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30, 2006

天龍八部

<天龍八部>是我成年後第一部看的金庸小說。

為甚麼要選<天龍八部>呢?只因為家裡剛好有一套老爸十多年前在大陸工作時買下的簡體盜版,便隨手拿來翻一翻。中學畢業前,金庸古龍衞斯理是「必修科」,金庸作品裡(不計短篇),只有三部沒看過,分別是<天龍八部>、<笑傲江湖>和<書劍恩仇錄>。

今次看金庸小說,原意是參考一下人物在講對白時的狀態描寫和用語,也沒有打算看完整套。豈料看下去,便欲罷不能。論劇情,有好幾段戲很不錯,如慕容復迫王語嫣跳井,便很有<義不容情>裡溫兆麟掟邵美琪落火車feel。聚賢庄大血戰、蕭遠山以一敵眾、游坦之和阿紫的SM戀(這段戲應獨立成書,找名少女漫畫家來好好撚一下)也精彩。另外,星宿老仙門人的「吹舔托」對白也看得我很興奮。但難看到死的地方也不少,如姑蘇慕容家內一場二打六的大混戰、王夫人設局捉段正淳,又長又囉唆又「甩轆」。

<天>裡的巧合、偶遇何奇多。說句好聽,是回應本小說的佛學思想,緣和孽。得罪講句,是「監粗呢呀」。天下之大,總是「有咁橋得咁橋」便碰到熟人和聚集在某個指定場景,然後發生一些事情。這大概是舞台劇的寫法,把重要情節放在一個場景內發生。但現在看來,卻有點怪怪的。無論人物的對白、情感發展寫得多麼圓融,這樣子的劇場式叙事,就像電視裡的處境肥皂劇,總是缺乏了真實生活的質感,停留在「講故事」的層次。

附帶一題,手提電話與網路這東西,對當代的創作、叙事,發揮了強大的功能。遠距離的溝通,令故事推展、人物出場的去留,容易變得更有條理(換句話說,是把巧合「非巧合化」)。回想<天>裡,最快的信差是飛鴿、最強的SMS是煙花、覆蓋面最廣的network是丐幫!

有說金庸就<天>的世紀修訂版作了很多更改,令「忠實」讀者大為不滿云云。隨著作者年紀漸長,閱歷不同,對舊作有不同看法乃人之常情。我曾跟喬靖夫打趣說,他應該跟于潤生同步,六十歲才去寫<殺禪>的結局……其實讀者年長了,翻看同一部書,也會有不同看法。可恨我們只會年紀漸長,不會漸幼,否則我也想回味一下少年時追看<中華英雄>、童年時看鹹蛋超人的興奮。

PS:本篇或可視為談寫作<二>

談寫作<一>

Wednesday, June 28, 2006

粉紅童子<九>

電視正播映交響樂團的演出,我叫治治看:「這些是小提琴,左拉右拉便會出聲。」
治治很是好奇(我以為),目不轉睛地盯著螢光幕,看得出神(我以為)。當我老懷大慰,正幻想他會不會是音樂神童之類的生物的時候,治治大叫:
「好急屎呀!」

大熱天時,在家裡赤著上身替治治更衣,他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兩點。
「咦,你粒LIN LIN咁醜樣既?」

在森記玩完貓後,兩仔爺吃了頓美味的手打鳥冬。
侍應姨姨問:「好好味呢,幾時再唻呀?」
治治:「等我五歲先啦,到時我大個人仔自己唻食啦。」

治媽已飛到倫敦,開始為期兩周的進修課程,家裡只剩下父子兩人。「幸好」小說已無望在書展出版,輕輕鬆鬆,看書睇波,時間沒有想像中難過,反而幾開心。
繼上次我飛倫敦,3G視像電話再發神威,雖然視像每秒鐘一格起兩格止,但總好過冇。3G, 我挺你!

PS:星期六晚英格蘭對葡萄牙、巴西對法國,可以作反啦!

