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03, 2008

十分鍾情‧自問自答

Q:<十分鍾情>是……?
A:<十分鍾情>是由十個導演各自攝制一部十分鐘的短片,再結合成一部長片的電影,例子是<我愛巴黎>。

Q:你執導的是動畫嗎?
A:不。本來監製林超榮希望我拍動畫,我也構思了一個故事。誰想到,一起在浸會讀電影的舊同學A忽然彈了一句話:「點解唔拍真人啫?」

Q:人家隨便說一句,你便跑去做一些毫無把握的事……
A:呵呵……小弟求學年代也拍過三兩部「人肉電影」,難不倒我……不過,由學生作品三級跳到專業製作,也不是我想像般簡單。幸好,A並不是說了一句話便算,她聯同學妹D、學弟阿泉,兩位大姐一個大哥勞心勞力,仗義相助,才能完成這部「小電影」。

Q:你的短片<紙皮爸爸>構思可來?跟治治有關嗎?
A:〔先點擊這裡參考一下舊文〕唔,一點點吧。事緣我一直想拍Low-tech怪獸特攝片,但要做一套怪獸戲服和太空船並不容易。那時的想法是,能夠在家裡DIY的物料,便是紙皮。一來容易切割、黏合,二來免費,只需每天晚上到超市門外跟那些拾荒的婆婆鬥搶紙箱便是……

Q:咳唔……拍電影果然是一將功成萬骨枯的事……
A:說笑而已。「想」跟「做」是兩回事。怪獸和飛船兩大道具,最終都要找來專業的道具師傅來製作,我和阿泉花了數天做最後touch-up,才能成事。說到這裡,當然不得不向負責總設計的利志達大哥說聲多謝!

Q:似乎拍了不少人膞頭……
A:拍盡了。最可憐的是特技指導馬文現和偉哥,給我拍得最慘,SORRY!

Q:人肉演員呢?怎麼找來的?
A:只是一般casting的程序。女孩叫陳一嘉惠(Chirsty),男孩叫Joseph Cohen(林童)。

Q:女的名字打錯了。
A:沒有錯。因為她在九七年七月一日出生,陳爸爸為了紀念這個特別日子,所以加了「一」,取的是「七一」與「陳一」的諧音。

Q:男角是鬼仔嗎?
A:混血兒。能操流利英語、國語和不流利的廣東話。

Q:他看得懂劇本嗎?
A:不。幸好林媽媽鼎力相助,情況大概跟吳彥祖一樣吧……

Q:據聞喬靖夫客串了一個角色?
A:是啊。其實他一正是我的「御用演員」,浸會求學期拍的所有短片,都是由他擔任男主角。

Q:故事和主題到底是甚麼?
A:其實我最怕答這條問題。你自己看吧,看到甚麼便是甚麼。

Q:……爛嗎?
A:我怎麼知道?話明low-tech怪獸片……OK啦,哈哈!

Q:最後循例要問一句,拍動畫和人肉電影的分別在那裡?
A:先說拍攝動畫,不論是2D3D,由劇本到storyboard,整個創作過程大致已完成了八八九九,餘下的只是緊按「已確定的材料」進行製作。但拍攝人肉電影便刺激得多,一日未roll機……不,甚至乎roll了機,也不知道最後拍出來的是甚麼。以<紙皮爸爸>為例,在完成casting後,我便因應兩名小演員而修改劇本。外景原設定是土瓜灣的舊區,但找來找去也不合心水,卻無意在西貢找到一間地理環境頗特別的村屋,劇本再改了一次。另一個學校場景更絕,我因為一整幅格仔狀落地玻璃窗,連太空船的設計圖也改了。正式拍攝時,變數更多,服裝、佈景、時間不足、演出、甚至連天氣也參一腳,真是變幻莫測,好玩到飛起。

Q:很想拍電影吧?
A:對啊。

Q:幾十歲人才入行,太晚了吧?
A:……

Q:小說呢?不寫了嗎?看來連寫blog放棄了……
A:……

Q:嘿,之前好像聽你說過甚麼「一個人一支筆寫出一個世界,非常享受寫作」之類的說話……全忘了嗎?
A:……關在家裡,差不多每天對著電腦工作快要四年啦。偶爾出外跑跑,流一身汗,認識不同崗位的朋友,很愉快啊。

Q:看你說得眉飛色舞,也不好意思撥你冷水……
A:撥甚麼冷水?

Q:自己知自己事啦!
A:唉。

3 comments:

不是鋒 said...

支持,把治治化作你的動力吧!!

Anonymous said...

Reading the webpage of press conference and found that Toe has wore grey-silver shining shoes~~~ well another breakthrough~~~ :P

Brother Kau

haku said...

買左飛睇十分鍾情。
究竟我應唔應該期待滔哥你齣紙皮爸爸?: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