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4, 2006

轉載:John Lasseter專訪

http://www.chinavid.com/interview/2006-8-17/68172702672.htm
PIXAR「頑童」總監稱:我驕傲我們不在好萊塢

作者: 劉錚 張文伯
來源: 新京報
日期: 2006-8-17

今年是PIXAR公司的20週年慶典,有著PIXAR動畫電影之父之稱的約翰·拉賽(John Lasseter)特闊別導筒7年之後以一部《賽車總動員 CARS》回歸,這部電影即將於本月22日在中國上映。在Disney影業的幫助下,記者得以越洋電話採訪了這位「頑童」總監。他十分健談,口氣也和他創造出的許多卡通人物一樣可愛。

  皆為汽車狂 從保羅‧紐曼到米高‧舒密加

  新京報:在影片中為「活塞杯」三冠王配音的是好萊塢老牌巨星保羅·紐曼,你是怎麼請他出山為這部影片配音的?

  Lasseter:我們都知道保羅是個賽車迷,他自己收藏汽車,更喜歡到現場觀看賽車比賽,但是他確實太「大牌了」,而且,此前從來沒有參與過動畫配音的工作,所以我最初並沒有十足的把握能請動他。但是當我有機會向他發出邀請的時候,得到了他的回應。保羅問我,你讓我給什麼車配音,我說,是1951年的 Hudson Hornet,他馬上告訴我,來紐約吧,帶上你的人。我確信是這款具有傳奇色彩的賽車打動了他。

  在上世紀50年代,HudsonHornet是跑得最快的車,它的每一個零部件甚至都被認為是不平凡的。我必須感謝紐曼,他不僅完成了配音的工作,還給這個角色提供了很多精彩的建議,實際上,我們在一起討論汽車的時間遠遠長於工作的時間,有一次我們說著說著就忘記了工作,製片人達爾拉小姐衝我打手勢,讓我們趕緊回到工作中,結果保羅很生氣地衝她擺擺手,說,不要打擾我們聊天。為了保證每一個細節的完美,他甚至還找來了兩位汽車專家擔任顧問。

  新京報:為男主角「閃電」麥昆配音的好萊塢明星歐文·威爾遜同樣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是不是因為他是一位喜劇明星,你才選擇他的?

  Lasseter:在選擇配音演員的時候,我們當然希望能有知名的演員加入。但前提是,配音者的聲音和個性都要接近角色,我從來不會讓演員去裝出一種腔調,作為導演,我希望他們都能夠「本色」演出,而且我鼓勵他們即興發揮,可能一句口頭禪就會讓角色煥發光彩。閃電麥昆是本片的主人公,他是一個新手,但是卻秉賦超群,很快就成為賽車世界的超級巨星,但是成功的降臨卻有些不合時宜,因為它讓麥昆變得自私,目中無「車」。

  請到歐文為麥昆配音,他的表現棒極了!歐文是我合作過的最敬業的演員,正如大家所知,他還是一個編劇,在工作過程中,他總能從人物的立場出發,給我們很多建議,我們在兩年半的時間內大概在一起工作了十次,每次都至少是四個小時的時間。

  新京報:我印象特別深刻的是麥昆在片中有一個很特別的「口技」,這個設計是怎麼完成的?

  Lasseter:這完全要歸功於歐文的靈光閃現。麥昆是個很有個性的角色,於是我們想得給它加點聲音特效以表現他的與眾不同,我想起很多小男孩都喜歡模仿槍炮的聲音,機關鎗、手榴彈、雷聲、爆炸聲、馬達聲,等等等等,我們想了很多,但放在麥昆身上都不那麼酷。

  有一天歐文對我說,把錄音設備打開,然後便突然發出「喀-瞅,喀-瞅」的聲音,那種效果簡直太完美了,當我把錄下來的小樣兒放給其他同事聽的時候,大家都覺得酷極了!在影片中,每次麥昆在擺POSE的時候都會發出這樣的聲音。當我在大街上聽到看過電影的孩子們也學著麥昆發出類似的聲音時,我知道,它已經成了「賽車」的商標了。

  新京報:還有一個必須提到的人是F1車王米高‧舒密加,我是在影片資料中瞭解到他為其中一個角色配音的,你也是F1的車迷嗎?

  Lasseter:我喜歡各種各樣的賽車比賽,當然也包括一級方程式,它甚至可以說是最激動人心的賽事之一,每一輛參賽的車都那麼漂亮,而比賽的過程又是如此蔚為壯觀,扣人心弦。我第一次身臨其境地觀看F1賽事是在西班牙,我當時在想,讓這些真正的賽車高手為我們的角色配音,不僅僅是讓這些賽車動起來,更可以讓它們跑起來!於是,我找來了MarioAndretti和RichardPetty兩位美國的賽車高手,然後我又希望讓這個配音陣容更國際化,我必須要感謝法拉利車隊的這些兄弟們,他們幫我促成了這件事。去年年底,在加拿大蒙特利爾舉行的F1大獎賽期間,舒馬赫幫助我們完成了配音工作。

  約翰·Lasseter樂於回答我們的所有問題,遺憾的是,有一個問題我還是沒能得到答案。我想問他,PIXAR所有在中國公映的卡通片都會被冠以「總動員」的中文片名,他是否會覺得沒有創意,但是由於語言的障礙,我無法向他準確解釋我的意圖。

  這個「動員」最私寵 源於一個小男孩的夢想

  新京報:1998年在導演完《玩具總動員》之後,你就沒有再出現在導演的位置上,事隔8年之後你又重新坐上了導演椅,是什麼讓你做出這樣的決定?