<親子>

Tuesday, June 27, 2006

Face 034+荃灣小影

攝於荃灣路邊地盤。
攝於荃灣碼頭。
西鐵站完工,扶手電梯盡頭變成馬路。

攝於吉之島玩具部。
果然係玩具,少D想像力都唔掂……

Friday, June 23, 2006

大眼仔<五>

大眼仔中學畢業後首次接到紅色炸彈。
主人家名字有點印象,大眼仔心想,
是多年不見的小學同學吧。

「XX酒家?做一百蚊人情好啦!」

好歹也是第一次赴宴,
豈能做一百元人情那樣小家子?
於是大眼仔瞞著大眼媽節衣縮食,
決心做公價人情五百大元。

「唔該五百蚊禮券。」
「唔該五十蚊手續費。」

大眼仔特地到廟街的校服舖,
耗資三百大元度身訂做了一套校褸型西裝。
但當他抵達XX酒家時,還以為來到麻雀館。

時光飛逝,大家都長大不少。
以前小息的時候,在操場猜皇帝,現在則玩三公。
大眼仔心裡想著,還欷歔了一陣子。

「先生,食枝煙仔嘛?」
「少食,唔該。」

新郎樣貌變了不少,看來有點蒼老,
也不太認得大眼仔,但仍禮貌地與他合照。

請帖內明明寫了五時恭候,八時入席,
但大眼仔要捱到九時半才有得食,差點兒餓暈。

頭盤是大紅乳豬全體,以薄餅夾著來吃的那款。
但有一隻蟑螂安躺在大眼仔那份薄餅上。

大眼仔看得倒胃,唯有留肚吃兩熱葷。
但該熱的東西卻是凍的。那碗翅像豉油溝漿糊溝尼龍繩。
所謂飽魚就像塊秘製Mouse Pad。石斑也像石塊一樣硬。
大眼仔認為全晚最好吃的是可樂,因為即叫即開。

大眼仔回家後連忙取出請帖,
打算警告所有親戚朋友不要幫襯XX酒家,
才看到請帖原來是寄給樓下的大猛仔。

「頭先我都奇怪D小學同學老得咁快!
五百蚊人情!五十蚊手續費!
三百蚊西裝呀!」

Thursday, June 22, 2006

射--拿--丫呢媽是翁!

水準奇高的動畫短片。
好像是某學院的學生參選Annecy的作品,
有待法語人指正。

世界盃十問

1) 唱國歌果陣可唔可以睇貓紙?

2) 球員可唔可以化粧出場?例如搽唇膏?

3) 玩大D,可唔可以易容?例如扮成馬勒當拿嚇窒對方?又或者扮成光頭球證趕對方出場?

4) 比賽中途可唔可以食煙?

5) 如果比賽中途可唔可以,咁球證吹完長笛,可唔可以即刻响禁區K角位扯番飛?

6) 賽後球員可唔可以同球證交換球衣?

7) 如果要擲毫決定邊一隊出線,到時電視會唔會直播掟銀仔過程?Keyman會唔會旁述?

8) 李克勤果套橙色外套配白色低胸內衣,可唔可以比在場其他有乳溝既藝員著?

9) 如果成個廠都冇藝員有乳溝,可唔可以比個有胸毛既藝員著呢?

10) 如果成個廠都冇毛,李克勤可唔可以打番條呔呢?

Wednesday, June 21, 2006

London.7

自然科學博物館內的斑豹標本

<犬女>裡的猿老頭!

附有閣樓的吉舖,真令人神往。

鞋舖櫥窗的「鞋架」

Virgin Music Store內竟然設有功夫片的專櫃,
鬼佬真可愛。

科學博物館內的醫療用品收藏

Monday, June 19, 2006

世界盃記事簿

發福後的朗拿度越來越似顏福偉,希望他有機會「多乸紙個煎牌」。

晚上跟治治到公園玩,經過球場,遠遠看見一個至少二百磅的肥佬在角球位踢波,腳腳七注,頗有功架。走近點看,原來肥佬不是男,是女……勁!

