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February 17, 2008

傳染病

麥嘜動畫團隊新春團拜,晚飯於譚魚頭。酒酣耳熱之際,一名中年女侍應加完熱水後,指指電視機:「阿嬌陣間會上去表演。」
我們大伙兒應酬式地「哦」了一聲,便繼續大魚大肉。
女侍應見我們反應麻麻,便加碼說道:香港D網封曬架啦,要摷就要上大陸D網站。」
小弟見她講得眉飛色舞,一看便知是IT達人:「我地少玩,請問你仲有咩心得呢?」
女侍應說得更起勁:「你地知唔知用咩上網最安全吖?用PSP啦,去麥當勞,D差佬一定捉唔到你地!」

江湖智慧,當阿叔阿嬸、看更司機都成為股票專家的時候,便要清貨離場。照片外洩發展到今時今日這樣病態的地步,香港人應該用甚麼方法「集體止蝕」呢?難道要「奇拿」一次過發放所有相片短片嗎?

我只是凡夫俗子,沒有這樣的大智慧去提供任何答案。但對放坊間那些道德掛帥、是非不分的言論,卻深感不安。我們窺探人家私隱後,不單毫不羞愧,還聲大夾惡咬定人家「變態」、「淫蕩」、「虛偽」……這樣涼薄的社會,好恐怖。

1 comment:

said...

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