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ly 31, 2006

我想吐

九月尾應邀到內地當動畫評審,要提交個人簡歷。為此向舊同事借來麥兜歷來參展、得獎紀錄,好厚著臉皮自吹自擂一番。為了確認<麥兜‧菠蘿油王子>在那一年獲得香港電影評論學會的大獎,在Google搜尋「菠蘿油王子」時,無意看到篇湯禎兆訪問謝立文的文章。

看罷謝立文的「動畫觀」,令我困惑、神傷、憤怒,有點想吐。離開麥嘜兩年後,曾經一度忘掉的挫敗、哀傷,瞬間在腦袋重新爆發,久久未能平復。

如果有心理醫生好似陳慧琳咁正,唔該介紹一下。

Friday, July 28, 2006

慌你唔死

據喬靖夫的觀察,越貧窮的區域,該區的馬會投注站便越大越豪華。

據報導,屯門至澳門的跨境渡輪將於9月啟航。這項「德政」,是方便家住西北區的人去澳門旅遊嗎?當然。別忘記,也可順道節省大耳窿山長水遠由澳門過大海,入屯門、天水圍追數的寶貴時間。

PS:據悉英國(部份/全部?)的賭場,不是你要賭便有得賭。你跑進去,要登記做會員,證件廿四小時後生效,才有得賭。此舉可讓氣沖沖要玩兩手的賭徒有一天的冷靜期。諗過度過,再去送死都未遲。
(資料來源忘了是林行止還是陶傑)

魔怪屋Monster House,讚!

大家一定要看<魔怪屋Monster House>!
原裝英語版,精彩!粵語配音版,也不遑多讓(哈哈!我寫的對白稿)!

這樣厚顏去推薦<魔>,只因為希望它收得。以本人來說,實在極度厭倦那些幼兒向、由頭噏到尾再加七隻歌的爛鬼動物3D動畫。<魔>的突破在夠膽去拍一部驚慄搞笑動畫,放棄了幼兒市場,嘗試打開一個新局面。如果本片扑了(不管在港在美),實屬不幸,日後保守的片商只會繼續投資「表面上」風險較少的老幼咸宜載歌載舞動物動畫……

說回<魔>片,它的技術、班底是建基在另一部恐怖3D動畫<北極快車Polar Express>上(看過的人便知道…… :P)全片採用motion capture,正確來說,應加上facial expression capture,把演員所有細微的動作,借動畫還原出來。或許有人會問,為甚麼不索性拍真人版?我的答案是,攝影技術面世後,並不代表寫實、擬真派畫法要冚旗。不同技術,不過是用另一種方法去觀察這個世界吧。看罷<魔>,你便會明白,為甚麼製片人棄用真人演出而拍成動畫了。

PS:由於<魔>不是幼兒向,也不是笑片,片商本來沒有「筆直」重寫配音稿。但我太喜歡本片,自願割價R撈……所以,一定要看配音版啊 :D

Wednesday, July 26, 2006

書展後記

書展開幕前,心情真是低落得想死。

殺禪BOXSET趕不起,不是成本過高(當然,如果我願意出十倍價錢,印刷廠都可能會捱義氣死比我……),而是我們的印量太少,少得讓印刷廠很為難。要知道,眾多出版社都會搶著書展這個黃金檔期出書,所以每年七月開始全港(?)印刷廠都會忙得死去活來。他們不接殺禪BOXSET,我只能自怨未能早早計畫,不能怪責任何人。誠如喬靖夫在<殺禪八>的鳴謝裡,美亞印刷對我們是份外關照,我心裡其實感激也來不切。

鐵道館能夠在書展擺檔,也真要多謝發行商「全力圖書」鼎力支持。否則,喬靖夫可能要在BLOG內跟各位預約,躲在小食部裡簽名:)按大會規例,作者不能在本檔簽名,要申請在「簽名區」開檔。此例原意是避免那些「明星」引來長龍,在會場內打蛇餅,阻頭阻勢。但大會呀大會,你要知道,不是每個作者都是「明星」,有些是真正的「作家」!我們不能要求讀者千辛萬苦逼上來攤位,買本書,再萬苦千辛逼回去簽名檔找作者簽名。