南韓隊在領先多哥二比一後,大打拉布,拖延時間。最出人意表的是獲得一個離門三十碼的罸球,竟然向後踢,開創了「無能足球」的先河。

踢了一會球,便回家與治治一起看世界盃。治治看著球場上奔走行中的球員,問:「佢地o既爸爸媽媽呢?」
「爸爸媽媽?佢地緊係有爸爸媽媽啦。」我答,其實我唔知佢想問乜。
治治追問:「咁點解佢地唔同爸爸媽媽踢波呀?」
笑死我。

祖國分裂的後果(說的是蘇聯和南斯拉夫),是多了好多支參賽隊伍。大吉利是,如果中國有日重返春秋戰國年代……

慢鏡頭重播雙方球員在禁區內爭波。
治治問:「點解佢地唔輪流踢,要爭住o黎踢o既?」

魔比斯環

製作經年的魔比斯環終於公映了,聽聽他們怎麼說:

突出本土特色,引入中国武术

  为了满足全世界“中国功夫”迷的需求。在动画制作中,尤其在打斗场景里,我们大量运用了精湛的中国武术,使中国独特的功夫文化在CG领域中也得到了发扬光大。
  为了让电影里的动作更逼真,打斗场面更刺激,我们聘请了国家级武术冠军担任武术指导,安排导演和动画监制到桂林等地的武术训练营内观看表演、示范,把各种武术动作拍摄成电脑动画制作的影像(Video Reference),供电脑动画师在设定功夫动态时作参考。
全体动画师也进行了全方位的武术打斗训练,亲身体会一招一式、出拳踢腿的感觉。在拍摄了大量的视频影像资料和亲身体验后,动画师制作武术对打镜头时就胸有成竹了。大家在荧幕上看到的流畅有力的打斗场面都是动画师努力的结果。

制作人员自己评说

  气势磅礴的英雄神话,凌厉酣畅的电影影像、极富魅力的人物造型和火爆刺激的动作场面,无疑造就了中国首部全三维魔幻史诗大片。
  《魔比斯环》更像是中国CG的神话,电影中投射出了IDMT每一位CG人的理想和激情,凝聚了每一位CG人的才华和心血,我们可以骄傲的说,IDMT 是中国CG行业的顶梁柱;我们也可以骄傲的说,《魔比斯环》可以把全世界热爱电影的几十亿双眼睛请到电影院中;我们还可以骄傲的说,《魔比斯环》会让不知道什么是三维电影、不喜欢三维电影的观众全身心感受到三维电影所带来的震撼魅力,并喜欢上三维电影!

Saturday, June 17, 2006

談寫作<一>

還有一個月便是本屆書展,奮戰一年有多的<刀耕火種>應該可以在書展前寫起……可惜,縱使寫起了,也沒有時間做審稿、封面、製作……真氣人,看來要到八月中才能成書。幸好喬靖夫單天保至尊,死力寫出<殺禪八>大結局,否則鐵道館今天沒有新書出版,想起也一額汗。

我曾先後向喬靖夫和盧偉力博士抱怨,<刀>趕不到書展,最主要的原因是無厘頭橫空殺出個短期內都不會出版的
<犬女>,期間花了三個月時間去寫作。盧博士「安慰」我說,「這是一種關乎創作的可貴經驗,這三個月時間絕對不會白花」。喬靖夫則說這是一個熱身訓練,一寫無妨。

事實是,寫完<犬女>後,我把之前寫下的<刀>大修一次,自覺功力提昇了不少:D,與開始下筆時的困惑局面相去甚遠。離開麥嘜後的兩年時間內,最大的成就是湊仔,工作方面,不外改寫翻譯劇本和數部故事大綱。我的大綱其實寫得很仔細,但無論有多仔細,它終究不是一部小說。而小說這種文體自由自在,誰都可以寫,愛怎麼寫便怎麼寫,毫無難度可言。但要寫好一本小說、寫一本好小說,卻可以是修練十輩子的事情。

手塚治蟲說過,要成為一位漫畫家,首要條件就是願意坐下來畫畫畫畫畫畫。那麼要成為一位小說家的首要條件,也不用多說了。

PS:雖然本篇是<一>,但不代表一定有<二>……

Thursday, June 15, 2006

London.6

喬靖夫BLOG內看到如下留言:

黃達 提到...
有關搜尋名字的故事:

