>>>



註一:ERNIE搬到灣仔不久便離職,現為freelance artist。

註二:其中一個臨記是周星馳在<少林足球>裡,穿著紅背心藍褲,背著一大袋垃圾的造型。

註 三:我們找來三間公司同時輸出菲林,一來趕時間,二來也不想冒險把所有注碼押在一間output centre上。話說其中一間在輸出<尋找黎根>時,顏色鮮艷得極不尋常。他們的解釋是:「這是一部兒童動畫,顏色鮮艷的才好看嘛!」另一個鏡頭是麥兜拿 著兩個大包,背向夕陽,在礁石上金雞獨立。他們調高亮度,夕陽的光度強得像核爆。他們的解釋是:「麥兜是主角,背光太暗,看不清面孔,所以幫我調光一 點。」Well,我知道以後只剩下兩間output centre可選擇。

註四:開船時風平浪靜是因為我們仍在群島環抱的內海,出到公海,已是另一回事。

註五:坊間一直流傳著一個錯誤的訊息:<麥>的票房比<千>要高。實情是「對的」,不過只限第一個上畫日。往後<千>的票房走勢凌厲,最後收了二千多萬,比<麥>多了一千萬左右。

註六:最底的插圖出自TIM手筆。那時我被稱作Ji San。脂肪的脂。

Tuesday, May 09, 2006

第四章<黑箱作業>

完成相對比較簡單的第一集之後,深深體會Lunchtime的規模根本不足以應付將來的製作,所以繼續招聘人手。

「人肉部」方面,增加了阿杜。他原是港產漫畫助理,是泉和德的朋友。後來棄畫從廚,在日本餐館當學徒,紮叉燒紮到指頭全破掉。在我聘用他之前,偶爾會晚上來公司打電視遊戲機──不是一個人,而是帶著他的女朋友來!看到我和阿發目定口呆,心想你這小子真混帳得可以,險些兒便要掃他出門口!

人與人之間的緣份便是這樣奇妙。回首前塵,這樣子的烏合之眾,跟<少林足球>那堆甩頭甩骨的師兄弟也真不相伯仲。九八年的農曆年後,一個比較像樣,也就是Lunchtime首名女將Bonnie加盟。Bonnie與阿輝一樣,在加工動畫片廠工作多年,她的強項是模仿麥家碧的畫風,乃一眾雄性動物不能企及的絕技。

第二集分為兩大部份。上半部是延續第一集的<屎撈人>結局。下半部不知是誰的主意,用泥膠拍攝一個名為<屎鉤船長>的故事。TIM負責用泥膠捏造各類角式,阿杜畫完動畫,閒來便幫手砌模型搭境。我們的拍攝器材,只是一部DV,抓圖入電腦後,再用Photoshop執漏。神奇的TIM,還找來Huh…的舊拍檔,一起替<屎鉤船長>配樂和唱了幾句歌。

無驚無險,又過一關。第三集終於來了個真正的考驗──<馬爾代夫>,這是第一次攝製有對白的drama,令我們不得不面對一直在逃避的配音問題。

從組班開始,我們便知道配音會是一個很棘手的難題,也知道不可能使用大人扮小孩那套快省的方法。謝月美是行內公認的導配高手,帶領小朋友配音是她的強項。老細對麥兜的聲音要求是「一個豆沙喉的肥仔嘜」。配音公司送來一些casting tape,左揀右揀,也找不到合適的人選。到最後關頭,才找到一個八歲的小朋友,名叫李縉偉。他那出奇地沙啞的聲線與麥兜真是絕配,但由於年紀太小,坐在錄音室內,很容易累,錄音過程相當痛苦。但更痛苦的還在後頭,很多時候在剪接的過程裡,要逐個字逐個字去剪,微調字與字、句與句的間距,剔去礙耳的吞嚥唾液的聲響後,才能還原一條滿意的聲帶。幸好,辛勞的代價也是值得的,麥兜的成功,他的聲演功不可沒。