  Lasseter:是的,每次接受採訪,我都會很樂意告訴記者,《賽車總動員》源於我少年時代對汽車的超級狂熱。我從小就喜歡汽車。

  我的靜脈血管裡流著Disney的血,動脈血管裡流的是汽油。我有一種難以遏制的衝動,想要把我對汽車和動畫的兩大激情結合起來。我的父親曾經是雪佛蘭汽車代理公司的配件部經理。在他的公司裡,我總能看到各種各樣的新車,並在那裡找到自己的最愛。

  在製作《蟲蟲總動員》的時候,我開始有了拍攝一部有關賽車的動畫電影的念頭。我開始和搭檔喬·蘭夫特討論這部影片的創意,我們的共識就是要以汽車作為這部影片中的角色。我們觀看了一部紀錄片名為《分隔開的公路》,片中講述了州際高速公路的情況及其對公路沿線城鎮帶來的影響。它深深地打動了我們,於是我們開始思考這些被州際高速公路旁漏掉的小城鎮會是怎樣的一種情景。

  新京報:可是從創意到影片誕生,足足用了8年的時間,這中間發生了什麼事情?

  Lasseter:《賽車總動員》實際上在《玩具總動員2》上映之前就開始籌備了。一部動畫電影的製作週期是四年,在那段日子裡,我總是夜以繼日地工作,因為我必須在前一部影片製作完成之前開始著手下一部影片的籌備,在這期間,我擁有了四個孩子,我的妻子南希全力支持我的事業,但是在《玩具總動員2》之後,她開始擔心,因為她發現我陷入了一種週而復始的工作狀態,我變得越來越忙,越來越少有時間和孩子們在一起。於是有一天南希對我說,你要注意了,如果有一天你醒過來,發現孩子們都已經長大,要去外地讀大學了,你想跟他們在一起恐怕也不可能了。

  於是我決定在2000年的時候給自己放個大假。

  我們買了一輛房車,從太平洋到大西洋,我們整整玩了兩個月,在那段日子裡,我甚至不去想明天做什麼,想走就走,想停就停。這是我一生中第一次擁有這樣的體驗。在那個旅行之後,我已經完全想清楚《賽車總動員》將要講述一個怎樣的故事,因為我意識到人生的價值在於過程,這次旅行讓我重新回到了生活當中。從那時到現在,即使我變得更加忙碌,我依然從容享受著其中的每一刻,那就是這部電影想要表達的東西。

  新京報:《賽車總動員》可以被視為您的私寵之作,源於一個小男孩的夢想,但是我不知道您是否考慮過,如何吸引那些不喜歡賽車的觀眾也來觀看這部影片呢?

  Lasseter:這還得感謝我的妻子南希。當我把要實現這個兒時夢想的想法告訴她的時候,南希對我說,「這不應該只是一部為你自己而拍的影片,它同樣應該獻給我,獻給你的侄女,以及那些對賽車沒有什麼興趣的觀眾。」我的喬·蘭夫特將南希的這番話稱為「南希原則」,在《賽車總動員》中,它時刻提醒著我們把握故事的方向。我們不斷地把調整過的故事講給那些對汽車不感興趣的人聽,在終稿完成以後,我請PIXAR故事創意部的基爾女士給我提意見,她對汽車毫無興趣,但是她覺得故事棒極了!

  我的動畫之路 故事和角色才是它的生命

  新京報:在中國,您擁有很多「粉絲」,雖然您不像史堤分史匹堡和占士金馬倫那樣頻頻露面,很多人都很關注您是從什麼時候喜歡上動畫的?

  Lasseter:和大多數動畫從業者一樣,我在很小的時候就開始對動畫產生了興趣,也許還沒有上小學吧,每個週六我都會起得很早,為的是能趕上收看電視台播放的早間動畫片。在進入高中之後,我無意中在學校的圖書館裡發現了鮑勃·托馬斯寫的《動畫的藝術》,在閱讀這本書的過程中我找到了快樂,從那時起,我意識到畫漫畫可以成為工作,我對自己說,這就是你將來要做的。

  第一次真正堅定要成為一個動畫從業者,是在我觀看了Disney的經典動畫片《石中劍》之後,我至今還記得當時的情景,電影票是49美分,從影院走出來之後,我告訴媽媽,我要到Disney工作,我要成為一個漫畫家。幸運的是,我母親是一個美術教師,在這個行業她已經工作了30年,她對我說,孩子,我支持你!在讀高中的幾年中,我堅持把自己的畫作寄到Disney,高中畢業之後,我就到卡爾藝校學習了四年的時間,之後,我開始進入Disney工作。

  新京報:為什麼後來離開了Disney,加入了PIXAR呢?