另外SET UP的時候,也是諸事不順。原來的殺禪大海報,並不是貼在枱上,而是身後的隔板。豈料鄰檔的姐姐(!)弄來一張四眼哥哥的超弩級地鐵燈箱海報,可真把我殺個措手不及。由於我一心把海報貼牆,沒有裱在foam board,最後唯有寒寒酸酸、求求其其的貼在頭頂。後來覺得這樣效果也不壞,真的是錯有錯著。

直到書展開售,心情也是患得患失。看著灣仔地鐵站內巨大的「柱男柱女」大作家,心理總不是味兒。妒忌嗎?絕對不是。羨慕嗎?也許有點。窮嗎?全中。不服氣嗎?努力苦幹下去吧。殺禪套裝特價的idea,也不過是開幕前一晚想的事。一直以來,鐵道館出品在書展裡都是八折出售。但今年為了配合發行公司的「收銀制度」,改為七折。這下錯有錯著,卻成全了喬靖夫作品大促銷!最重要的,是<殺禪>的完結,釋放了一批「害怕爛尾而不買下去」的讀者群。好些讀者,一買便是四五六七八期,或五六七八、或六七八,或七八……看完<殺禪>,希望大家滿意,不枉等了十年……

<地獄鎮魂歌>出版原意,是配合當年<冥獸酷殺行>漫畫化推出的「入門書」,藉此吸納新讀者。今次照價七折,應售$22.4。一不做,二不休,索性來一個$20試閱價,反應相當好。有些讀者好奇地買本看,翌日便回來買下全套<吸血鬼獵人日誌>!賣下賣下,銷量遠超想像,存貨越來越少,連忙補貨、包套裝……這回可真折騰了「全力圖書」不少弟兄,在此再講一聲多謝。

本屆書展是我第一次日日出席。雖然累得要死,但看到喬靖夫讀者熱情的反應、短裙女FANS(幻想,我未親眼見過)、還有眾多新讀者,真是興奮。讀者們說得最多的,是喬靖夫的「年鑑式」寫法。另外便是投訴在大書局找不到喬靖夫的書。這個嘛……要解決,也不是沒辦法。勞煩各位,只要書局沒有喬生的書,便找店員、經理、CEO問他七八九次。日日問、時時問,哈哈!

今年的銷售成績是往年的三倍強!售了約百套<殺禪>、數以十計的<吸血鬼獵人>套裝。要跟暢銷作家比,當然無得比。但我深信只要鐵道館的出版能保持水準,讀者是不會離棄我們的。

還是那句,明年「創館十周年」見(如果未執既話)!

Sunday, July 23, 2006

唔係卦?

智海和阿齋合力編著了一本名為《路漫漫--香港獨立漫畫25年》的書。星期日<明報>,節錄了麥家碧一文:

我從來都不會被「獨立」、「地下」、「另類」、「非主流」這幾個字眼困擾我。我的定位很清晰,就是做一個兒童故事書插畫家。我連風格都不去理會,見到什麼就畫出來,我覺得這樣很有真實感。我畫漫畫的目的不是推廣,只是喜歡以這樣的方式去解釋,或者以自己的角度去看事物,然後介紹給讀者看,至於怎樣被標籤我沒所謂,這只是創作的連接,當然這可令我思考之後應走的方向。

主流當然輪不到我。香港的主流漫畫一直都是暴力、色情漫畫,就是在地鐵、巴士上見到那些年輕人手上拿著的薄薄的漫畫書,近年市面也多了不同選擇,於是麥嘜更加不是主流,我從未見過有人捧著麥嘜故事書在街上看。我覺得看麥嘜的人是選擇另外一種生活方式的人,可能是在星期日不想起床時躺在床上看的。反而讀者認識的麥嘜這個角色可以成為主流,因為他已從多角度伸展開去。要成為主流漫畫可能需要有多些點子,例如可以每星期追看,主角會有發展,但從來沒有人向麥嘜要求要有這些發展。