數年前看過一宗新聞故事,故事發生在美國,一個成長於單親家庭的十八歲女子,一時興起上網搜尋自己的名字,無意中找到一則女孩被拐帶的新聞,幾則尋人告示,最後發現自己竟真就是那個被拐帶女孩,原來父親一直謊稱母親不辭而別,而真相是當年其父母離異,父親失去撫養權,於是拐帶女兒逃走,該女子因著這無聊搜尋,揭出真相,與母親重聚。

數年前,我忽然掛念起自己一名舊友,有天試著到雅虎搜一搜對方名字,結果,發現那名字的人開了個網上日記,我開始跟他留言交談,看看到底是否故友,談著談著有點像,大家相認,起初他好像不記得我是誰,說著說著又似乎大概想起了,也談起一些舊事來,我看看這些舊事post,起初沒什麼記憶,後來想著想著又似乎好像真有過這些事,於是大家大致上認同對方的確是故友,雖然舊日相處的記憶已模糊褪色……

後來我跟別的朋友談起這件事,才發現我自己在搜尋之時,根本就輸入錯了名字,我的舊友根本不叫那名字,那個網上日記的主人,我根本從不認識。
但我沒有告訴他,反正他已以為我們是舊識。

本文令我回想起身在倫敦時,由主持翻譯劇本的導師跟大伙兒分享的一個案例。話說有部日本忍者電視劇要配上法語在當地公映,當翻譯安在家中欣賞自己大作的首映時,赫然發現配音組誤把第二集的劇本當成第一集。奇怪的地方,是劇中人大多時間皆懞著面,配音組台前幕後沒有人察覺出了問題。翻譯第一時間打電話給監制報告這個驚天大錯,各人心想今次實死無生。更神奇的是,播放完畢,一個投訴的觀眾也沒有。

翻譯導師的結論是,人類有自動追尋/修補邏輯的本能,從一些「唔make senses」中找出「腥屎」來。

多年前在有線電視看了部由Dennis Quaid和Meg Ryan主演的<Flesh and Bone>(但我只記起Gwyneth Paltrow,那時她還未拍<七宗罪>)。我錯過了開首十五分鐘,仍無無聊聊的看下去,發覺是一部不錯的懸疑電影。數天後重播,便補看錯過的片段,嘿!原來吸引我的懸念在頭十五分鐘早已經「畫公仔畫出了腸」……

Wednesday, June 14, 2006

粉紅童子<八>

特大紙皮箱改裝的Thomas火車頭。

治治放學後,跟他在公園踢球,一名年約四歲的姐姐問可否一起踢,我當然說可以。三個人踢下踢下,我慢慢退出,讓他們自己玩。

突然兩人發生口角,治治叫姐姐用腳踢,姐姐話用手。治治很不高興,抱著球不玩。姐姐鬧治治小器。治治鬼知道甚麼是小器,只是黑著臉,不想玩下去。

我在遠處冷眼旁觀,看看兩性關係如何在這個小小的遊樂場內激烈地碰撞。後來姐姐不斷重覆罵治治小器,同一句話,越罵越大聲,治治開始哭起來。

我上前問治治哭甚麼,他說姐姐搞(搞喊人個搞)他。我轉頭問姐姐為甚麼搞他,姐姐聽錯了「打他」,誤以為治治砌她生豬肉,屈得就屈。我向姐姐更正,不是「打」,是「搞」,姐姐那聽得入耳,早已兩眼通紅,破口大罵治治冤枉她,罵治治「小器鬼,以後都唔同你玩」……

其實這個時候,我已經笑到標眼淚,姐姐家人無奈抱她回家去。公園內眾主婦齊道:「從來未見過咁惡既細路女……」

但姐姐臨別前那雙不忿的大眼睛,淚水汪汪,可憐又可愛,令我想起童年時專跟女同學抬槓,弄得她們哭笑不得的樣子,登時感覺自己年輕了三十年……

希望有機會再見到她,看看是否還記得今天的事情。

Face 032

Monday, June 12, 2006

粉紅童子<七>


童子每次大便後,都要看看「戰利品」才沖廁。
今早的太臭,治媽抹過屁股後便順手沖去。
童子發爛渣,治媽唯有把「屎屎」詳細形容一次。
童子仍未滿足,最後,治媽唯有用泥膠把「屎屎」生前的雄姿重現。


