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08, 2006

第三章<動畫新兵>

*請先看<香港動畫有段古>第一章<緣起>第二章<幼齒期>

九七年香港電訊(0008!)旗下互動電視iTV正式啟播。為了推廣這種嶄新的服務,iTV的創辦人及董事經理盧永仁博士找來陳嘉上導演,拍了部由劉德華、李嘉欣、黃秋生主演的電影<天地雄心>。另方面,iTV也需要一些「獨一無二」的節目作賣點,並幸運(?)地選上了「麥嘜」。

到底是誰提出把麥嘜拍成電視劇,我不知道,也不用我知道。最後的定案是,我們需要每三個月完成一集半小時的動畫,共計十三集。那個時候,大家的共識是這份工作還有三十九個月便要完結。

計畫落實後,首要是搬公司和擴充人手,並正式成立動畫製作公司Lunchtime Production Ltd(註一)。「幼齒期」內,動畫組是寄居在麥嘜位於銅鑼灣的Showroom+Office內。每天上班都吃好的,街上都是潮人型人靚人,數不清的商場、日本書店、玩具舖……在購物區上班,實在人生一大快事。但這一搬,大伙兒由購物區移到工廠區──紅磡──也就是麥嘜的貨倉隔壁找來一個空置的寫字樓,把整個動畫組搬過去。

那間以前經營珠寶生意的寫字樓,座落於「朗拿度坐過的金屎坑」對面的工廠大廈,裝修以黑色防火膠板為主調,一個窗也沒有,不見天日,接收不到電台訊號。玻璃門外,設有一度重達千斤的大鋼閘,保安極為森嚴……。公司的空調設備,是退伍軍人病的溫床水冷式冷氣,體積像一張垂直的雙人床。更叫人自豪的,是我們擁有自己的水塔!冷起上來,可以冷死人。壞起上來,也可以焗死所有動畫新兵。天花有一個屎渠位,旁邊的牆角有片不知名的滲漏痕跡。為防「屎撈人」,大家收集本該棄置的舊漫畫,堆疊在渠位下,以防萬一(萬一真的爆開,又防得了甚麼呢……)。公司附近盡是一間又一間的廉價茶餐廳和外賣快餐店……幸好,在不遠處,還有一條神秘的食街──崇潔街(註二),勉強算做有啖好食。

搬遷後首先加入的是終年一身黑服的資深助製阿發,負責統籌製作。同時間,我們向外發放招聘人手的消息(已忘記用甚麼途徑)。某天,一名青衣科技學院的畢業生X君,拿著一疊手繪的聶風和步驚雲跑來見工,並順道介紹他的同學BEN一起來。結果,跟阿泉的情況一樣,我只聘用了BEN……。後來BEN介紹另一位同學ERNIE來見工。ERNIE很喜歡畫畫,畫滿一本一本簿子。但這混帳小子,第一天上班便夠膽請假,理由是朋友生日,要陪他到海洋公園!

電視劇動畫製作正式展開!由於大家全無經驗,加上第一集是在聖誕節期間首播,所以老細選了一個最容易改篇作動畫的故事<那淡淡濃烈的滋味>來當頭炮。<淡>從故事到畫面都簡單易畫,只消拿麥家碧的原畫稍為加工便成了──我們天真地以為就是這樣簡單的一回事──但實際製作起來,卻是惡夢連場。

為了模擬手繪的感覺,每個靜止的畫面,都要畫上三張略為不同的原畫,循環播放,讓線條有微微震動的效果(公司內的用語是「震線」)。如果線條變化太大,畫面會過份閃動;變化太少,畫了等如沒有畫。怎樣拿捏線條震動的幅度,是一難。

<淡>的高潮所在,是兩母子在如夢如幻的3d尖東海濱吃火雞。那簡單不過的3d場景,可把剛剛學會3d studio max的小泉折騰得要死。另外我們先會摸擬配音,把<淡>粗略地剪接一次後,發現麥兜的獨白過長,原著漫畫的畫面(鏡頭)並未能滿足動畫配音後的長度(即是有些鏡頭過長)。於是我們一方面刪減獨白,加快節奏,一方面按劇情發展設計一些新的場景(鏡頭)。

最後,也是最要命的,是麥兜造型的「統一性」(註三)。一套動畫,由四至五人合力繪畫。每人都有他的畫法,要統一角色造型,是極困難和接近沒可能的事情。麥家碧的漫畫是很小巧、靈動的。她親筆畫的麥兜,高度不會超過三公分。要她畫大一點,也會「走樣」,何況由其他人仿照她的設定來畫?更要命的是,如果畫得太小,掃瞄入電腦再放大輸出到電視,線條會變得很粗,所以每一張畫的大小至少要有六公分才及格。我們的解決方法,是畫小小的原畫,力求保持「小巧」,然後用影印機放大,在燈箱上重新描線。