為了做好<馬爾代夫>,Lunchtime仝人一起去到馬爾代夫實地考察取境──食懵你呀!發夢都冇咁早……我們跟麥兜一樣,坐纜車上山頂……雖然沒有飛機餐,但一班大男孩(還有Bonnie!)一起名正言順地曠工到山頂遊玩,這日可能是自中學旅行後最快樂的一天(註一)。

比起前作,<馬爾代夫>的製作難度倍增,幸好我們也能勉強應付過來,並漸漸掌握到動畫拍攝的方法。自此之後,我們都能準時每三個月便完成一集。老細見狀,也慢慢淡出,越來越少參與製作。每集拍攝前,他會在眾多漫畫、繪本舊作裡,提出拍這拍那,問我的意見和可行性。我會告訴他,這個這個可以,但那個那個太困難,遲一點做會更好。

確定每一集改編那些故事後,便把Lunchtime分成數個小組(所謂小組,最多三個人,最少一個……),各自製作分配下去的故事。通常是交片日前一天,各小組才完成自己的短片,我唯有通宵把所有故事輯錄一起,修飾音效、音樂等。天明的時候,錄下Betacam,讓早上上班的同事送帶到iTV。

繪畫動畫是講求耐性的工作。動畫師日畫夜畫,很容易生厭。當製作上了軌道,對控制工序更有把握後,我們便嘗試用不同的媒體去作動畫。由泥膠、剪紙、布偶、木刻、手繪動畫加實境,替工作注入變化,也好讓各人嘗試不同崗位,學會享受工作。

有段時間,回公司上班是一件樂事。各人做著自己喜歡的工作去賺錢。午飯時,大伙兒要個飯盒,擠在一台電腦前,一起玩解謎遊戲<Myst>(原來公司已倒閉……),放工後,又來多一個飯盒,擠在電視前,看著我玩<Oddworld>(好似都執埋……唉。)。最瘋狂的,便是十多台電腦連線玩<Quake2>,一班在真實世界並肩工作的戰友在虛擬世界內互相廝殺,轟爆對方腦袋,那種痛快,不下打三十六圈麻將!

科網熱潮期間,黃巴士也來湊熱鬧,大搞網站。這一搞,借調了Lunchtime部份人手去製作網頁和網站內容,於是我們再度請人。那時我剛好完成在香港藝術中心的動畫教學工作,順道在班裡找了兩個「好學生」來上班。首先來的是阿娟,她原本在電腦遊戲公司內做設計的工作,來到紅磡上班的第一個工作天,便收了一大紮「示警用」的鮮花……。

另一個加入Lunchtime的是Khaki。Khaki博學多材,電視劇第十一集<麥子仲肥>的國畫背景便出自他的手筆。及後專攻3d,電影版內的3d背景和動畫、令人爆腦的<一比九十九>,皆由他領軍製作。

這段在紅磡黑箱上班的期間(九七年八月至二千年九月),工作是快樂的,但談不上甚麼滿足感。我的朋友圈子裡,只有一個人收看iTV。我認識的人,又看過麥嘜動畫的,只有一對當年四歲大的孖外甥女。每做起一集,我會錄在VHS,帶回家讓她們看。她們的意見也很直接:「父父,好悶呀,可唔可以睇電視呀?」

數到最不甘心的,當然是謝立文,於是他忽發奇想,要拍一部動畫電影。電視版拍到第十一集左右,大約二千年中,便有拍電影的決定,但怎麼拍,拍甚麼,還沒有定案。那時我明知一定會被棄用,也即管嘗試在老細的舊作裡找尋可以串連一起,有機會結合成為一部feature的東西。最後寫了個電影版的大綱,也一如所料被棄用。雖然大綱被棄用,但最後一集電視版還是爭取到拍攝<點呀,MAY?>這個我很喜歡的故事。我們還特地以現有的器材,去製作電影級解像度(註二),測試一下將來做電影版,要怎樣添加器材才能應付電影的製作。另外我用Photoshop裡Action的功能,寫了一個長長的script,半自動化去製作「色線」(註三),真正「攞苦嚟辛」。

