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August 18, 2006

驚心動魄 X 頭昏腦脹

星期三,闔家出席治治表哥生日大食會。凌晨二時,治治突然大吐特吐,吃進肚子的全吐光。哭了一會,再睡。三時,起來再吐,已是黃膽水(?),接著身體開始發熱。
治治整晚睡得不好,陪睡的我也跟沒睡過一樣,做了很多夢。

好不容易捱到天明,見他雖然微燒,也睡得不錯,便讓他繼續睡。醒來,好像好了點,但有點語無論次。看過醫生,說是腸胃炎。回到家,治治因為發燒,很躁,不肯吃藥。也因為不吃藥,高燒遲遲未退,人也越模糊。

治媽放工回家,哄了多次,也不肯吃藥,要吃奶。喝完奶,不到五分鐘,又全吐出來。我倆厲色對他說,不吃藥,便得繼續吐下去。硬頸童子自己也心怯,終於吃下退燒藥,全家大覺訓。

傍晚時份,闔家醒來,治治退了燒,睡足了,才懂笑。
到今早,燒退了,也沒吃藥,「驚心動魄 X 頭昏腦脹」的兩天便過去了。

治治:「剩底咁多藥,唔好嘥,不如俾番醫生啦。」

PS1)夢中夢

夢裡,我竟然打籃球(少打!)。還跟主動跟對手打架(更少打!)但見對手反應呆滯,來來去去重覆著三、四組動作,就像第一身電腦射擊遊戲裡,當某角色講完他那份跟劇情推進相關的對白後,便搖下搖下,好像有生命,其實痴痴呆呆的姿態。無論你怎樣CLICK他,他也不會再跟你說話。

夢醒,我向舊同事小德(遊戲機專家)請教這個籃球夢的由來……接著,我醒來,原來請教小德這一段也是夢。

PS2)寫作夢


地點好像是浸大飯堂。我跟喬靖夫、V、許丹東和康卡斯在討論寫作的事情。V透露想寫一部關於結婚的書。我說可以寫,但不可用「結婚」這個TERM,要用落重日本味精的「花嫁」,呃靚妹……接著V說有一場是戶外的婚禮。我又反對,要她改作「室內不能」……

PS3)泰國夢

夢裡是泰國的鄉郊,有點像桂林之類的地方。有一食店的招牌菜是用挖去腦袋的猴子頭,釀入原隻春雞,連毛……救命。繼後是一場在酒店內的追逐戲,忘了細節。最後的鏡頭,卻很清楚:一個蓮花狀的黑鐵燭光,輕輕飄到我手上。一聲異響,我醒來。那異響是灰鴿降落在我頭上冷氣機後復再起飛的聲音。醒來第一個想法是:那鴿子飛來把燭台交給我,而我很肯定,這是一個有關死亡的預兆。

10 comments:

felixip said...

嘩!你竟然可以記得哂,仲記得咁清楚。好可怕...

喬靖夫 said...

養兒一百歲,長憂九十九……

chuen said...

難道近來縈迴在你心中是這三件事?
運動(體重)?寫作?泰國?

袁建滔 said...

唔知喎。
我覺得第一夢似乎同「COURAGE」有關多DD。

T said...

咁,我寫到男主角打至上衣破爛,要轉寫『野外露出』,避開利刀要寫『中出不能』……對睇肉搏戰『慾求不滿』的『痴漢』們算得上有交帶掛

袁建滔 said...

:)

M-2 said...

仲有……槍戰情節,大奸角最終被主角以手槍「顏射」爆頭;小說中一直稱呼老女人為熟女,小女孩為幼齒,光頭佬為白虎(!),車站為「馬尺」,飯為「丼」……

袁兄:
耐唔耐總會發下d怪夢架喇,唔好太放係心度:)
我都發緊燒,今晚好可能會發怪夢(又或者係春夢)

M-2 said...

p.s. 好肚餓,訓醒一定要落餐食個西炒丼補充下d維他命C先得……

duck said...

等我咚咚大師同你解夢...
夢中夢 - 好無聯,但好開心
寫作夢 - 好正常,但好充實
泰國夢 - 好精彩,但好詭異

好明顯呢三個夢係順序代表
過去→現在→將來

袁建滔 said...

w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