同時間,另一組同事亦開始<屎撈人>的製作。

<屎撈人>是老細的心頭好,也是應節之作。但把它改編為一部沒有對白、旁白的動畫,又能把故事說得動聽,難度甚高。經過多番改動,勉強湊合而成的Storyboard,誰都不大滿意。但時間有限,唯有依照港產片的一貫作法,邊做邊想邊改。

以當時製作隊的規模,根本沒可能在限期內完成第一集的製作。幸好我們找來前港台的動畫師子明客串,由他肩負難度較高的鏡頭。子明雖然不是公司正式員工,但一直以Free Lancer形式協助日後的攝制,並把寶貴的經驗傳授給新人,對麥嘜動畫貢獻良多(註四)。

千辛萬苦,左支右絀東拼西揍,片長在嚴重underrun情況下死拖難拖,終於勉強完成。配音人選,其實林海峰不是首選。原因只因為他太好,好得所有人都很熟悉他的聲音。誰也知道林海峰的腦袋轉數有多快,要他來扮演魯鈍的成年麥兜,實在冒險──沒有人懷疑他做不來,而是害怕觀眾把「精明的林海峰」硬套在麥兜身上。掙扎了一輪,最後還是找上他。林海峰的技巧真是專業得讓所有人無話可說(註五),我們只是白憂心了一場。

<屎撈人>主題曲由老細選曲和填詞,並找來轉型不久的劉以達(註六)來編曲、主唱,及寫了一段屎渠內rave party的音樂。但因為<屎撈人>沒有對白旁白,音樂便升格成為一種語言──一種叙事的手段,需要和畫面配合得更緊密。老細找來一位博士級人馬何崇志來配樂。博士(我們是這樣稱呼他的)已移居加拿大,在大學裡教音樂。那時寬頻與影像壓縮技術沒現在先進,我們是把動畫錄下影帶再速遞到加拿大。博士完成後,便燒錄CD速遞回港。繁雜的交收過程,令音樂改動很費時,也很困難,幸好博士和我們溝通良好,合作多年間很少出亂子,實在難能可貴。

千辛萬苦完成了第一集,大家(Lunchtime+iTV :P)都捏了一把汗。ITV特地在油麻地百老匯電影中心辦了場小小的首映禮。我們這班動畫新兵,一邊流著冷汗,一邊看著自己奮戰多月的作品投射在大銀幕,既興奮,又患得患失,心裡知道,未來要學習的東西多的是呢。

>>>待續>>>

註一:Lunchtime Production Ltd的中文名稱是「大茶飯」,顧名思義,不贅。

註二:Lunchtime駐守紅磡的年代,正好見證「加太賀」的興起。不過我們最愛的,是泰國菜館「便當便利利高」,不知老闆娘身在何方?

註三:日本電視版動畫如<超時空要塞>、<新世紀福音戰士>等名單作亦經常出現「人面全非」的現象,作畫的水平,取決於該集動畫由誰來當作畫監督。一般來說,由角色設計者親自當作畫監督是最理想的,但一個人,又怎能兼顧整套電視劇的製作?

註四:子明的正職是玩具店老闆兼店員……?!也是一個出色的Figure造型師。

註五:印象裡,阿JAN有一TAKE長了約三十秒(全段動畫好像長十一分鐘),我們叫他快一點。JAN:「即係快三十秒啦(大意)。」於是,他再來一TAKE,不多不少快了三十秒。

註六:那時劉以達已拍了大內密探零零發 (1996)、食神 (1996)、算死草 (1997),與羅家英一起晉身諧星行列。

5 comments:

bonne said...

盧永仁係麥嘜粉絲嘛~
行街只有行紅磡廣場, 厲害一點就去黃埔...

ben said...

紅磡廣場幾好呀~果度有好平好平既各式光碟,好平好平既午餐,好多好神奇既一元拍賣,仲有位於高層既靚女慧,
真係日X日都非常之咁精彩....好過去黃埔....其實仲有黃埔數字商場(108?)都幾好,有松鼠姐姐...

袁建滔 said...

差D忘記紅磡廣場頂樓既三餸飯。

松鼠姐姐……GOOD。靚女慧係邊個?

仲有民裕既熱奶茶,唔知邊度既雪菜肉絲飯。
好似有間工廠食堂都唔錯,特別係魚香茄子。

黃埔吉之島有間專做炸物既日本餐廳,仲有間POKKA!

ben said...

靚女慧係邊個....要問小泉同阿德先可以確認,我淨係記得
第一日番工食lunch你地好「雀躍」咁帶我行紅磡廣場,其中一間野就叫「靚女慧」...

記得民裕聽電話個阿嬸把聲:「喂~~民裕~~!」

Adolph said...

It can't really have success, I feel so.
Car Dealerships In San Antonio | san francisco limo service | blood test resul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