決定拍電影的同時,整個麥嘜集團亦進入另一個新紀元。老細在灣仔租了全層商業大廈,把散落港九各地的部門聚在一起。拍攝完第十二集,Lunchtime便搬離紅磡,脫離黑箱,再見屎撈人和退伍軍人的威脅,迎向一個未知的新挑戰。

>>>待續>>>


註一:馬爾代夫去不成,Lunchtime第二次實地取景終於成行──長洲。<尋找黎根>從第六集電視劇開始「連載」,直到第九集為止。「攝製組响炎熱既高溫之下,孭住沉重既器材,到訪杳無人煙既長洲東灘,獲得當地華人既熱烈歡迎……」

註二:電視版的解像度是720x576 (4:3),每格畫面的檔案大小約1Mb,電影版的解像度是2048x1152(1:1.85),每格畫面的檔案大小約6Mb,對電腦硬件的要求以倍計。

註三:一般電視版動畫的線條都是單色,以黑色為主。原因有:
一) 如果動畫填上的顏色(如衣物)比線條顏色更深,畫面便有像「菲林負片」的錯覺。舉個極端的例子:紅衣白線,看上去便怪怪的。除非想表達透明的東西,例如玻璃水杯,便應用淺的色線。
二) 黑色是最深的顏色,不會出現「負片錯覺」的可能
三) 傳統膠片動畫用影印機把線稿移印到膠片
麥嘜動畫在測試階段,便捨棄橫蠻的黑色,改用深啡色R:89,G:72,B:67

Monday, May 08, 2006

第三章<動畫新兵>

*請先看<香港動畫有段古>第一章<緣起>第二章<幼齒期>

九七年香港電訊(0008!)旗下互動電視iTV正式啟播。為了推廣這種嶄新的服務,iTV的創辦人及董事經理盧永仁博士找來陳嘉上導演,拍了部由劉德華、李嘉欣、黃秋生主演的電影<天地雄心>。另方面,iTV也需要一些「獨一無二」的節目作賣點,並幸運(?)地選上了「麥嘜」。

到底是誰提出把麥嘜拍成電視劇,我不知道,也不用我知道。最後的定案是,我們需要每三個月完成一集半小時的動畫,共計十三集。那個時候,大家的共識是這份工作還有三十九個月便要完結。

計畫落實後,首要是搬公司和擴充人手,並正式成立動畫製作公司Lunchtime Production Ltd(註一)。「幼齒期」內,動畫組是寄居在麥嘜位於銅鑼灣的Showroom+Office內。每天上班都吃好的,街上都是潮人型人靚人,數不清的商場、日本書店、玩具舖……在購物區上班,實在人生一大快事。但這一搬,大伙兒由購物區移到工廠區──紅磡──也就是麥嘜的貨倉隔壁找來一個空置的寫字樓,把整個動畫組搬過去。

那間以前經營珠寶生意的寫字樓,座落於「朗拿度坐過的金屎坑」對面的工廠大廈,裝修以黑色防火膠板為主調,一個窗也沒有,不見天日,接收不到電台訊號。玻璃門外,設有一度重達千斤的大鋼閘,保安極為森嚴……。公司的空調設備,是退伍軍人病的溫床水冷式冷氣,體積像一張垂直的雙人床。更叫人自豪的,是我們擁有自己的水塔!冷起上來,可以冷死人。壞起上來,也可以焗死所有動畫新兵。天花有一個屎渠位,旁邊的牆角有片不知名的滲漏痕跡。為防「屎撈人」,大家收集本該棄置的舊漫畫,堆疊在渠位下,以防萬一(萬一真的爆開,又防得了甚麼呢……)。公司附近盡是一間又一間的廉價茶餐廳和外賣快餐店……幸好,在不遠處,還有一條神秘的食街──崇潔街(註二),勉強算做有啖好食。

搬遷後首先加入的是終年一身黑服的資深助製阿發,負責統籌製作。同時間,我們向外發放招聘人手的消息(已忘記用甚麼途徑)。某天,一名青衣科技學院的畢業生X君,拿著一疊手繪的聶風和步驚雲跑來見工,並順道介紹他的同學BEN一起來。結果,跟阿泉的情況一樣,我只聘用了BEN……。後來BEN介紹另一位同學ERNIE來見工。ERNIE很喜歡畫畫,畫滿一本一本簿子。但這混帳小子,第一天上班便夠膽請假,理由是朋友生日,要陪他到海洋公園!

