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1, 2006

動畫的熱情<上>

本文原載於藝術中心出版的藝訊,原意是鼓勵動畫愛好者去製作獨立短片,豈料越寫便越離題,越寫越心傷,最後變了篇個人動畫簡史。
現補增一些附註和分段,就當為本誌第一篇貼文吧。


2004年夏天,菠蘿油王子麥炳走到世界盡頭。我對動畫的熱情也同時消失了。

1988年。高級程度會考成績1A2C,報考港大、中大、理工全部失敗。報讀浸會學院(那時還未升格作大學)時,也不知道自己想讀甚麼,只知道不想讀甚麼。左剔右剔後,只有一個叫傳理系的東西好像很有趣的模樣。面試時才知道要選擇主修科目:新聞、廣告、電影三項裡擇其一。同樣地,再剔去不想讀的科目,揀了電影。

第一個學年,印象裡除了攝影(基本原理)外,不知學過甚麼跟電影有關的東西(例如那些所謂通識)。

第二年,終於有機會拍東西,課題是定格動畫。每名學生分派獲250呎16mm菲林。我找了一名好朋友(註一)然後亂鎗射殺他。身上每添一點血漿,便擺出一個痛苦狀,然後拍攝一格菲林。在陰暗的剪片間內看見他的掙扎和死相,真叫人興奮。首次認識到拍攝「動畫」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註二)。
三年級學兄學姐情商幫忙製作他們畢業作品裡的動畫部份,一口便答應。之後便是持續兩個月的地獄式繪畫生涯。由於沒錢去買專業的動畫膠片,我們便以A4投影機用透明膠片代替,正面描線,背面塗上動畫顏料。還記得那年春天非常潮濕,家裡鋪天蓋地都是未乾透的膠片。及後工作量激增,於是在電影學生專用的休息室(TYD)放置塗色工具,誰人有空便過來塗上兩筆。那樣的日子真叫人懷念。傳理系沒有動畫拍攝台。天才橫溢的學兄做了一個成45度的木製斜台,可放置兩層玻璃,再加上一把間尺,左右45度各打一支燈,便成了一座土炮動畫拍攝台。由於膠片沒有打洞,所以每一格都要小心對準邊緣。那時沒有video playback,一切靠估,錯漏當然百出。

(C)1990 Jack Chang
本動畫是浸會師兄阿Jack的畢業作其中三份一,其餘三份二是真人演出,男主角是……利志達。當年阿Jack借了本大陸出版的動畫教學書給我,看完便膽粗粗跟著阿Jack起的storyboard來做。最後一提,動畫人設也是利志達。


第三年,構思中的畢業作原是全動畫片(這是選擇電影捨錄像的原因)。很不幸,我在二年級找不到學弟幫忙,唯有拍真人演出的劇情片。自己的畢業作沒甚麼好談,反而有兩件事令我印象難忘。第一是替一位同學出任攝影時,因漏駁了一條連接攝影機與收音器的接線,結果現場收音回來的聲音全部不對嘴。帶罪之身的我用了一整天,在剪片房把菲林與聲帶逐句逐句對白剪好。第二是替另一位同學出任「佈景」。他打算在學校攝影棚內搭建一座神殿(!),內有十二條人型巨柱(!)。幾經辛苦才徵集得六、七名柱男,大家披上服飾,導演一聲action,立即閉氣去好好演繹這個角式。
最後一年拍不成膠片動畫,卻認識了電腦動畫和Machintosh。畢業後也沒有想過去做動畫,因為不知那兒有這類工作。那時一心想當電影編劇……

註一:被亂鎗射殺的人是被譽為「香港第一遲筆」的喬靖夫,沒有他的激勵,我也沒有動力去製作網誌。請多多支持喬靖夫的網誌:
http://jozev1969.blogspot.com

註二:最近執屋,竟找回原以為失傳的這套片,雖然沒有發霉,但好像比較硬和脆,可能一播就會斷,更要命的是往那裡找一部16mm的放映機……


14 comments:

喬靖夫 said...

