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December 10, 2006

砍樹日(加圖)

這天從早報到晚上的「星期日檔案」,都是有關「修樹」的報導。

所謂修樹,就是偉大的人類發現樹木過大,「可能」危害到附近的建築物、樹下嬉戲的小朋友,於是「修理一下」。公開向「園藝公司」招標,下場當然是價低者得。

據樹林專家講,要「修好」一顆樹,不是亂鋸亂割便成,要顧及樹身平衡,「傷口」會否過大引致腐爛……等等專業知識。一般來說,要兩日才「修好」一顆樹。

那些「價低者得」的園藝公司又何來那樣多的專家?可以想像,他們在路邊隨便請來三數個懂得操作電鋸的大漢,在長梯盡頭,能鋸的便他媽的鋸去。修樹?收皮就有份。

一間小學校長有見樹大有枯枝,跌下來可能會壓死小朋友,於是要求屋村管理處「修樹」。結果全村的樹收了皮。記者在學校對面馬路訪問那校長。校長沾沾自喜地說,以前站在這裡,大樹擋學校外牆上的校名,現在清楚得多了。這個混蛋校長真的枉為人師,香港要做「國際都會」,哈……


PS:如果有機會(BT / TVB.com?),一定要看十二月十日的<星期日檔案>。稍有常識的人,都會看到屎滾。
如果你睇完冇咩感覺,恭喜你,你既生活一定比好多人愉快。
PS2:截圖來自BT谷ShuB仔,謝。



烏溪沙營老樹遭剃頭
被指為增建體院殺樹
民政局否認「有陰謀」

記者黃綺湘‧明報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


【明 報專訊】烏溪沙青年新村是香港學生旅行或宿營必到的地方,那兒樹木青,載著無數港人的童年回憶,也是馬鞍山市區中罕見的「綠肺」(Green Lung)。有居民發現,營地內的樹林上月在體院改建工程期間突然消失,50多棵大樹被削至「禿頭」,居民質疑港府為增建體院設施而殺樹。民政事務局否認 「有陰謀」,指樹林消失只因例行「修樹」,而青年新村則承認修剪不當。

本報本月接到雅典居居民熊景明投訴,指烏溪沙青年新村內近籃球場一帶的樹林上月遭砍伐,懷疑與營內的體院改建工程有關。她去信民政事務局長何志平要求解釋,而雅典居居民正計劃聯署去信青年新村投訴事件。

修 剪前樹林非常茂密,從高處俯瞰,大樹成蔭,營地一片翠綠。修剪後,營地頓時「一望無際」,多棵大樹的樹冠消失,只餘光禿禿的主幹,境蕭條。民政事務局覆 信居民解釋,體院工程只砍伐3棵樹,砍樹過程獲地政署批准,當局將來會補種更多樹木;其餘樹木屬烏溪沙青年新村每年的例行樹木修整。

但居民熊景明反駁說,她在雅典居住上10年,從未見過如此大規模的修樹行動。她批評,砍樹破壞了香港的文化遺產,「幾乎每個香港人小時候都去過烏溪沙青年新村,那裏有我們的回憶,也是馬鞍山市區的最後一個樹林。」據她觀察,樹林有不少雀鳥棲息。

烏溪沙青年新村屬政府用地,由香港基督教青年會管理。民政事務局發言人回覆本報查詢時否認砍樹與體院改建有關,稱只是營地例行修樹,並非居民所指的「陰謀」。

烏溪沙青年新村的營地主任廖國治坦言,是營地的修剪方法不當,把50多棵大樹的樹冠削去,大部分為台灣相思,也有楓樹和馬尾松;其中20多棵有30多年樹齡,與營地一起成長。他擔心樹長太大會威脅營房的安全,所以才大規模修樹,他會在適當的地方補種新樹。