註:請留意屎頭上的菜菜……

童子放學,我問他在學校有沒有痾屎。
治答:「有呀。痾左兩條,一條長,一條短。」

<親子>

麥嘜動畫有段古

Sunday, June 11, 2006

大眼仔<四>

大眼仔公幹時屎急,
於是四處找地方如廁。

「哥哥幫手買支旗,哥哥!?
喂!?我同你講野呀!
幫手買支旗呀!
做善事呀! 喂!」

健康村公廁擺放了一台末世紙雕。
大眼仔的壁虎功未到家,溜了。

五星酒店的廁所裡有一個阿伯。
沒有零錢在身的大眼仔害羞,溜了。

「痾屎呢面,買野食果面!」
連鎖快餐店剛巧碰上連鎖食物中毒。

大眼仔絕望了。
乾脆在路上拉屎吧!
大眼仔自暴自棄地想著。

最後,遇上小洋妞。
「咁橋o既,上我屋企食餐便飯啦!」
「便……便飯?大……大o既得唔得?」

大眼仔耗盡體力忍屎。
終於安全到達小洋妞的家。

Oh, yes! It's about time!


「自己去雪櫃搵枝冰水飲住先啦!
我痾完屎至煮便飯俾你食呀下!」

No... No... No... Oh,yes...

「舒服晒!咦,你做乜塊面紅晒?」
「响妳屋企踩……踩屎……」

煮便飯之前,兩人一起在溫暖的陽光下抹屎。
大眼仔有點抱歉,也有點羞家。
有點污糟,也有點快樂。
因為小洋妞沒有發怒,
只是一面微笑,一面抹屎。

©1999~2002 by Toe Yuen & Tim Leung

大眼仔<一>

大眼仔<二>

大眼仔<三>

Saturday, June 10, 2006

Face-Spotting更新!

未來動畫

<超人特攻隊 Incredibles>導演Brad Bird新作,
是PIXAR首部以動物當主角的電影……

<A Scanner Darkly>,原作者是Philip K Dick
(作品有<Blade Runner>、<Total Recall>等)。
男主角Keanu Reeves,還有久違了的Winona Ryder。
本片攝製技法類似<Waking Life>,就是先拍好live action,
然後用電腦把影像改成動畫外觀。

Luc Besson被逼閉關多年後再執導筒之作,
左看右看,似是是動畫版的<魔水晶 The Dark Crystal>,
小童機緣巧合進入魔幻世界,
又有點像<James and the Giant Peach>,
打個呵久先……

Friday, June 09, 2006

大眼仔的睇波健康貼士

醒目地吃:

* 只在饞嘴時才進食小食,不要因「味賞期限」快到而吃。
* 避免伴侶知道自己進食肥膩和糖分高的小食(例如薯條、糖塊和爆谷)。
* 如果你屋企係果欄,可選擇一些如鮮果/乾果/蔬果/無糖蔬菜汁。
* 如果雪櫃沒有可樂,可勉強飲水或清茶(不要加糖)。

聰明地飲:

* 避免飲用過量含酒精的飲品。飲大量含酒精的飲品對健康有害,市民應了解飲品中的酒精含量和價錢。
* 飲酒時淺嚐即可,不要大口地飲,要用杯飲,並切勿不停地飲,間中要食粒鹹花生。
* 飲酒後不要駕駛,應使用公共交通工具由客廳駛往睡床。
* 飲醉後要由可信賴的人陪同返家,切勿讓陌生人進入閣下家居一起睇波。

遠離煙草:

* 吸煙及二手煙都對健康有害,應遠離煙草,在客廳設立非吸煙區,做個健康的觀眾。
* 如察覺其他觀眾有意點煙,可向他提供一些健康的食物或飲品,或者向他展示從肺癌患者處割出來的腫瘤標本。

謹記:

* 場地要保持空氣流通,切勿「屏息以待」,特別注意射十二碼時關上電視,以免瘁死。
* 在觀看賽事過程期間,做些伸展運動或四周走動一下,半場休息時不妨去大便。
* 在觀看賽事時保持正確睡姿,防止其後出現肌肉疼痛。
* 寧可上班遲到,也要確保有足夠睡眠。睡眠不足會減低個人免疫力,令人容易生暗瘡,影響儀容,唧暗瘡時要保持正確唧姿,避免發生意外和受傷。
* 不要只顧觀看球賽,也應預留時間做些運動,落場踢兩腳。
* 在觀賞球賽和正常社交這兩方面保持平衡,可選擇集體曠工,與同事一邊唱K一邊睇波。

