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August 23, 2008

大韓瘋<二>

星期五中午,到大學飯堂吃自助午飯。每人拿著一個銀(不鏽鋼)盤銀筷銀湯匙,自己拿麵鼓湯、泡菜,糙米飯,阿姐負責分菜。Well,繼續獨沽一味甜辣醬煮魷魚……

飯後,大家要自行收拾。剩飯可倒入一個收集廚餘的大桶。大門有一部放滿銀杯的消毒櫃,可以自行取杯喝水。櫃下有個大洞回收水杯,乾乾淨淨。

晚上第一次獨自外出吃飯,硬著頭皮跑入一間客人不多的小店,心裡想,看到人家吃甚麼,向店主手指指便成吧。豈料兩檯客人都是吃類似窩飯的東西,便要了一個。

那個原來是人蔘牛肉湯套餐。人蔘一片咁多,牛肉則是連肉的牛肋骨,不過最好味的還是那四色前菜。我吃光一碟菇狀物,店家殷勤地給我再添。埋單約四十八港元,相當OK。

星期六下午,跑到鄰村一間韓國「大家樂」,吃的是天婦羅及甜辣醬煮年糕。雞同鴨講一輪之後,阿姐便把濕漉漉的年糕倒在脆卜卜的天婦羅上面。原來她問我分開還是一起上……味道繼續千篇一律地千篇一律……

跟學校的STAFF請教韓語,不忘討論一下漢字在南韓的地位。他們在金融風暴後再度站起來的民族力量,的確唔簡單,也值得自傲,亦因此積極「去華化」(陳水扁真係好學唔學),棄用漢字。絕大部份的南韓人除了自己的名字外,便不懂其他漢字。

不過,最出奇的是他們竟然不知道「漢城」改名「首爾」這件事。有空再作深入調查。

XXXXX

星期六一整天躲在家裡撰寫課程大綱,在沙發小睡片刻。半夢半醒之際,好像有陣強風吹過,硬膠沙發傳來沙石般磨擦聲,好像有頭貓在練爪。

我想起身,但動不了。心裡諗佛,好不容易才能轉身慢慢站起來,回望剛才傳出磨擦聲位置(也就是枕頭位置)。

但是一張眼,卻發現自己腳踏虛空,腳下是一個奇怪的空間,好像一個深入的天井。定神一看,才知道我根本沒有站起身及轉頭回望,我的身體仍一直躺在沙發上。而那個「奇怪的天井」,不就是我橫躺在沙發望著大門的景觀……

晚上煮了個麵吃,然後坐在電腦前打了一整晚,也沒有異樣。但一打這段文字,背脊傳來陣陣寒意,滿身雞皮疙瘩。大佬,仲要響度住幾個月,咪玩啦。

PS:其實有得解釋。這房子空框框,聲音走向很奇怪。例如露台水渠去水聲,好像從大門方向過來。洗衣機完事播放的音樂,令我以為有人在樓下按通話機,古古怪怪。

所以,那些磨擦聲其實不是在我的頭下,而是陣風吹動垂直的窗簾。我實驗過一下,聲音相當近似。不過,毛管戙呢家野卻是千真萬確。

XXXXX

晚上十時多,屋苑樓下傳來人群歡呼聲。

後來才知道是空地停泊了一台宣傳HDTV的電視車,直播奧運捧球決賽南韓對古巴,結果不用多說吧。

9 comments:

小雷 said...

韓國年糕好味呀!不過日日食都幾滯..
對了,我之前個blog死佐,剛剛開佐個新的,
有空來看看:P

http://littlethunder.blogbus.com/

winluk said...

你有個幾'有趣'的經驗,好彩未試過。我都成日自己一個人出trip做事。在大陸仲恐怖的是,半夜有女人敲門,問可否入房坐下?...

喬靖夫 said...

香港韓國菜貴得多。48蚊,係香港只係一碟泡菜炒飯or炸醬麵價錢,但你成個餐,仲有牛肋骨,抵!

我屋企日日有磨爪聲。係樓上d狗。

Anonymous said...

袁先生:

星期日就中秋節喇,韓國人會慶祝的嗎?

唔識韓文係韓國係咪好唔方便?甚至好難生存?因為想自己去韓國旅行,所以問問。

子葉

Gavin Lam said...

祈禱啦!(重記得天主經嗎!)

袁建滔 said...

小雷:
韓國辣年糕係好食,不過日日食就……

WINLUK:
女人半夜敲門未算恐怖,敲窗就……

喬靖夫:
你肯定係狗……

子葉:
中秋、端午同聖誕節可能都係由韓國人發明,點會唔慶祝……
唔識韓文緊係唔方便啦,不過遊客區就中英日通行,餐牌有埋相片,唔會餓死你。
韓國人一般都好友善。以小弟所住區域為例,由於並非旅遊區,所有餐牌都是韓文。我只識一句:HOANG JE(咁上下啦),意即一條友,坐低,做一個吃狗屎般動作,佢地就識做,求其煮D一人份既野餵飽你。

子葉 said...

『中秋、端午同聖誕節可能都係由韓國人發明』何出此言?

多謝提點,會好好練習一下"吃狗屎般的動作"才去韓國。 :P

袁建滔 said...

子葉:
戲言+氣言。
人家起飛了,「去華化」比阿扁更快更辣。先不計漢城變首爾,十年前,他們用的漢字比日文更多,大學圖書館的藏書令我已為回到九龍中央圖書館,九成以上舊書,都是用漢字做書脊。

子葉 said...

韓國是一個國家,它要怎樣就怎樣。

反而簡體字日漸普及,大有取代繁體字之勢,也許有一天只有考古學家及語言學者才看得懂繁體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