電視劇動畫製作正式展開!由於大家全無經驗,加上第一集是在聖誕節期間首播,所以老細選了一個最容易改篇作動畫的故事<那淡淡濃烈的滋味>來當頭炮。<淡>從故事到畫面都簡單易畫,只消拿麥家碧的原畫稍為加工便成了──我們天真地以為就是這樣簡單的一回事──但實際製作起來,卻是惡夢連場。

為了模擬手繪的感覺,每個靜止的畫面,都要畫上三張略為不同的原畫,循環播放,讓線條有微微震動的效果(公司內的用語是「震線」)。如果線條變化太大,畫面會過份閃動;變化太少,畫了等如沒有畫。怎樣拿捏線條震動的幅度,是一難。

<淡>的高潮所在,是兩母子在如夢如幻的3d尖東海濱吃火雞。那簡單不過的3d場景,可把剛剛學會3d studio max的小泉折騰得要死。另外我們先會摸擬配音,把<淡>粗略地剪接一次後,發現麥兜的獨白過長,原著漫畫的畫面(鏡頭)並未能滿足動畫配音後的長度(即是有些鏡頭過長)。於是我們一方面刪減獨白,加快節奏,一方面按劇情發展設計一些新的場景(鏡頭)。

最後,也是最要命的,是麥兜造型的「統一性」(註三)。一套動畫,由四至五人合力繪畫。每人都有他的畫法,要統一角色造型,是極困難和接近沒可能的事情。麥家碧的漫畫是很小巧、靈動的。她親筆畫的麥兜,高度不會超過三公分。要她畫大一點,也會「走樣」,何況由其他人仿照她的設定來畫?更要命的是,如果畫得太小,掃瞄入電腦再放大輸出到電視,線條會變得很粗,所以每一張畫的大小至少要有六公分才及格。我們的解決方法,是畫小小的原畫,力求保持「小巧」,然後用影印機放大,在燈箱上重新描線。

同時間,另一組同事亦開始<屎撈人>的製作。

<屎撈人>是老細的心頭好,也是應節之作。但把它改編為一部沒有對白、旁白的動畫,又能把故事說得動聽,難度甚高。經過多番改動,勉強湊合而成的Storyboard,誰都不大滿意。但時間有限,唯有依照港產片的一貫作法,邊做邊想邊改。

以當時製作隊的規模,根本沒可能在限期內完成第一集的製作。幸好我們找來前港台的動畫師子明客串,由他肩負難度較高的鏡頭。子明雖然不是公司正式員工,但一直以Free Lancer形式協助日後的攝制,並把寶貴的經驗傳授給新人,對麥嘜動畫貢獻良多(註四)。

千辛萬苦,左支右絀東拼西揍,片長在嚴重underrun情況下死拖難拖,終於勉強完成。配音人選,其實林海峰不是首選。原因只因為他太好,好得所有人都很熟悉他的聲音。誰也知道林海峰的腦袋轉數有多快,要他來扮演魯鈍的成年麥兜,實在冒險──沒有人懷疑他做不來,而是害怕觀眾把「精明的林海峰」硬套在麥兜身上。掙扎了一輪,最後還是找上他。林海峰的技巧真是專業得讓所有人無話可說(註五),我們只是白憂心了一場。

<屎撈人>主題曲由老細選曲和填詞,並找來轉型不久的劉以達(註六)來編曲、主唱,及寫了一段屎渠內rave party的音樂。但因為<屎撈人>沒有對白旁白,音樂便升格成為一種語言──一種叙事的手段,需要和畫面配合得更緊密。老細找來一位博士級人馬何崇志來配樂。博士(我們是這樣稱呼他的)已移居加拿大,在大學裡教音樂。那時寬頻與影像壓縮技術沒現在先進,我們是把動畫錄下影帶再速遞到加拿大。博士完成後,便燒錄CD速遞回港。繁雜的交收過程,令音樂改動很費時,也很困難,幸好博士和我們溝通良好,合作多年間很少出亂子,實在難能可貴。

