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anuary 26, 2006

土星在十二宮

鳥飛青空的網誌內,我把自己稱為一名「很幸運 + 很勤奮的前動畫從業員」。麥嘜集團、謝立文給我機會、人力財力的支持,讓一個失業的動畫從業員可以進化為一個動畫長片的導演,這樣子的「恩賜」,人生那有幾回?
撫心自問,製作麥嘜動畫的七年時間裡,我已交出我份內份外的努力,麥兜也由小眾趣味變為全港皆知。我的角度是,甚麼樣的「恩」也該還清吧。當然,別人有別人的看法,我也管不了,就把我當作是忘恩負義、貪得無厭的小人吧。
拍攝「麥兜‧菠蘿油王子」的過程實在令我精疲力竭(註)。最後的三個月裡,我相信是處於輕度抑鬱的狀態。每早上班,我都在倒數著這樣黑暗的日子何時才結束?找過藉口去逃吧。別管那頭豬,到海灘曬太陽去吧。
理性的我可不會這樣子不負責任。未完的工作還是要幹下去。若果沒有初生孩子的笑臉,也不知能否撐過那段艱苦的日子。
離開前,我已跟公司談好停薪留職之類的安排,好好的休息一下,再決定是否參與「麥兜武當」的製作。但後來發生了一件令我憤怒得發瘋的事情。我實在無法容忍自己再做下去。
話說回來,「春田花花同學會」好像蠻有趣的,我一定會去捧……早場。畢竟失業中,要省點錢啊。還有,這樣的電影,一定要在戲院看才有氣氛啊。

註:可簡單地定性為逆厄、教訓的流年土星在零三年九月左右開始進入十二宮(簡單地說是掌管潛意識的領域),順行逆行,把我磨來磨去,要到零六年六月才正式離開,結束這段迷茫、痛苦的日子。據占星師傅所講,捱過這段日子,才找到未來工作、人生的路向。
PS:有晚聽「她他她打到唻」,嘉賓是陳可辛和張達明,談的是「春田花花同學會」的製作花絮。聽到Peter不斷強調他這個監製的工作其實是當「翻譯」,不禁泛起一個會心的微笑。

9 comments:

林檎妹子 said...

袁先生,幸會。在下林檎妹子,是一位很喜歡動畫的小小藝術工作者。十年前曾在一2D Animation公司工作,也同時拜讀過您的《連環圖語言》,喜歡非常,所以一直都記得先生您。

聽罷先生您的經歷,實在忍不住想告訴您我的「麥嘜動畫見工記」!話說97年我從麥嘜newsletter得知謝先生聘請動畫師,基於對麥嘜及動畫的熱情,於是我自薦申請,後來有幸獲得接見。(也許舊同事,後來轉職替謝先生打工的阿F也有引薦我罷?)

仍記得見工那天下著很大的雨,有紅雨/黑雨的程度!可憐的我一手拿著pro-folio,背著背包,另一手拿雨傘,準時到達後渾身都濕透了(可我穿著套裝!)。打後阿F接待我,告訴我謝先生還沒有回來。又等了好久,謝先生懶洋洋地回來了,打後又懶洋洋地「坐」(?)在會議室接見我。

整個過程我覺得是一種徹底的侮辱!就算我的pro-folio有多糟,你也不必用那樣輕蔑的眼光看著我吧!?我這一生最不快的一次見工就是這次!當然,最後我沒被聘請,不然我就有機會跟先生您合作了。之後,我對麥嘜與及相關的一切很失望,我覺得只是一個謊言,一個騙局...... 算了,現實是殘酷的。

我感到可惜的是未能跟先生您合作,真是可惜......

Skybird 鳥飛 said...

袁建滔:
看來,你對動畫,對麥嘜,經歷了一段愛憎交織,矛盾得來又難以排解的日子.

不忍再問你那段日子是如何的苦,希望你在狗年找到你想找的,過你想過的創作之路.

袁建滔 said...

to 林檎妹子,
今天本來很高興,因為盧子英意外地送我兩張「春田花花」的贈卷(可省則省 :P)
但看完你的留言,有點不安。就像我開宗明義所說,我是「幸運的」。而你,大概是「不幸中之不幸」吧。
我無意把這網誌變為聲討任何人的地盤。無論自問有多理性、多客觀,我明白有些事情是對是錯的判斷,是取決各自的立場多於各自所持的道理。
我談到那件「令我憤怒得發瘋的事情」,對我來說,也是一種「徹底的侮辱」,故我可想像你有多失望。
我不是一個擅於安慰別人的人,最漂亮的一次,是中學年代與喬靖夫一同去機舖打機。喬生新買的墨鏡遺留在舖內,回去找,已找不到。我安慰他:「算了吧,反正天已黑。」
共勉之。

PS:不要為未能跟我合作而感到可惜,現實是殘酷的--只因你未見過我暴君的一面,嘿嘿嘿!

---------------------------------


to鳥飛青空,
大家咁話,隨遇而安啦。
工作不順當然苦,新任爸爸去照顧初生嬰兒也是不容易的事情。還有沙士及其他古靈精怪的無妄之災,2003-2004年真是精彩萬分,蛇都死。唉,算把啦。

Ricky said...

所以有時做0野唔會做死,谷氣先至谷死﹗

我雖然不知您的實際情況,但想都是些複雜的人事關係吧﹗正如羊祜話齋,人生不如意事十常八九。在我而言,已過去的便由得它過去算了。

我某段時期在工作上都很不如意,也許未必及得上您的情況嚴重,但都幾唔開心,各方面壓力都有。有時中午或放工時候去踩番幾轉Battle Gear II(那時候還時興),當係減減壓,輕鬆一下,總聊勝於無﹗

我常常告訴自己,壓力就算迫得太緊,總有鬆一口氣的時候。這叫做否極泰來吧﹗

amiaki said...

hi
以我多年來失業的經驗,暫証實了千古以來的一個定律,就是「千金散盡還復來,柳暗花明又一村。」

就讓自己好好享受一下現在的假期吧。

努力呀﹗

mickey

林檎妹子 said...

袁先生,實在很對不起。我告訴你我的故事只是「分享」一下而已,不是要聲討呢...... 也只是看罷你這篇文章,憶起往事,所以也想告訴你一下罷了。容我再說句對不起......

袁建滔 said...

to林檎妹子,
言重啦,不用說對不起。
現在工作好嗎?
講起MAC,我想放棄部舊imac,買部mini與PC一mon兩用,省去安放imac的地方,也順道好好玩一下新的OS(仍用OS9)。

khaki said...

我都有「同學會」贈卷,係Bonnie大人同阿發送的,你打算幾時睇?

Anonymous said...

有智慧的暴君誰怕跟~(心底話)
我也有《春》贈卷~

靜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