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December 07, 2006

Nathan Milstein

手頭工作需要一些拉奏小提琴的參考片段,自不然上Youtube找。亂打亂撞,找到Nathan Milstein這段叫人折服的演出。

4 comments:

Vicky Chong said...

滔哥,

若閣下有關於這方面的問題, 可email: bebuchong@yahoo.com.hk, 小妹望能用有限的知識及有限的表達力解答, 因為 “犬女” 中有奇怪的地方,當時見到沒有講,.

Chapter 5
“最後,破壞交響曲最後一個音符奏響,屋內能毁掉的都被毁掉”

『G弦上的詠嘆調』100%不是交響曲,是組曲(suite)!
曲式方面, 交響樂,協奏曲,組曲 皆是管弦樂, 但交響曲不是組曲, 如蘋果和橙皆是水果, 但蘋果不是橙.

另外, Bach寫此作品時, 是沒有”G弦上”的字眼, 這是後來有個唔知咩水(我失憶), 編了指法,全首樂曲只用G弦轉把拉, 所以這首曲formal的叫法是巴哈第三管弦樂組曲裡的詠嘆調(Air from Orchestral Suite No.3 in D Major BWV1068 by J.S. Bach), informal 的叫法才是 “G弦上的詠嘆調”,現在亦廣泛採用,因很多人都用此指法.

這首曲子小妹拉過,我自己在家拉,喜歡怎轉把都可以,我不只用G弦,我連D弦也有用,所以我是拉“詠嘆調”,非“G弦上的詠嘆調”,但 “小尤的琴弓碰上D弦,第一個音便失準。”若小尤拉“G弦上的詠嘆調”,做咩要碰D弦?

而且,若小尤有tune琴,拉空弦是不可能失準的,技術不精,只會發出劏雞聲,怪聲,但音準仍在,空弦的音準depends on 有冇tune琴,要小尤“失準”起碼要手指按指板.

為免被人誤會我challenge你,我沒有此意,只是看得很不爽,滔哥作為體面的寫作人,出現細緻的描述應該要執一執正,看完請delete.

袁建滔 said...

Vicky,

謝謝指教。

我是音樂白痴,從小到大上音樂堂都躲在音樂室最後一排搗蛋,由小學到中學、由扭耳仔到罸企,都改變不了我對「音樂課」的厭惡。不要因為我貼出這片,便以為我懂很多……

<犬女>裡的錯處,是賴無可賴的,再次多謝你的意見。你說的G弦D弦,其實我一點也不懂。對一個門外漢來說,我想寫小尤「在一個極度困難的環境下,仍勉力完成樂曲,以表現她骨子裡是一個硬性子的人」。所以她一開始便要犯了點錯誤,然後咬牙振作起來。

我讀浸會時,特地跑去學空手道,為的便是要寫打鬥場面。當練習格鬥時,我才醒覺我無法落手去「打」一個好端端的人,結果被對手扁到鼻血直流。我的習武生涯,考到黃帶便告終結。要學喬靖夫寫打打殺殺,實在勉強。同樣地,要學音樂,不如叫我去死。

不過,不喜歡便不等於不去碰它。有關「G弦上的詠嘆調」,我也在網路做了點的資料搜集。但才疏學淺,只能碰到最表面的一層。沒辦法像行家那樣深入。

感謝網路,讓印刷成書前,還有修改的機會。我不是一個「體面的寫作人」,但絕對是一個「認真的寫作人」,待我執正後,煩請你過目一下。本文不需要刪除,也不會令我難堪,請放心,其實我心裡面不知多歡喜……要唔要禮物?

最後,雖然我自認白痴,也大概知道甚麼是交響曲。「最後,破壞交響曲最後一個音符奏響,屋內能毁掉的都被毁掉」裡面的交響曲,其實是指砰拎嘭爛的聲音。「最後一個音符」可能是屋裡最後一隻茶杯,或許是豉油碟,管它的。小尤的琴音,是整場戲soundtrack的一部份。我腦海裡有這場戲的storyboard,有聲有畫,自己覺得好正(面紅)。

Vicky Chong said...

oh! 滔哥,

你的blog畫面在電腦還未關,就見你回覆了.

我小時上音樂堂都在發夢中渡過,少年時,即你見到我時,我也是沉迷功夫的(當時唔勁又扮勁),後來學音樂的理由:

http://edzxq.blogspot.com/2006/09/blog-post_18.html

我知道你將會用很多時間寫作,呢d嘢,熟能生巧,你會進步的,至於專門的描述,大部份人睇唔出的,不要介懷,在我能力範圍,我很樂意解答.

至於 "交響曲,其實是指砰拎嘭爛的聲音"

我明白了, 因為我腦袋裡的交響曲是另一種聲效,而前文剛提及 "詠嘆調",所以浮不出soundtrack feel.

禮物多謝了, 別破費,待你完成出書, 送本給我更實際.

Clinton said...

Thank you for your article, really helpful material.
he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