千辛萬苦完成了第一集,大家(Lunchtime+iTV :P)都捏了一把汗。ITV特地在油麻地百老匯電影中心辦了場小小的首映禮。我們這班動畫新兵,一邊流著冷汗,一邊看著自己奮戰多月的作品投射在大銀幕,既興奮,又患得患失,心裡知道,未來要學習的東西多的是呢。

>>>待續>>>

註一:Lunchtime Production Ltd的中文名稱是「大茶飯」,顧名思義,不贅。

註二:Lunchtime駐守紅磡的年代,正好見證「加太賀」的興起。不過我們最愛的,是泰國菜館「便當便利利高」,不知老闆娘身在何方?

註三:日本電視版動畫如<超時空要塞>、<新世紀福音戰士>等名單作亦經常出現「人面全非」的現象,作畫的水平,取決於該集動畫由誰來當作畫監督。一般來說,由角色設計者親自當作畫監督是最理想的,但一個人,又怎能兼顧整套電視劇的製作?

註四:子明的正職是玩具店老闆兼店員……?!也是一個出色的Figure造型師。

註五:印象裡,阿JAN有一TAKE長了約三十秒(全段動畫好像長十一分鐘),我們叫他快一點。JAN:「即係快三十秒啦(大意)。」於是,他再來一TAKE,不多不少快了三十秒。

註六:那時劉以達已拍了大內密探零零發 (1996)、食神 (1996)、算死草 (1997),與羅家英一起晉身諧星行列。

大狼狽

早上跟治治到公園踏單車,他說急急,便把他帶到小樹下。除褲的時候,發現拉不下褲子。再拉,也拉不下。低頭看,卻被他的手臂碰跌眼鏡,著地後鏡片應聲裂開--的同時,褲子已拉下,身子還未站直,尿尿便射出來,弄得一腳一褲都是。正要罵他的時候,發現他雙膝微屈,看看屁股,原來同時拉了一些屎!部份在地上,少許沾在褪下的褲子。身上沒有紙巾,又處於半盲狀態,只有摘下眼前樹葉來抹去褲上屎塊。腿上的尿也沒空處理,拉上褲子,帶回破裂的眼鏡,打算回家洗白白。本來玩得興高采烈的治治當然大哭大鬧,可是沒法子,只好又拉又扯,急急腳離去。

PS:我和治媽各自因為和治治玩耍而跌/碰/撞壞眼鏡兩次。配眼鏡的師傅體諒我們的慘況,語重心長的說:「其實你地有冇諗過呢……」
治媽心想:「你又想哄我地買乜先……」
師傅:「……以後唔同個仔玩呀?」

PS2:經過兩劫後,決定配不碎膠,換新框,盛惠八百三十……PG MK2(titans)……

Saturday, May 06, 2006

三年前的命案

問:「怕血嗎?」
我:「唔……大概不怕吧。」
問:「如果你怕,便不要進來。你知啦,我們已忙得發瘋,那有閒再照顧多一個人?」
我:「你怕我會暈倒嗎?不會吧……」
問:「咳唔。不是說笑的,有人試過暈倒,有人甚至乎……失禁。」

失禁……?口裡說不怕血,其實我也不確定,因為從未見過大量出血的模樣。萬一真的嚇到暈倒便算自己沒用吧,反正到時甚麼也不知道。但不幸失禁的話……怎麼辦?
於是在約定那天,我挑了條黑色長褲。萬一真的跑了出來,或許能胡混過關吧。
豈料他們給我一套湖水綠的手術袍。據說手術袍用綠色,是因為萬一沾上了血,很容易便看出來。如果沾的是屎……。更糟的是,那條褲管粗得可以通過一罐石油氣,相信任何份量的排洩物都可輕易運抵地面。
在走廊等了大半個小時,音訊全無,已焦慮得很。現在還要冒上失禁的風險,令我緊張得快要發瘋,求神拜佛,希望能捱過這次考驗。

