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2, 2008

大韓瘋 x 粉紅童子

治媽、治婆、治治同浩浩上星期四來韓探親自由行,星期日已回港上班上學。

治治一踏出禁區,見到治爸便飛撲過來。但浩浩卻傻下傻下,一時間未能接受一個跳出電腦屏幕的立體爸爸(來韓兩月間,我們每天都用SKYPE視像通話)。

治治知道韓國與香港有一小時的時差,好生羨慕:「爸爸你就好啦,可以早一個鐘頭食飯,早一個鐘頭訓覺。」治爸笑說:「咁而家你都可以架!」

首天行程是酒行CHECK IN執行李和吃晚飯。一家人越過「清溪川」,走了一小段。治治央求治爸讓他「單挑」橫越河道的石塊陣。治爸心想反正掉下淺水裡,大不了回酒店洗澡,便讓他自己跳來跳去。

離開清溪川,治爸在東大門附近隨便選了一間四正的韓式食店,坐下來才知只售BBQ和豬骨湯。韓文未精的治爸叫店員走辣,她也點頭稱好。豈料……連嗜辣的我也有點吃不消,何況兩名童子?於是治爸厚著臉皮,指手畫腳,看看店家有甚麼不辣的食物,答案是雞蛋和紫菜。老太太大廚煎了一隻蛋,我把它弄碎,再用紫菜包小飯團給童子吃,一家老老少少終算捱了第一餐。

第二天是到「COEX HALL」的室內水族館,跟泰國商場的一模一樣,但童子還是看得高高興興的。午飯找了家中式菜館,辣是不辣了,但千里迢迢來到韓國,吃港式炒麵天理何在?飯後大小B一起倒頭大睡,錯過了由三星開設的「兒童博物館」。入夜後,返正就腳,我們便改變行程提早到LOTTE WORLD(一所巨大室內遊樂場/荔園)。晚上七時後入場票價平了三份二,於是找飯吃拖延時間。今次找了間小館子,吃了水準之下的刀削麵和餃子,真令人洩氣。

第三天去了地鐵直達的「兒童大公園」,免費入場,內設溫室荷花池草坡大沙地、規模不少的機動遊戲區,了無新意。但動物園卻十分精彩,大象老虎獅子花豹黑熊駝鳥班馬駱駝猴子猩猩狒狒雀雀,應有盡有,可憐的只是那些野生動物被關在這樣狹小的空間。浩浩指著大象,咦咦哦哦,唔知講乜。治治則幻想大象是一條活生生的腕龍。

治治興起,教婆婆英文:「你知唔知『慈母龍』英文係咩丫?」
婆婆笑:「我鬼識咩!」
治治得戚樣:「係 Maiasaura 呀!咁你又知唔知兩條『慈母龍』英文係咩丫?」
婆婆笑:「都話唔識咯!」
治治更得戚樣:「係 Maiasauras 呀!」

逛完動物園,午飯隨意在小食亭買了辣年糕、關東煮魚卷、鹵蛋、串燒等小食便算了。
晚上的「境點」,我在「明洞」和「仁寺洞」兩地作了一個錯誤的選擇,揀了「明洞」。星期六晚的「明洞」跟旺角一樣人多,舉家受不了,求其鑽入一家吃蔘雞湯的食店,點了招牌湯和醬油炆雞。蔘雞湯既不蔘又不雞,滿以為不辣的醬油炆雞又是辣的……氣死。

飯後舉家搭的士離開「明洞」,去了首爾火車總站的「LOTTE MART」買手信。回到酒店大家已累死,但治爸仍跑到樓下食店點了客魚生外賣。看著大廚活宰游水鮮魚,心裡一陣難過。除了像日本魚生一樣點青芥末醬油,韓式食法是生魚片點麵豉醬,用芝麻葉/苦生菜包起來,另可加生蒜片和青辣椒。二人份量要價兩萬韓元,比我公寓旁的街坊食店足足貴上一倍。

最後一天,午機返。舉家大清早執拾行李吃早點,然後到仁川機場「觀光」。午飯也當然在機場解決,今次選了間外表高檔的韓食店,第一次吃石鍋拌飯、牛骨湯、冷麵、煎薄餅,每一道菜都不錯,總算讓袁家對韓食挽回了半點信心(其實到大學區搵食才是皇道,又平又多選擇)。

八月治爸來韓時,治治他們到機場送我。那時我的心情不知多輕鬆(因為剛完成北京地獄式的工作,像放監似的)。但星期天則是我送他們回港。傻下傻下的浩浩當然不懂得是甚麼一回事,最多是爸爸由3D變回2D罷了。但已懂事的治治,眼淚一直掛在眼角,看得心痛。

碩士班裡有一名同學仔家在韓國南部,距離首爾三小時車程。她告訴我,每次回鄉探親後,獨個兒從鄉間乘火車回首爾,那種孤寂叫她最難受。我在星期天那程返回市中心的機場巴士裡,深深體會到她的感覺。

4 comments:

xiao zhu said...

是否還有一個月就可以回家了?

袁建滔 said...

XIAOZHU,
如無意外,聖誕前回港。
大前提是KOREAN AIR不會倒閉……

子葉 said...

除咗食之外,咁治治同浩浩玩得開心嗎?治治除咗教婆婆英,仲做咗d乜野得意野?

袁建滔 said...

子葉:
佢兩兄弟都開心…卦。
治治食食下飯話要痾屎算唔算得意丫?
本星期忽然秘撈+英文講稿,<刀二>又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