營地發言人表示,體院只會佔用營地的東部2年,營地的營位已由1000個縮減至500個,涉修樹的西部營地並沒有擴建計劃。鑑於過往曾有人被鬆脫的樹枝弄傷,故營地今年決定大規模修樹,有關園藝工人將會送到嘉道理農場學習修樹。

港大地理系講座教授詹志勇批評,營內的地貌已被徹底破壞,「大樹沒有樹葉怎製造光合作用?雀鳥不會再來唱歌給營友聽,營友亦因太曬而被迫減少戶外活動。」他說,事件顯露香港欠缺保護樹木法例的漏洞。

學者籲立法護樹 「重罰虐畜 無視殺樹」

【明報專訊】「如果在美國或加拿大,這樣修樹可能會被法官判坐牢!」港大地理系講座教授詹志勇說,歐美有法例保護樹木,防止有人用不當手法修樹,「為防有人虐待動物,政府就立刻加強罰則;樹木多次被虐任人宰割,政府卻視而不見,對比實在太大」。

詹志勇說,政府不能一面綠化市區,一面讓大樹被砍伐和無理修剪,當局應盡快立法加強保護。他說,現時香港有6條防止砍伐官地樹木的法例,至於砍伐的定義則含糊不清,因欠保養或過分修剪致樹木死亡不受規管,「青年新村是半個教育機構,接待喜愛大自然的人,現在卻胡亂砍樹」。

為 迎接08年奧運的馬術比賽,香港體育學院被迫「讓路」擇把馬鞍山烏溪沙青年新村改建成臨時基地,有關改建工程已於今年1月展開,預計本月內完成。新建的設 施包括健身室、室內體育館、羽毛球場、臨時接待處、有蓋單車徑及停車場等。上述搬遷建議曾引起體育界人士不滿,擔心烏溪沙設施不足,會影響運動員的訓練質 素。直至上月,馬鞍山居民又質疑政府為了馬術比賽犧牲市區中寶貴的樹林,破壞市民的生活環境。


砍掉最後一棵樹的時候
梁文道‧蘋果日報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日

復 活節島的巨人石像總是讓人驚嘆疑惑。這個小島是真真正正的孤島,離它最近的陸地是西邊二千公里的皮特凱恩島,離它最近的大陸則是東方三千七百多公里外的南 美洲。它地勢平緩,沒有三米以上的樹木,放眼望去盡是一片草地。但就在這樣的環境底下,復活節島擁有三百九十七個著名的石人,其中最高的可達二十公尺,最 重的有二百四十四公噸。根據考古學家的研究,這些石像大都建造於公元一○○○年到一六○○年,當時的島民不要說現代起重機了,甚至連輪子和木材都沒有。他 們到底是怎麼雕鑿、運送和豎起這些石像的呢?這個問題困擾了三百年來所有見過這些石像的人。
加大洛杉磯分校的教授賈德.戴蒙 (JaredDiamond)來到復活節島,也被眼前的景像震撼,陷入沉思。但他想的問題不是這些石像的由來,也不是傳說中的外星人是否真的存在;而是那 個擁有複雜結構,足以組織人力物力去設立巨石的社會為什麼消失得無影無蹤?為什麼今日的復活節島原居民不再製造石像,反而住在看起來相當原始的茅舍裡呢?

賈 德.戴蒙是個博學的全才,他的前著《第三種猩猩》與《槍炮、病菌與鋼鐵》都很難得地跨越了學術和通俗的出版市場,既叫好又叫座。更難的是他一向喜歡寫大題 目,動不動就從人類的源起說到現代世界的危機,以環境的條件和限制推論出帝國的興起與種族的滅亡。其中涉及的知識領域之廣之雜叫人嘆為觀止,本行地理學的 他在古生物學、歷史學、社會學、人類學和生理學等多門學科之間縱橫穿梭,信手拈來都是最新的研究報告,真不知道他的學問是怎麼做的。