進入手術室,看到半身麻醉的老婆。我的功能,只是在旁捉著她的手。所有血淋淋的事情,都隔在一塊豎立的綠布後。大量不明聲響。少量鮮血滴在地板。護士們像怒漢般發力推拉不知甚麼部位。忍不住回頭偷看。綠布後,傳來小小的哭聲。一團像異形的物體被捧到手術室的角落。醫生繼續幹活。

然後,護士送來一張既熟悉又陌生的小臉。
我流淚了。
竟然依足一套晚上八時半播出的標準肥皂劇的老掉大牙情節,眼淚無聲無息地流了下來。

原來已是三年前的事了。















Thursday, May 04, 2006

第二章<幼齒期> (修訂版)

***請先看<香港動畫有段古>第一章<緣起>***

九七年春,開始招募麥嘜動畫製作人員。

首先埋位的是動畫發燒友、具有豐富動畫加工片製作經驗的阿輝。謝立文早在找我之前已找上他,是麥嘜動畫「人肉部」(註一)的領班,日後請來的人肉部同事,都是由他作培訓。

其他人選,我首先想到早年結業的漫畫著色公司(註二)的舊同事阿泉和阿德。我找上他們時,阿泉的工作是在一間專門把外文圖冊翻譯為中文出版的出版社內當排版,阿德在另一間漫畫著色公司替溫日良主編的「海虎」著色。(註三)兩人皆處於半死不活狀態,驚聞有工轉,還是從未做過、未想過、還有人工加的動畫工作,還不飛撲過來!

另一個瀕臨腦死亡的屎撈人真人版阿TIM聽說我做麥嘜,便問我可否加入。我說你的「狀況」比較特殊,我作不了主,你自己去找老細面試吧。於是阿TIM便神奇地拿了一隻自資出版的唱片來見工(註四)!更神奇的是謝立文竟然聘用他!

九七年五月下旬,製作團隊終於湊合了一隊天殘地缺的動畫製作團。人齊,便著手買機器。謝立文開宗名義:不要買Mac,他認為Mac是快要結業的公司。那時Steve Jobs還未回巢,是蘋果電腦最為迷茫的時期。這決定對我來說可是一場惡夢,因為我對Windows的認識,只限家裡用一部跑Windows95的486來打機和上網(還是用Netscape!)。

那時可以買到最快的PC處理器是Pentium 200MMX,每顆好像要三千至四千港元。更頭痛的是,Adobe After Effects還沒有出視窗版本,幸好不知那位神通廣大的朋友,找來一個beta版讓我們渡過那段沒有軟件配合的真空期。

人肉、軟硬件俱備,但工作是甚麼呢?開始的時候,當然是做測試──-準確點說,這段期間做的不是測試,而是實習。阿泉和阿德這時開始學習After Effects。阿TIM則跟阿輝學習手繪動畫的基本原理。至於我……開始學習畫一些「能與別人溝通的Storyboard」。

動畫風格方面,謝立文跟我們的立場是一致的:不要學日本或迪士尼(其實也學不來……)。以麥兜來說,他應該是一個「吃了成擔豬油的肥仔」,麥太則是一個「鵝公喉的肥師奶」。我記得阿輝曾畫了一段麥嘜輕快地邊走邊跳的動作,謝立文一看便狠狠的BAN掉。

做了一輪所謂的測試後,電腦部終於有件實質的工作:校歌的MV。內容大概是鏡頭從老街昇起,越過舊區,進入春田花花幼稚園,小朋友一字排開在唱校歌。我們找來麥家碧的電腦原畫,在Photoshop斬首截肢,放入After Effects內作動畫。背景方面,拿著部傻瓜機到深水埗左拍右拍,沖印曬相後,掃描入電腦內再加工(那時可沒數碼相機呢!)

