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January 24, 2006

愉快工作

就讀浸會時,第一份part time是替「打電話問功課」接聽電話,教小朋友做功課。依稀記得,在香港電台電視部的頂層,在巨型冷氣機旁有間士多房,內裡堆滿雜物和數張枱椅和電話,還有些字典之類的東西。上午班,是我等兼職學生當教師,遇有答不上的題目,便記下題目和電話號碼,由下午來聽電話的現職教師解答。
通過電話來教功課其實是頗困難,特別是數學題,很多衰仔只求答案,當你是人肉計數機。大家不是面對面,也不能解釋如何把答案演算出來。
不過,最難忘,也令我樂上好一陣的是一條中國語文問題。電話傳來一把超可愛的女孩聲音:
「唔該老師,呢條係填充題,ABCDE裡面揀一個。」
「請講。」
「村後有一個魚( )養了很多魚兒。」
「五個選擇係咩呀?」
「A,
tong4。B,tong4。C,tong4。D,tong4。E,tong4。」
哈哈哈哈哈哈哈!實在太可愛啦,小女孩可被我嚇得半死。我著她把每個字的邊旁告訴我,五個選擇原來是:

A,唐。B,塘。C,溏。D,糖。E,螗。

PS:聲軌源自網上版《粵音韻彙》

16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印象中,少年阿滔對教學、補習之類的工作完全提不起興趣,他更曾提及如遇到極度頑皮的小童,會忍不住以殘酷的方法對付他(例如以針拮男孩某部位),想不到他曾擔任電話補習教師。

不知道治治出世後,他的想法有否改變,去當人之患?

檸檬

袁建滔 said...

經你一講,我醒起大專年代曾替一個小三女生補習,她可以七減五等如一,真係激到成個彈起。
點解要用針吉咁煩?兜腳伸落去咪得囉!

曾當人之患,自問耐性有限。
但治治出世後,這場耐性大訓練已將我D火撲得七七八八啦。

Ricky said...

原來有過這樣的一段小插曲:)
這就是小孩子可愛之處,也是一個有趣的誤會,或者是只會在用電話時才會出現的盲點吧﹗

記得有位專欄作家這樣說過:「當玩耍中的小朋友,漸漸曉得自己會擋住看電視的大人們的視線而刻意作出遷就時,他/她們便開始懂得甚麼叫做『機心』了。」

所以該作家奉勸各位大人們,能夠儘量讓自己的小孩子保持一顆童真之心,讓他/她們繼續純真多一段時間會就好了。因為人愈大,便會受到污染,學懂各式各樣的伎倆。孩童時代是人生中最無憂無慮、也是最「真」的短缺時光……

我覺得這番說話很有道理,也很有意思呢﹗

Ricky said...

樓上有錯字,更正。不是短缺,是短暫時光﹗

許丹東 said...

袁建滔先生大鑑,

請問當日袁先生是用什麼方法替令公子取得如此好的名啊???

心急人
東 上

袁建滔 said...

東:
恭喜恭喜!祝你日日換屎片、晚晚餵夜奶!
治名之來源,係睇左東京愛的故事,鈴木保奈美每次叫完治,都叫得好好聽。
我阿爺,叫流。我老豆,叫海。我叫滔。
雖然冇乜族譜排輩之類的東西,我都想個仔繼續三點水落去。仔就叫治,女就叫沅。

至於你果件,為左紀念史上最強之右臂,不如叫「許佑」啦!

袁建滔 said...

當玩耍中的小朋友,漸漸曉得自己不會擋住看電視的大人們的視線而無須作出遷就時,他/她們便開始懂得甚麼叫做『隱形』了。

袁建滔 said...

當玩耍中的小朋友,漸漸曉得自己會擋住看電視的大人們的視線但無須作出遷就時,他/她們便開始懂得甚麼叫做『垃圾電視劇』了。

陶祺生 said...

原本我們是同行,只是我在志願機構當義工
有問:民間十八羅漢的名字?
至今都搵唔到答案
其實當時的小朋友似乎是悶多於問功課

M-2 said...

當玩耍中的小朋友,漸漸曉得自己會擋住看電視的大人們的視線但無須作出遷就時,他/她們便開始懂得甚麼叫做『無線慣性收視公式化垃圾電視劇睇少一兩套當係節約用電』了。

Ricky said...

各位真不愧是創作人,小弟也為之無言,哈哈﹗

Anonymous said...

To 滔,

果然好提議喎,
我明天話比太太聽先.

袁建滔 said...

東,

我在google搜過,台灣有個人叫許佑生,是一名性愛博士…不,是性學博士才對。

袁建滔 said...

to m-2

不用指名道姓罵某間電視台,總之家家有本難諗的經啦。
當一間公司規模這樣大,很多前後製員工是支月薪的,所以一定要維持運作/製作。有時明知劇本未夠好,都要局住上,冇法啦。

喬靖夫 said...

許佑生好似係台灣出名o既「同志運動」先鋒……

許丹東 said...

To 滔 & 喬,

咁唔得呀... :0
實比內子鬧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