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pril 04, 2007

粉紅童子<二十六>

爸爸手機響起,是治治來電。

治:「爸爸,對唔住呀。」

爸:「做乜對唔住呀?」

治:「頭先打俾你,我打錯9042XXXX呀!」

爸忍笑:「你冇對我唔住。不如你打番頭先果個電話,同佢講對唔住啦。」

治:「哦。」

XXXXX

治治WORD裡亂打了一篇字,覺得「好靚」,要我打印出來。

治治一手拿著那「好靚」的印稿,一手在空氣中畫了一個長方型:「爸爸,有冇果個『咁咁咁咁』呀?」

爸爸其實知道治治所指的是甚麼,但看著他拼命想也想不出「咁咁咁咁」的名字,實在很有趣,便扮作不知,順道鼓勵一下他的想像力。「乜野『咁咁咁咁』呀,我唔知你講咩喎。」

治再想:「呃……好似電視機果個呢……」

爸笑:「哦!你想要個畫框裱起佢!」

治笑:「係呀係呀,畫框呀!」

故事背景:在某新買回來的家電裡,有三塊約A4大,中間開了方洞,狀似畫框的紙皮。爸爸把其中一塊裱起治治的畫,自此他便有「畫框」和「裱畫」的概念。某天他在紙上畫了「A1」兩字,然後用膠水黏著畫框,放在單車籃上扮車牌。

XXXXX

爸太累,想睏。治硬拉著講故事,要聽Thomas火車頭。

爸連書也懶得翻,於是兩爸子倒在床上,隨口便說了個「超低能、悶到爆」的故事,希望悶倒治治快點入睡。

「從前有個火車頭叫Thomas,佢只係火車站度跟頭跟尾,冇得出街周圍行。佢好想學Gordon咁,有自己既行車線,由美孚到尖沙嘴。

機會終於黎啦!有一日,Gordon叫佢先學下跟車,於是Thomas由美孚開始跟住G既尾,轟隆轟隆。下一站係茘枝角,The Next Station is Lai Chi Kok。轟隆轟隆。下一站係長沙灣……終點站尖沙嘴,所有乘客請落車……。

Thomas問Gordon:『我跟完啦,幾時可以有條自己既行車線呀?』

G:『就而家啦。一陣由尖沙嘴番美孚,你拉,我跟,好唔好?』

T好高興:『好呀!』

G:『不過你要請我食五粒糖個喎。』

T:『但係我得三粒咋。』

G:『唔……咁你請我食一粒啦。』

T:『咁我就剩番兩粒啦。』

G:『哎呀,都係唔好。不如你請我食多一粒,好唔好?』

T:『好呀。』

G:『你有三粒,請我食兩粒,咁即係你剩番一粒咯。』

T:『係喎。OK,可以開車啦!』

轟隆轟隆。下一站係佐敦,The Next Station is Jordan……終點站美孚,所有乘客請落車……。」

空氣一片死寂。

爸心想:「今次仲唔悶到你睏!」

豈料治治突然張開眼:「講完嗱?」

爸(心虛):「……係呀,講完啦。」

治:「咁跟住點呀?」

爸:「跟住……Thomas咪自己由美孚拉車去尖沙嘴咯,仲聽唔聽吖?」

治轉身:「唔聽啦,睏啦。」

爸心想:「好野!!」

5 comments:

陶祺生 said...

咁都得...

9527 said...

個故仔....又真係幾悶.....

Anonymous said...

勁中意你D古仔阿,繼續寫多D啦

Baser said...

雖然我不認識你.
但很喜歡看你的"粉紅童子" =)

靜儀 said...

「次子」出來未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