  Lasseter:初到Disney,我為動畫片《狐狸和獵犬》做一些輔助性的工作,然後我又到故事部待了一段時間,我在那裡瞭解到讓我興奮的電腦動畫製作。當時工作室的頭兒是Tom Wilhite,他很喜歡我,讓我接觸到如何利用電腦生成動畫人物,我和鼎鼎大名的動畫師GlenKeane一起工作,當時我們一起製作了一段30秒的樣片,把手繪的動畫形象與電腦製作的背景合成在一起。在那之後,我又前往盧卡斯電影公司學習,進一步學習電腦動畫技術,在那裡製作的第一個動畫項目是為美國計算機協會製作一個短片 The Adventures of Andre and Wally B,然後,我用了幾乎一年的時間完成了電影《少年福爾摩斯 Young Sherlock Holmes》中髒博士的電腦合成。1986年,PIXAR成立,我第一時間加盟製作了PIXAR歷史上第一部動畫電影 Luxo Jr,從那時起,我就堅定了一個信念,對於一部動畫電影而言,最重要的並不是借助電腦完成,而是它的故事和角色。

  新京報:在進入PIXAR之前的工作經歷,給您的最大收穫是什麼?

  Lasseter:真實感,一定要讓觀眾感覺真實。一部動畫電影要想獲得成功,即使你擁有全世界運行速度最快的電腦和最出色的渲染軟件也是不夠的。你必須要做好三件事,首先是一個引人入勝的故事,它保證把觀眾留在電影院的座位上,連廁所都不想去,然後是出現在故事中的令人難忘的角色,最後,我們要把故事和角色放在一個真實可信的環境當中,我們並不期待觀眾真的以為這些卡通電影是真正的攝影師拍出來的,但是我們還是要求它必須盡可能地接近真實。

  精彩紛呈20年 我必須保證PIXAR的獨立

  新京報:除了《玩具總動員》之外,PIXAR再沒有為其他的動畫電影拍攝續集,這是基於怎樣的考慮呢?

  Lasseter:坦率地說,和那些好萊塢的商業大片不同,我們在考慮是否要製作續集時,首先是有沒有一個創意絕佳的故事,商業因素並不佔主導地位,在《玩具總動員2》之後,我們和Disney簽了新的合約,合約規定我們一起合作五部電影,但是續集不包括在內,這也是我們一直在創作全新故事的原因,但是無論哪一部作品,PIXAR永遠都會將創意放在第一位。

  新京報:說到與Disney的重組,你覺得會不會因為兩家公司的企業文化不同而導致一些矛盾呢?

  Lasseter:在PIXAR,我們奉行導演中心制原則,這在好萊塢可以說是獨一無二。導演中心制意味著由導演來創意故事,選擇劇本,通常它們都是導演有感而發的作品,像「玩具」、「蟲蟲」、「玩具2」,包括「賽車」,都是我想做的電影。

  而其他的大製片廠都採取製片人中心制,由製片人選擇劇本,僱用導演拍攝。但是我可以保證這次重組不會對PIXAR產生任何改變,保護PIXAR的企業文化是合約的一部分,這也是喬布斯在與伊戈爾談判時始終堅持的。我現在每天到Disney工作兩天,再回到PIXAR工作三天,同時幫助兩個公司發展未來的項目,變化僅此而已。

  新京報:PIXAR現在正在舉行一系列的20週年慶的活動,進入PIXAR之後,最讓你引以為豪的是什麼?

  Lasseter:首先,我為在PIXAR工作而感到驕傲,一轉眼已經20年了,我很驕傲我們還在這裡。特別是,我們並不在好萊塢,在北加州,我們有自己的地盤,PIXAR在這裡不僅擁有一座漂亮的建築,更重要的是,我們彙集了一大批極富創意的動畫精英,他們每個人都聰明肯幹,真誠善良,可以說,在這裡,我們並不是為娛樂工業工作,我們所創作的每一個人物,每一個故事,都是為了讓觀眾獲得更多的快樂,我想,這才是我們的立身之本。其次,我非常欣慰我們的每一部電影都得到觀眾的好評。我喜歡坐在觀眾中間,和他們一起看電影,每次聽到他們的笑聲和掌聲,我都會覺得一切的付出都是值得的。更讓我驕傲的是,很多角色已經跳出銀幕,和觀眾真正走到了一起,他們甚至開始影響下一代的觀眾,教給他們做一個善良、正直、有愛心的人。

  我時常會想起1986年,PIXAR用電腦創作的第一部動畫片LuxoJr,它的特別之處不止於借助電腦完成,更是因為我們創作出了引人入勝的故事和角色,那是PIXAR電影20年來一直堅持的方向。對於喬布斯、卡穆爾和我來說,最重要的是,我們必須保證PIXAR的獨立性,永遠永遠做屬於我們自己的電影。

1 comment:

fat said...

佩服, 自己的路往往是最不容易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