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May 13, 2006

大眼仔<一>

一直想把《大眼仔》放上網,但總久缺些動力。
難得年僅六歲的「狗女」說很喜歡,
一時飄飄然,手快快完成首回的移植。


‥‥‥‥‥‥‥‥‥‥‥‥

盛夏。正午。氣溫三十三度。
交通燈‧紅。
剛中學畢業,身穿校褸的大眼仔等著過馬路。
然後乘搭電梯到十七樓應徵辦公室初級副助理。
職業無分貴賤,大眼仔心想。
校褸其實跟西裝差不多,大眼仔又想。


烈日當空下搶劫?
不是熱了點嗎?


「唔該幫我看住佢!」


「死賊佬,咪走呀!俾番個袋我呀!」


電光火石間,
大眼仔手裡多了一枝雪條。
原來那位被搶去手袋的小洋妞,
要大眼仔替她保管一枝完整無缺的朱古力脆皮雪條。
她一口也沒咬過便跑去捉賊。


火熱太陽。
焦躁的大眼仔。
空調巴士噴出攝氏四十五度的廢氣。
朱古力脆皮以時速三海里溶化中。


怎辦?
烈日當空下怎樣保存一枝雪條?
不如扔掉後逃回家,然後留鬚、帶墨鏡,再易容吧!
以後都不到這區購物!辭見工!失暗戀!
跟阿媽夾口供,製造不在場證據!

「點解?點解要將雪條條命交俾我?
明明我塊面有兩粒暗瘡,個樣咁燥,
點解唔交俾我後面笑得陰陰濕濕個阿叔﹖
救命呀!」


半小時後,精疲力竭的小洋妞成功搶回手袋,
返來找大眼仔。

妳……妳的雪條……
我吃了


但我很努力記著那滋味,
朱古力外殼雖然略為溶化,
但因脆皮棄用花生碎而選用夏威夷果仁,
口感更為統一,很美味。
脆皮內層的芒果雪糕加入少量果肉,很香甜,
最特別的是雪條棒浸過了薄荷,蠻冰涼的,
解決了吃完雪糕後涸喉的問題。
「一句講晒,呢條雪條真係好好味!」


「咦……真係好好味,唔該晒!」


「呀……請問妳係唔係對面公司董事長個女﹖」



©1999~2002 by Toe Yuen & Tim Leung


>>>待續>>>
***可點擊放大RESUME***

8 comments:

Brother Kau said...

我老婆就鍾意看更陳伯~~~

Uncle Wilson said...

我都好鍾意大眼仔。你唔繼續寫落去真係覺得有D可惜。

袁建滔 said...

我都好鍾意大眼仔,不過冇人買……

Uncle Wilson said...

我相信係Marketing嘅問題。你未送書俾我之前,我冇接觸過大眼仔,亦唔知佢曾經响雜誌度連載過。老實講,如果我之前睇過雜誌連載,我係會俾錢買本書。(再老實一D,我屈唔到你送,我會俾錢買)

carman said...

過癮好睇呀!
快點連載:)

袁建滔 said...

to wilson,
marketing呢味野,自問非專長,甚至接近白痴……「袁一招」就是劈價清貨……

to carman,
謝謝支持,但移植費時,希望能每周一次。

Nose said...

http://bc.cinema.com.hk/adhoc/hkaff/index.html

the key art of asian film festival 2005

Ezekiel said...

Hey, there is a lot of useful info above!
postal codes Toronto | Ottawa apartments | basement renovations toront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