大家對主流定義不同,但近二十年來,香港主流漫畫從來都不是暴力和色情。有,都只是非主流。
作出以上判斷的人,十居其十都不看香港「主流」漫畫。但往往這些人,卻輕易取得媒體發言權。

我脫離「主流」漫畫已經多年,也沒必要替業界辯護些甚麼。但有些公道話,不吐不快。

Face 040

Friday, July 21, 2006

粉紅童子<十一>


我教治治向上舉起大姆指,表示「叻叻」、「乖乖」。
向下伸出尾指,表示「渣豆」、「曳曳」。
治治屈指試了一會,然後笨拙伸出中指,「咁呢隻呢?」

數天後,我再問治治是否記得「叻叻」和「曳曳」的手勢。
治治隨即舉起姆指:「呢個係叻叻」;
向下伸出尾指:「呢個係曳曳」;
然後同時舉起姆指和伸出尾指,移向耳邊:「兩隻一齊,係電話!」

XXXX

治治剛起床,治媽發現他指甲甚長,喊著要剪。
治:「食左奶先啦!」
媽:「不如一路食,一路剪啦!」
治抗議:「食奶果陣要兩隻手揸住(奶樽),唔剪得架!」

XXXX

治治企在矮凳,對著抽水馬桶小便。碰巧我在地上發現一小團塵,便順道丟下。塵團沒有直接落水,只是黏在旁邊。治治看到,便顫危危地「較炮」,用尿尿把塵團沖落水。我問他為甚麼要這樣做,他說「沖乾淨佢呀嘛」。
我記當年考會考,常常有書不讀,寫下很多古靈精怪的東西。其中一樣是男生間的調查,題目是「如果你發現有(他人的)糞便黏在馬桶邊(不論公、私廁),你會用小便沖走它嗎?」百分百的答案是「會」。
果然三歲定八十。不知道有幸活命到八十歲,還有沒有這股「火力」去噴屎……

Monday, July 17, 2006

Face 038

大眼仔<六>

「有個世叔伯要回鄉探親,反正你星期六日咁得閒,
幫手做兩日替工看更!」
「唔係卦……」

「做看更,只要求其坐嚮度,得把口就得架啦!」
「唔係卦……」

大眼仔心想一是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
所以連夜備課,希望能夠成為一位傑出的臨時護衛。

第一日「咦,新來架﹖」
「唔係呀,陳伯回鄉探親,我幫佢做兩日替工。」
*說話時不忙監察閉路電視*

這棟大廈樓高四十層,每層三十戶,
平均每戶有四人,平均每四人裡有兩人會問大眼仔:「咦,新來架」
「……唔係呀……陳伯回鄉探親……我幫佢做兩日替工……」
(第一千八百五十四次回答)

陳伯係唔係聽日返?
後日。
(第八百五十次)

仲未收工呀?
未呀。
(第一千零三次)

食左飯未呀?
食左。
(第九百五十六次)

食咩餸呀?
咖喱雞,阿媽煮既!
(第二千次)

「你手字都幾靚喎!」

「過獎。」
(第五十九次)

「陳伯,佩服!佩服!」
「梗係,咪當我流架!」


©1999~2002 by Toe Yuen & Tim Leung

Sunday, July 16, 2006

觀影小奇譚

早上去看<加菲貓二>配音版,觀察一下現場反應。這樣子的早場,多是老老幼幼一家人一起看,絕少像我一條麻甩佬去睇。豈料,坐在我旁邊的便是一條麻甩佬。心想,「男人老狗你睇乜鬼加菲貓呀?」。正要開口問個究竟的時候,前面一排再來五件年青男子……
點解?你地係咪買唔到<超人番歸>既飛至走過來……?點解???

