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October 25, 2006

全職作家

我不認識董啟章,從沒讀過他的小說,但星期天看完梁文道寫的「全職作家的無業生活」,眼睛也紅了。

今早無線新聞有一個故事是關於「全職運動員」,說的正是人們應否押上自己的未來,把興趣、嗜好、專長等等,作為謀生的工具?

運動員比較幸運,至少有政府資助(係卦……?)。(流行、通俗)小說家嘛,嘿嘿,除非去拿綜援吧。

有志寫作的年青人,快快提起筆!當你要談婚論嫁、養妻活兒、供書教學的時候才的起心肝去當一個小說家,真的是每個字都咬得出血來(像我)。

PS:梁文道提到「紅樓夢獎」那三十萬大獎頒給了賈平凹,他卻希望可以是董啟章的。「你知道嗎?賈平凹一本書的稿費和版稅加起來恐怕就不只這個數了。更何況他的書法也是值錢的,西安不知有多少飯館商號盼著他題字呢。」

去年我在台北電影節當評審的時候,便面對類似的情況。獎金最豐厚的大獎,由蔡明亮的<天邊一朶雲>和紀錄片<無米樂>來爭。蔡大導憑<天>已經贏盡海外大獎,有名有利。評審團的意見則五十五十,剩下來的,便看大家喜歡「錦上添花」還是「雪中送炭」了。幸好最後大家選擇了「雪中送炭」,真的是功德無量。

11 comments:

emily said...

要買本黎睇下至得!
想起來太耐無睇過香港作家寫書了!

xiao zhu said...

我並非文化人,也不認識甚麼文化人,但我自小都想擠身文化界,(只是沒有這個能耐了。)所以對於袁兄在文中所提的情況和現象,都很有感覺。

30萬夠用多久並不是重點(當然在沒有錢的時候就不同說法了),最重要的是自己是否仍然擁有選擇權。董先生如果選擇了這條路,而又過得開心的話,那就不是問題。就算偶爾感到沮喪也很正常的。說真的,董太太怎樣也是在大學有一份穩定的教職吧,相比很多其他人,朝不保夕,他們已經是很好的了,要知道並非人人都有資格去支付那些大額利息給銀行的。

香港地搞文化、藝術,從來都不容易,有能力去選擇這條路,某程度上都可算是一種奢侈。起碼我都一樣並非過著富裕的生活,但是我也沒有能力划到甚麼精神滿足,對我來說,董先生已經是很"富有"了。

xiao zhu said...

補充:
單單擁有選擇權是不夠的,基本上每一個人都擁有這個權利,可是並非每一個人都有能力和膽量去行使這個權利。

衷心祝願董先生和所有選擇為自己理想努力的朋友們,心靈富足、生活安康!

said...

買董啟章的話,推介你看《體育時期》,入門較易讀,事實我也覺得這書比《天工開物》好。留意《體育》有台版港版的,最好找港版,夾雜廣東話好看得多。不過似乎很難找,那間出版社都摺了。

Anonymous said...

嗰段文我星期日有睇, 對於沒有興趣揸筆但經常想辭去工作追求理想的我, 再睇埋星期二董啟章回應文章, 真是很有同感.

http://lifestyle.sina.com.hk/cgi-bin/nw/show.cgi?id=116252&subcat=7

Vicky Chong

xiao zhu said...

想看看董的回應,但入了那個網址卻不懂找,可否有人告知怎樣入?謝!

vicky said...

Sorry, 我自己睇到, 唔知人地睇唔到.

最美好的生活(2006-10-24)

董啟章

最近梁文道跟我做了個訪談,關於香港藝術工作者的生存狀況,很自然就把本地的狀況跟大陸和台灣比較。他說,現在在大陸當文化人,只要薄有名氣,就不愁生計,甚至可以得到優裕的報酬。千花百樣的商業活動,也會邀請文化人協助推廣,提升檔次。某空調生產商推出新產品,會搞一場主題為「美好生活」的座談會,座上嘉賓包括小說家、畫家、專欄作家、文化評論人等等。一個下午的活動,每位嘉賓一萬大元人民幣的酬金,外省嘉賓兼包機票和食宿。

對於這種「生存狀況」,正面的看法是﹕文化有價,文人得到社會的重視。負面的看法﹕文化人的明星化,文化的商品化。我們難免自相矛盾﹕為了自身所得的可恥待遇而憤憤不平,卻又對他人的維生之道嗤之以鼻。也許我們並非不能爭取更好的生活條件,我們只是刻意自苦。我們把寫作變成一種苦行,變成一種反抗世俗的行為。又或者,是一種贖罪的方式。我們期待每一筆微薄稿費的支取,以解生活的燃眉之急,但我們其實並不願意接受更多的邀稿,更多的差事。我們希求的是更多的時間,去實踐苦行式的創作。而創作成果之缺乏經濟回報,已經變成了苦行之為苦行的先決條件。

不過,說是苦,說是窮,到底可能只是姿態。當朋友問到我﹕那麼你理想中的生存狀況又是怎樣的呢﹖我思索良久,說﹕就像現在。老實說,能像我們這樣自由地實踐自己的所好,是奢侈的。有時遇到多年沒見的舊時相識,問起對方的近況,對方表示正從事某某專業之類的,總是附帶一句﹕我們這些,掙口飯吃而已。我當下每每感到尷尬,而且歉疚,因為原來在舊友的眼中,我過的已經是夢寐以求的生活了。其實,我別無他求。

袁建滔 said...

董先生已講了很多我想講的話。
有人問我為什麼個BLOG改名為「泥內漢」,我想答案已在這兩篇文章內。

雖然大家互不相識,還是要說句:努力加油!

譚劍 said...

除了少部份星級作家,香港大部份寫作人過的都不是人的生活。想煮字過活,最後就是要煮自己的靈魂,看你能堅持到甚麼時候!

bonne said...

很久以前看過他的書, 書背付有他的小圖...
有一天, 發現他在我家同幢大廈出入...
之後, 看著他太太大肚到現在不時看到他湊著小孩出入(跟治治差不多大吧)...
曾經, 看過artslink他的文章後, 接著會在搭升降機時遇到他, 很奇怪的感覺...
跟他沒有打過招呼, 但常常很有衝動跟他說:我有看過你的書耶...

我是有神經病啦!!!

袁建滔 said...

TO BONNE,
寫作是一種很孤獨的工作/興趣,
很需家人支持、讀者認同。
快跟他說一句鼓勵的說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