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11, 2007

<惡都‧慈悲>完成!


完成<慈悲>這個接近十一萬字的故事,真叫我鬆了口氣,因為整個創作的過程,實在太長、太艱苦了。

第一本完成的小說<犬女>,寫了三個月,是不問由來靈機一觸之作。

第二本<刀耕火種‧卷一>,寫了六個月,是先有漫畫劇本的概念,畫不成,再改篇成為小說。原定本屆書展出版,但因為喬靖夫說要寫<惡都>,於是改變計畫,陪他一起寫,令到<刀>的出版遙遙無期……(註)

第三本<惡都‧慈悲>,由一月搬好家便開始寫,耗時五個月,經歷粉藍童子的出身,書裡每一個字不單有血有淚有汗,還有一陣奶騷味。但講到創作原點,這故事也「年紀不輕」。

先說「惡都」這個虛構城市的概念。約是九五年自組公司的年頭,看罷Frank Miller的漫畫<Sin City>大叫過癮,我很想出中文版,寫了一封「沒有寄出的信」給Dark Horse。為甚麼沒有寄出?原因是太冒險,我無法說服其他人,包括「理智的我」去落實出版計畫。但我卻跟喬靖夫研究過書名怎麼譯。簡單的直譯<罪惡城>,或者港式多Q餘的<原罪之城>……我們最後選定用<罪都>。但諗起來,總好像還欠甚麼似的。

後來賈平凹出版了<廢都>,喬靖夫便提出<惡都>這個名稱,而惡都這個虛構都市便漸漸成形。九六年創辦鐵道館的時候,我打算寫的第一部小說便是<惡都‧失禁校園>。很努力的寫,但最後卻神推鬼擁的跑了去做麥嘜動畫……

九九年五月某晚,滿身沾滿豬油的我,想鍛鍊一下腦袋,於是坐到電腦前,強迫自己寫故事。一個男人,張開眼,甚麼也記不起……身旁有個被鎗殺的老人……老人是失憶男的父親……失憶男手裡拿著鎗……。唔,失憶的男人,找尋失去的記憶,在善與惡的夾縫掙扎……唔,就這樣開始吧,把一個老掉大牙的故事講得動聽,蠻有挑戰性的。結果這場遊戲,寫了兩個章節,又要開始忙別的東西去……

二千年的時候,麥兜動畫團隊Lunchtime來了個很喜歡畫漫畫的新同事。那時候井上三太的<東京暴族>開始出版,他的畫風、故事實在令人興奮。心裡想,港產的打鬥漫畫來來去去都是一個樣,如果有一本富有強烈都市感、年青、潮流、時裝的打書,可能會很有趣。就這個「可能很有趣」的念頭,跟喬靖夫認認真真地開發、設定「惡都」裡的種種。我向喬靖夫提出「失憶男」的故事。把一個失憶後,對這個都市一無所知的男人,放入裡面遊蕩。男人的視點,帶領同樣是一無所知的讀者,一起去認識、細味這個都市的種種,不是很有趣嗎?後來為了遷就港漫市場,本來類推理的故事,慢慢演變成一個SuperHero的誕生!可惜後來新同事不幹了,「惡都」又再被丟下。

零一、零二年左右,我再度自組公司,想完成<惡都>漫畫。今次的受害人是利志達(真的很對不起……)。達哥為漫畫做了不少人設,在未經他同意下,先刊登主角的肉照(假的很對不起:P)很不幸地,也好像是無可避免地,已完成八集劇本大綱的<惡都>漫畫,再度夭折。錯,當然也在我身上。於是這份多災多難的設定,再度冬眠。

我一廂情願地認為,<慈悲>這個有關失憶男的故事,應該是<惡都>的入門書。所以當喬靖夫完成<誤宮大廈>後,決定寫<惡都>的短篇故事時,我才的起心肝,咬緊牙根完成了它。雖然拿著一份大綱,但寫的時候,倍感吃力。原因是故事時序、枝葉、人物關係頗為複雜,好些結構在大綱裡其實未想通。但當全情投入寫作的過程,一切難題,都由「惡都」自行解決。這種神妙的感應,大概是寫小說的最大樂趣吧。

今天,是我踏入零七年的第一天(腦袋的)假期。明天開始,便要開始繁重的修訂工作。

註:不日會把爛溶溶的<刀耕火種>BLOG大修,到時會一次過把整本小說上載。

5 comments:

m-2 said...

嘩,等你好消息!
渣渣臨睇埋犬女ch.20 打後個d先!
p.s.張圖有點DARKMAN feel;)

m-2 said...

岩岩發現左樣野:
犬女ch.04, 目錄入面既名係「豹膽」,而內文就變左做「虎膽」。

9527 said...

張圖,好得!

雍仲 said...

弘一大師與日籍妻子雪子分手的對白︰
「叔同﹗」
「不,我是弘一。」
「弘一法師,請告訴我,甚麼是愛?」
「愛,是慈悲。」

winluk said...

袁生,好期望你的新作. 我係陸偉昌,

http://hk.myblog.yahoo.com/winluk_33

得閒上黎睇,不過我懶,好耐先會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