人肉部的工作,便是作「屎撈人」的動畫測試。謝立文一直想拍一部像<SnowMan>般,只有音樂,沒有對白的動畫,每年聖誕節都可以播放的那一類。最理想的,是全用木顏色手繪。這個方法……想一下好了,以當時(甚至乎現在)的人力物力,根本沒可能辦得到。我們在軟件內作了很多測試,去模擬木顏色的質感,也不成功。最後只能以「閃動的Texture」,勉強把它弄得看來跟一般動畫不一樣。阿輝和阿TIM苦戰後,做了一些屎撈人和麥兜在屎渠裡飛行的測試。最後,一貫老細物盡其用的作風,屎撈人的飛行片段改動為可以反覆播放的循環片段(LOOP),變為ScreenSaver,再加上千辛萬苦完成的校歌MV,再加入原曲、REMIX版等soundtrack,全收錄在一只Cd rom內,在該屆書展發售(註五)。


當大伙兒還渾渾噩噩之際,原來老細已張羅了一個驚天大計:拍電視劇。
「吓?得唔得架?得果幾條友,點做呀?」

>>>待續>>>

(註一)我們大致把動畫團隊粗分為「人肉部」和「電腦部」。顧名思義,不贅。

(註二)九四至九五年間,我曾開辦了全港第一間以電腦替港產漫畫著色的製作公司。那個年頭,港漫還是利用山埃菲林著色法,一貫的大紅大綠。用電腦著色的美國漫畫早已起步,表表者是剛創刊不久的Spawn。
那時電腦硬件極其昂貴,也沒有現今的powerful。當年一台最快的840 AV,要四萬多元。300 dpi的印表機要五千多。600 dpi的掃描器要七千多。至於RAM,更是天價。
由於軟硬件的限制,是沒可能全頁漫畫用300dpi來著色,同時又可保持線條的銳利。於是我攪盡腦汁,想出把Photoshop和Quarkxpress結合的方法,各取兩者之長,才能用有限的器材去幹。

(註三)阿泉是浸會傳理系的師弟,主修電視。讀書時期,由同學介紹,一起上來公司見工。結果我請了還留著「三上髮型」的他,卻沒有聘用他的同學 :P
阿德更神奇,看報紙來見工。我還記得他穿了件長袖襯衫,結了條幻彩領帶,手持兩幅用廣告彩繪畫的「渣古」。經過多年苦練,可能是全世界用Photoshop著色最快的人。
(多才多藝的泉工餘間進修,也拍過些STOP MOTION,拿過些獎,也參與i-city的製作。附圖是他的攝影作品,贏了??年度的??獎,被香港XX館選定為???藏品。)

(註四)阿TIM與喬靖夫都是我中一的同班同學,自少酷愛漫畫和音樂。從加拿大回港後,跟另一位同班同學田雞(註中註),和另外兩位朋友,組成了獨立樂隊「Huh…」阿TIM當主音,田雞是BASS。之後喬靖夫跑了去填詞,而我……繼續當個音樂白痴。附帶一提,我跟謝立文、麥家碧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從未唱過卡拉OK」。

(註五)書展開幕前一天,各大參展商都會齊集展場佈置攤位、擺設貨物等。場內的工作人員常常四處走動,看看別人怎樣佈置、有甚麼新貨,先睹為快。那時經常有些妙齡少女跑來麥嘜的攤位,一看到新出的貨品,便一起用鄭秀文腔高呼「好得意呀~」。有一次,我、TIM和謝立文剛好站在一旁。在三數個少女充滿愛慕的讚嘆後,阿TIM問老細:「其實D女咁樣嗌法,會唔會有D飄飄然嘅啫?」老細冷冷的笑了笑:「黐線!」阿TIM竟然不識趣,死纏難打下去:「多多少少總有D卦?」之後……我忘了老細最後的反應。

(註中註)我和阿TIM、田雞一起瘋狂迷上「超時空要塞Macross」。大概是八一年的事情吧,不知甚麼主辦單位,在荔園搞了一個甚麼模型動畫展覽,在劇院內反覆播映「超」劇的頭三集,看得我們如癡如醉。
看完展覽後,三人決定合寫一部「史詩式宇宙戰爭漫畫」。TIM和田雞畫負責人物,我畫戰艦……多年後,我們常開這件畫了不到三頁的作品的玩笑。
田雞現職華納動畫的產品設計(最後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