深夜在有線碰巧看到N年前的<超人續集>的結尾部份。超人用巧計,奪去三件外星人的力量,一手揪起大奸角的時候……我看到……超人的腋窩濕了一小片,跟那些美少女止汗劑的廣告一模一樣。WELL,超人既然會流淚,那麼隔肋底會流汗也不出奇。奇就奇在這套不是記錄片,台前幕後難道沒這個準備嗎?大馬力風筒都有卦?奇……

結局時,超人變回簡基勒,在女友辦公室內跟她攤牌。奇事又來了!女角鏡頭全都加上鬆鏡,少少OVER,大概想掩蓋蛋臉上的皺紋吧。但男角的鏡頭卻沒有作同樣處理。導演在暗示情人眼裡出西施嗎?這場戲兩組鏡頭intercut,畫面時鬆時不鬆、時爆時不爆……如果要遮醜,不如一併爆光矇鬆便成,為甚麼要攪到這樣奇怪?點解???

Friday, July 14, 2006

寫在決賽後

Billy Crystal有一套被忽略的好片叫<Forget Paris忘情夜巴黎>,片裡他飾演一名NBA球證,經常飛遍美國各地工作。印象裡,他因父親過世,到巴黎辦身後事,在此邂逅了女主角,展開一段離離合合的感情。

本片的叙事結構也很有趣。一個飯局,男女主角遲大到,於是他倆的好友便齊齊話當年、講是非。在答問間,穿插男女主角由結識、分開、復合的片段……最後到底他們是分開還是復合呢?直到片尾,兩人才施施然來到飯店,解開這個小謎團。

那這部電影跟世界盃決賽有甚麼關係呢?

話說Billy Crystal擔任天鉤渣巴(註)的告別賽裁判。當日因為情海翻波,心情大壞,故遷怒一眾替渣巴出席告別賽的球星身上,胡亂把他們趕出場。渣巴抗議,Billy Crystal毫不猶豫地便把他一併趕出去。
渣巴怒道:「天!這是我的告別賽,你怎可以趕我出場?」
Billy Crystal一臉冷漠:「那不就是正好讓你早點回家休息嗎!」

註:年代久遠,那球星可能不是渣巴,但肯定不是米高佐敦。

Wednesday, July 12, 2006

天才少女漫畫家小雷參上!

這本是小雷畫了十年的私畫簿,畫得真好。她的BLOG內還有更多更多貼圖,大家一定要抽空看看。
年來一直奮戰的小說<刀耕火種>,原計畫是小說與漫畫劇本同步進行,由小雷繪畫。可惜因為一些不能理解的原因/誤會(?),也不知漫畫會否有見光的一天。

至於小說……信報刊載的「小丸子真身創作論」和BONNE大人一篇貼文,可賜給我無比力量啊!
努力!

鐵道館BLOG開張啦!

http://boilerpublishing.blogspot.com/

Monday, July 10, 2006

粉紅童子<十>

治治所讀幼稚園因為業主加租而結業,被安排轉到位於青衣的分校。上周日,參觀完青衣校,再到馬灣校參觀。馬灣校地方大,好正,但太遠啦。反正一場來到,治媽又不在港,要搵節目過日神,便在毫無準備下帶治治到沙灘玩。

馬灣的沙灘最大賣點是三時左右,一半海灘已躲在大樓的陰影下。愛曬的、怕曬的人,各取所需。治治以前只顧玩沙,無膽落水。今次卻大膽地站在海邊,像黎根般,任由海浪拍打那幼小得像茄子般的腳瓜。我捲起褲管,站在水裡影相。忽然一個大浪,弄濕我的屁股,也弄濕他的下半身。

於是我脫去他的衫褲,把褲子攤在陽光下曝曬(走的時候勉強叫做乾了)。反正有後備TEE,也不急於乾衣。至於底褲當泳褲這回事,小朋友小意思啦,走的時候真空便成。
只見治治穿著白色小底褲追逐浪花,好鬼得意。

治治食過番尋味,不斷嚷著要到海灘玩。於是周六有備而去,著了泳褲,帶齊堆沙工具。對治治來講,玩得依然開心。我便麻麻了,因太累(書展D野做死人!),也準備得太好,沒有第一次胡來的驚喜。