市民可致電健康教育熱線2833 0111,或瀏覽
中央健康教育組網頁http://www.cheu.gov.hk獲取正版的資訊。

Thursday, June 08, 2006

London.5

攝於自然科學博物館。

Tuesday, June 06, 2006

我最想非議的藝人

森美小儀開了一個自以為無傷大雅的玩笑,結果得罪了「本港半數人口」。

面對如下指控「公然踐踏女性尊嚴」、「鼓吹性暴力文化」、「貶低女性,亦即是令本港半數人口受辱蒙羞」、「反智、反道德、以非為是」、「粗劣、低品味」……來勢洶洶,不知兩人日後會否被傳媒提昇到「魔鬼警察」級的「接待規格」。

談到冒犯女性的尊嚴,論普及和滲透情度,我想那些減肥(對,是減肥,不是他媽的纖體、塑形)和美白廣告更為甚。

到底那群在媒體發言的指控者裡,有多少個心底裡真的幼稚到認為森美小儀的出發點是鼓勵和煽動年青人群起上街去非禮別人?又有多少人認為時下年青人真的笨到做完一個問卷調查後,便「覺醒」到原來「非禮也不是甚麼一回事」,便跑上街非禮別人?

如果香港人真的笨到這個程度,你想家長的責任大,還是學校的?還是森美?小儀?

我喜愛看暴力漫畫,但我可是連蟻也不願殺的人,買隻冰鮮雞回家,斬頭的一刻令我好生難受。看到魚販宰殺我買下的活魚,心裡都想不如吃齋算了。不過,如果有一天,我「不幸」犯了殺人罪,我一定會辯說年幼時,看得太多教育電視和教科書,吹咩!

森美小儀真正的錯誤,是在一個偽善、缺乏幽默感、以道德口號管治的城市開這個壞品味玩笑。

Saturday, June 03, 2006

大眼仔<三>

要極速成為一個哲學家,
就得解決一些哲學上比較冷門的問題。
但還有甚麼層面未被觸及呢﹖

大眼仔雖然正值發育年齡,但是很少回家吃飯。
大眼媽常罵他不回家吃飯,
只會在路邊吃那些沒有營養的東西。
大眼仔其實很注重健康,也懂得均衡營養之道,
例如吃了炸雞後半小時內,他會吃一盅龜苓膏。

「唔該兩串內臟。」

有一天,大眼仔回家吃晚飯。
突然靈光一閃:為甚麼要回家吃飯呢?

為甚麼一個經濟能力許可外出吃飯的人要回家吃飯?
為甚麼放棄愛吃甚麼便吃甚麼的權利,
而回家任由母親決定你要吃甚麼?
還要喝她煲的例湯?

更荒謬的是吃完飯還要洗碗!

大眼仔越想越氣,
打算質問大眼媽為何要他回家吃飯時,
給廚房傳來的熱力悶倒。

狹小的空間充滿了灼熱的水蒸氣。
大眼媽大汗淋漓地專心炒菜之餘,
還冒著被燙傷的危險把一孖膶腸放進電飯煲。

大眼仔看得心痛:媽,是我錯了,
我不該獨個兒出外吃飯,
我應該與妳一起出外吃飯才對啊!
我不孝!
很大滴的淚水從很大的眼睛流出。

大眼媽誤以為熱氣灼傷了大眼仔的大眼,便關上廚房門。
大眼仔赫然發現飯桌上有一碟炸得金黃的椒鹽骨,
上面還細心的灑上一把爆香了的蒜泥。

「街……街邊小菜﹖」

冒著煙的大眼媽像從地獄逃出來似的,
放下剛煮起的腐乳椒絲通菜和一小碟自製XO醬。

「難得你肯返屋企食飯,特登煮椒鹽骨俾你食。」

大眼仔一直思索的問題,即時浮現出一個不能言明的答案。

「唔該兩盅龜苓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