近著 《大崩壞》是他至今為止野心最大的一本書,因為他要探討的是人類社會崩潰滅亡的規律和持續發展的出路。為了得到結論,他找來古今的好幾個案例當模型,例如 格陵蘭維京人社區與馬雅文明的消失,日本與新幾內亞的生機不斷,盧旺達的種族屠殺和現代中國的環境危機……。幾百頁讀下來真是驚心動魄,目不暇給。

通 常這種大書的毛病是流於玄理空談,取證不足,推理不嚴,長於歸納短於分析。尤其一個自然科學出身的人談起歷史文化,很容易就會被社科學者詬病為「環境決定 論」,也就是說把一切文化現象和歷史變化都還原到自然環境的作用。戴蒙從來也避免不了這類懷疑和批評,但是他一直盡力掌握更多的材料去支持他的推論。然後 在他這部體制最宏大的著作裡,他試圖告訴大家,他絕對不是一個天真的環境決定論者,人不能勝天,但人可以自殺。

回到復活節島。戴蒙發現那 些巨大石人的作用原來和後世獨裁國家的偉人紀念碑一樣,是種權力和榮譽的誇耀。小島上不同氏族的酋長在幾百年間競爭比較,看誰的石像更巨大更壯觀。你有一 個高聳的人像,那我就在人像的頭上加個大石冠;你有五個平排巨像,我就弄足十個。要在原始的條件下單以人力完成這麼浩大的工程可不簡單,要砍伐無數巨木當 搬運工具,還得拚命造田養活勞動人民。數百年下來,原本蒼鬱茂盛的森林竟然就此成了一片禿地。沒有樹木,不只少了獨木舟的材料,使居民沒有出海捕魚的機 會;更會造成嚴重的水土流失,土地貧瘠。接下來的飢饑荒、搶奪、內戰、殺嬰也就不難預見。人口銳減、信仰消失,一度複雜的社會滅亡了。

戴 蒙的一個學生問得好:「當那些島民砍下最後一棵樹的時候,他們在想些什麼呢?」難道人能蠢到這個地步,可以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行為把自己推到滅絕的邊緣 嗎?戴蒙的答案是可以的,他有好幾個解釋,其中一個叫做「景觀失憶」(landscapeamnesia),意思是處在環境變化之中的人往往會忘記原來環 境的樣子。比方說美國蒙大拿州的居民絲毫不覺山上出了什麼事,只有外來的遊客才會問:「五十年前的那些雪峰和冰河都哪裡去了呢?」或許有一天,我們也會忘 記香港有冬天,以為二十多度是十二月的正常氣溫。

9 comments:

M-2 said...

今日我都有睇星期日檔案,一路睇一路插…
個座公屋真係慘,成村變到光禿禿…
個間小學…個校長話光線猛左…仲要寫信道謝…吹漲!

9527 said...

還有那個他媽的主席及所謂區議員,完全表現斬腳指避沙蟲的偉大情操!

HK-X-Force said...

人手 trackback:
http://hkxforce.net/wordpress/671

樹木保育,一個已經出現在電視無數的問題...
究竟何時才會得到政府重視呢?

Anonymous said...

一個咁不知所謂、毫無遠見o既人點做校長?
仲沾沾自喜話「以前被樹遮晒個學校名,依家可以睇到喇」。

haku said...

證明香港人的反智思維日益強烈。
這邊廂要植林,要環保,那邊廂亂砍樹,反環保。
百年老樹就值得保護,2,30年的就可以隨便亂修亂砍,跟拆天星碼頭確是同一歪理...

那校長一句「看到學校名」實在精彩絕倫。
別跟我說你看不到校名便不知在那裡上班上學...

靜儀 said...

個個校長咁講真係好明顯佢冇腦,不過講真...又真係有幾多個真真正正有腦架...

Aquachild said...

那些樹.....祂們正在痛苦地叫著.....

brotherkau said...

咦,要放套天空之城比個校長阿叔睇睇⋯

9527 said...

http://www.kei-leung-ps.edu.hk/tree.pdf

阿校長有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