X X X X

治治拿著一袋塑膠英文字母,叫我逐個排開。
治:「不如由A開始排,跟住到B,跟住到C,跟住到D,跟住到E,跟住到F,跟住到G,跟住到H,跟住到I,跟住到J,跟住到K,跟住到L,跟住到M,跟住到N,跟住到O,跟住到P,跟住到Q呀!」
爸:「治治,你其實唔駛由頭講到落尾架,你話由A到Q就得架啦。」
治一臉惱色:「唉,A跟住係都到B架,你唔識就睇下書啦。」

Sunday, July 09, 2006

寫在決賽前<三>

今天特地參看<蘋果日報>及<明報>的波經,看看那些貼士「專家」在世界盃期間的「戰績」。<蘋果>的「專家」約十人,直至決賽為止,贏錢的只有一個。底分是五萬分,他約有五萬四千多分,即是贏取約8%的本金。手上的<明報>波經,「專家」有七個,贏錢的共二人,一個贏取本金的18%,另一個是13%。其他所有人,統統輸錢。

娘家飯局,某媽媽替未成年兒子下注$20買巴西贏法國,講了句「玩下啫」。
賭波之惡,比賭馬猶甚,有點像角子老虎機,讓參與賭博的人不覺得自已在賭錢。千千萬萬個抱住「玩下啫」、「買少少睇得投入D」心態的暗‧病態賭徒,就好像那些腹腔被插入喉管的黑熊,日日被吸走膽汁而不自知。

往昔馬會未開賭,斷估百分之九十五的師奶和學生哥不會投注外圍賭波。馬會開賭,令賭波「有單有據化」、「去黑社會化」、「童叟無欺化」,還有最致命的「娛樂化」。我不是衞道之仕,只是認為賭錢跟做生意一樣,不是為興趣、考驗自己眼光。唯一的目的,便是贏錢、賺錢而已。

Saturday, July 08, 2006

寫在決賽前<二>

英格蘭被淘汰出局。連鐵人泰利也不禁流下男兒淚。這動人的一幕,令我想起塵封二十多年的往事……

小學六年級,有幸成為小學足球校隊的主要後備隊員,參加四年四度的校際杯。我不知道該區有多少間小學參加,總之初賽是三隊一組,打單循環,首名出線次圈。

我校與X校同勝Y校一比零(可能是二比零,記不起),最後一場對X校的生死戰,在我全場奔走打氣下,打成一比一平手,雙方要互射九碼球(石屎場)分勝負。對方三射三入,我方兩入一中楣。結果,英格蘭跟我們一樣,射點球落敗。賽後,我輩當然難過得死去活來,大哭小哭,聲聲入耳。

口黑臉黑的領隊(體育老師)越聽越煩,大罵一句:「喊喊喊,喊乜撚野呀?」接著狠狠的抽了根煙。好一個廢SIR……

Face 036

這個和Face35都影自倫敦科學博物館內
一個關於相貌的展櫃。
裡面比較人類跟猿猴的面相、
簡介人類辨識面相的方法等等。

Thursday, July 06, 2006

寫在決賽前

世界杯期間,看得最多、印象最深的廣告是「白花油」和馬會/政治勸喻市民小賭怡情的廣告。前者製作認真,請來兩大巨星同場(打的是白花球)較量,主題曲深入民心,聞說APM看球的現場觀眾,一播這廣告,便會自動起立頌唱:

平凡像我 也許一天到晚
太緊張工作吧
而其實我 每秒鐘都記掛
誰在臂彎


至於後者,其製作之粗劣、傳遞信息之模糊,堪稱反面教材的典範。馬會/政府立心開賭,為的是錢,甚麼他媽的「規範化」去吃屎吧。假惺惺的戒賭廣告,求求其其,三兩千蚊budget,去太源街玩具店,捉一個貌似「創意總監」的物體,叫他包拍包度便是。那些年青偶像歌手,除了推廣基本法、叫人捐血外,為甚麼不站出來,叫年輕人、學生哥不要賭波?香港政府你的良心去了那裡?馬會你的良心去了那裡?

晉身決賽兩支球隊,賽前皆被看扁。一支備受醜聞、失業困擾,另一支則將帥不和、垂垂老矣。誰料到越打越勇?賭,點賭?

波,係愛唻睇、愛唻踢、愛唻揸,唔係愛唻賭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