浸會傳理系的91年畢業學生,大概全部都認得我的樣子。
因為,我就是大導演袁建滔在學時,所有真人作品(作業?)的「御用男主角」——關係就好比黑澤明和三船敏郎、馬田史高西斯與羅拔狄尼路、路比桑跟尚連奴、添布頓搭尊尼特普……咁上下。

此文勾起我當年拍那場中槍鏡頭的記憶︰寒冬細雨之下,在浸會某平台(天台?)上拍了好多個小時。比常人還要怕冷的我,只穿著薄薄的戲服,卻毫無怨言,充分顯露了演員崇高的專業道德。

我想告訴大家,拍戲是很好玩的。可是不能。一段對白講/演幾次,然後等起碼一個小時,set好攝影機和燈光,另一段對白又講幾次……
因為這段經歷,我沒有發明星夢。

所以,黃秋生上台領獎,最應該多謝的人是袁建滔。
如非多得阿滔,幾時輪到佢攞影帝?

陶祺生 said...

你好!
可能與『袁建滔‧門外看』無緣,又可能是遇人不淑,又或者我對『袁建滔‧門外看』的熱情不夠。之前都睇唔到...
終於,有緣了!
等緊同你的小說結緣^^

Anonymous said...

都說浸會傳理系電影學生的生活是癲喪狂,這是明證。可幸可恨讀廣告公關的我沒有受這種教育,大學生活也就平淡得多!

但慶幸認識了一些傳理人!

治治契媽

Brother Kau said...

Yes, 喬靖夫, you're one of the most handsome talent I met....

It's a real fun, seems a good idea to dig out the old projects to be a blogger~~~

Anonymous said...

其實,我都當過阿滔兩套戲的男配角,我這類綠葉,最適合襯托喬靖夫那種牡丹。

還記得有一套戲我扮演侍應生,全套戲我沒有對白,只係看著喬靖夫溝女(個女主角都幾好樣),其餘戲情完全無印象。

另一套戲份較重的是兩個陌生人被困升降機記,袁大導貫徹其用人風格,我依舊沒有一句對白,據說是大導演想訓練我的肢體語言,以動作及表情「演戲」。全套戲只有喬靖夫一人在努力地演。

當然,我知道自己演得很爛(或許是另類的襯托效果),但那一次確實是種難忘的經歷。

不知道有沒有機會再看看袁大導兩套未成名前的小製作?

檸檬

Brother Kau said...

Ah Lemon, I remembered you. Comm students always take advantages on their friends, families. Even fathers and mothers are always invited to be talents!!

jack chang said...

haha, you are such a guy. it is almaz to bring me to your blog. so much memory comes in my brain when you mentioned my final project. almost cried. i am now studying in cityu as a mfa student. i work too. try some time to have a gathing for, ok, lai ceez!!

袁建滔 said...

to all,

其實無論係大導演Peter Jackson,或者係KING KONG戲裡的導演,又或者係就讀電影的學生,執起導筒,就得全情投入,耗盡所有金錢、拍盡所有膊頭、出賣所有親朋戚友,只為一個不用我多說大家也心知肚明的目的。
不管你是億萬金元還是小本製作,沒有靈魂的,就不是好電影。創作人不帶點癲喪狂,也拍不出有魄力的作品。

Brother Kau said...

About your old film:

We may try to ask Dr. Lo to see if it's possible to get a steenback and perform a low-tech telecine.

喬靖夫 said...

哈哈,「one of the most handsome talent」,係真唔係?(飄飄然中……)

不過袁大導當年最失敗o既係,竟然唔開拍動作片,浪費o左我呢個有深厚武術根底o既男主角!:D

(記得唯一「打鬥」場面,係我比檸檬毆打!點解?點解唔係我打人?……)

熱烈支持你,快想辦法將d舊作「re-master」,我好想睇番!

Brother Kau said...

According to Toe and my limited observation, you're not just handsome; you are also a very nice gentleman (so all female fans, listen?).

喬靖夫 said...

It's too late, I'm OWNED already.:D

知比 said...

我想問,Sync sound有問題條片,係咪就係係古洞拍個條片,當年我就係拉車邊做場務同物流o既外行人。

Anonymous said...

看到中段才知道你原來是我師兄。我正在電影系讀yr2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