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April 23, 2006

第一章<緣起>

***請先看<香港動畫有段古>***

故事的開始,其實是另一個故事的終結。

時為一九九六年,一間名為「演藝動力」的電影公司,投資開拍動畫電影「幻海西遊一八零」。那時我受聘為Chief 3d Animator(因為只有我一個,所以是Chief :D)。故事顧名思義,把西遊記反轉再反轉,不贅。工序安排如下:香港製作隊伍負責起草、設計,然後在內地聘用動畫加工廠做製作。合成、3d和後製返回香港做。上班時,劇本還沒有寫好,身為Chief 3d Animator :D,工作有排也輪不到我做。更糟的,是軟硬件也未齊備。勉勉強強,找來一台Mac,一個盜版的ElectricImage去做一點所謂測試。其實我未學過/用過ElectricImage,不過那時沒有選擇,也得硬著頭皮去幹。但說到尾,我負責的工作,真是千劃也沒有一撇。

製作部位於太子道九龍城段,所以每天的「重點工作」是拿著蔡瀾的「未能食素」,到九龍城按圖掃街(寫到這裡,很懷念清真牛肉餅……)。上班接近兩個月,電影的進度已去到trailer的storyboard。內地公司也畫了些原畫草圖和一些彩稿背景,印象裡,好像已完成trailer的animatics。可惜不久後,公司財政陷入困境,大伙兒沒糧出。我是最早跳車的那批人。不是因為趕著往別處找錢,而是我那種「雙重白上班」:既無糧出,又沒有工作可做,實在無聊透頂。

回復了自由/失業身,也跟時下隱蔽青年一樣,每晚追看歐洲國家盃、上網打機渡日(那時Modem的傳輸速度是28k!)。是年Nike請來一批以簡東拿為首的世界級球星,拍了一個很精彩的明星隊決戰惡魔隊的球鞋廣告(註一)。我少年時代很喜愛看足球,是阿仙奴FANS,偶像是門將柏真寧斯和中場林柏拉迪。但上中學後少看多踢,並不太認識簡東拿(註二)。

然後,某天讀報,讀到美國有人發起一個名叫「Foulball」的社會運動,譴責一些體育用品名廠在巴基斯坦等貧窮國家,僱用童工來製造真皮足球。用童工,是因為他們的小手可以鑽入球膽內縫線。

一個廣告、一段新聞,在腦袋裡產生了神奇的化學作用,興起拍一條動畫短片的念頭。那時距離當屆獨立電影錄像比賽的截止日期只有兩個月,時間還有很多--實情是,我沒有製作動畫片的經驗,根本未能作出準確的預算。

由於孤身上陣,一開始便決定不會采用傳統手繪動畫。那時的想法,是做「digital皮影戲」,把角色像木偶般,分開手手腳腳來繪畫,然後在電腦內合成和製作動畫。但畫面風格是甚麼呢?有甚麼style可以「遮醜」?碰巧地,看到大友克洋導演的「大炮之街」,很喜歡那種「黑暗」和「臘塌」的風格,並天真地深信「我都做得到」。硬件方面,家裡只有一台PowerMac7100,32Mb RAM,500Mb Harddisk,15”monitor。問朋友借來一台1G外置硬碟,負責每週把完成的動畫運往製作公司過落Beta帶。

萬事俱備,一場瘋狂地獄式工作開始。兩個月內,接近不眠不休,訓醒便開工。Set好render便睡覺。那台Mac好像兩個月沒有關過。母親大人最是憂心,以為我日玩夜玩得發了瘋。

在「地獄二月」裡,曾發生一次死硬碟意外,開首的八個鏡頭的工作檔完全失去!那個時候距離交片只有一個月。從製作時間、心理狀態計,唯一的選擇是放棄。幸好那八個鏡頭原來早一天已落了Beta帶,雖然無法修改一些瑕疵,但總算執了身彩。如果當時放棄幹下去,整個故事也要改寫了。

經歷了萬水千山,各方好友通宵仗義剪接、配樂、作音效,「Foulball」終於趕得及在截稿日交件,直是險過剃頭。未幾,大會宣佈,因為很多人做不起,詢眾要求,把截稿日延遲……IoI

「Foulball」在九六年度的香港獨立短片及錄像比賽贏取了動畫組銀獎及媒體特別獎。之後接受了些訪問,其中一個是由林在山主持的港台文化節目。麥嘜作者謝立文後來自稱為了看林在山才收看那節目。結果他看過靚女後,還看到「Foulball」少許片段。謝立文很喜歡那種「污糟臘塌」的風格,認為跟「大角嘴」很相配,於是找上了我。

第一次跟謝立文碰面。他問我有沒有興趣做麥嘜動畫。我說我只聽過麥嘜的大名,從來沒有看過。於是他找來一整套出版物,叫我看。之後請我到銅鑼灣雪園(?)吃午飯,叫了一檯精美的包點小菜。吃得捧著肚子走的我拿著一大袋麥嘜回家,翻了兩翻便擱在一旁。那時的我,正全情投入寫作打打殺殺變變態態的「失禁校園」,健健康康溫溫馨馨的麥嘜,總覺得不是我杯茶。之後更又痾又嘔,腸胃炎發作,那時心想,我跟麥嘜真是有緣無份。我跟他說,我想寫小說,寫好了再算。

回歸前,我常跟人說笑,要開一間出版社,以免九七後開不成。本來是一句戲言,最後竟無厘頭成真。事緣好友喬靖夫剛踏上作家之路,替香港皇冠旗下的藝林出版社寫書。豈料出版了三本書以後,便被出版社甩掉了。於是促成我與友人合資組成「鐵道館」,繼續出版喬靖夫的著作,也好好鼓勵自己全力去寫小說。九六年尾九七年頭,我跟現在差不多,也是日寫夜寫。上午到圖書館看不同類型的書,午飯後,便拿著筆與原稿紙,到處找咖啡室寫稿。這是一段令人懷念的時光。可惜……不但寫來寫去也寫不出成績:一本完整的小說也沒有寫起。全部都是大綱、或寫了三份一便寫不下去的散稿。自己的判斷是,勤力有餘,奈何能力不濟。更要命的,是坐食山崩,水浸眼眉。

就在迷迷茫茫的期間,謝立文又來找我。
「好啦,做就做啦。不過先旨聲明,我唔識做,亦都未做過架!」
「得架啦。」
多得謝立文的信任。麥嘜動畫的神奇旅程由此展開。


(註一)互聯網真偉大,竟然還找到這個Nike廣告<按此觀看>
(註二)關於簡東拿和曼聯,擇日另文再寫

<Foulball> Copyright©1996 袁建滔

10 comments:

hoyin said...

可以看倒整條 foulball, 其實真的很感動!!!!

我只是看過你上 "都市閒情" 和好像亞視的一個什麼訪問 / 介紹.

"學 mac" 就當然有睇.

袁建滔 said...

都市閒情?唔係卦!
如果放映FOULBALL,應該是林在山/港台一次咁多(當然我可能會記錯)

學MAC……唔知劉生而家點呢。

hoyin said...

是"都市閒情"那個中午時段, 只有訪問, 沒有放片, 當時當然唔知被訪者係乜水. 但佢又話死 harddisk 又講野講到一舊舊, 所以有 D 印象. 如果真係無, 可能我思覺失調未頂.

(唔通我記錯, 其實係方太訪問你?)

老編?? 唔知呀. 我只係個讀者.

袁建滔 said...

唔係呀嘛?
都市閒情邊有閒情去關心獨立電影呀?
會唔會係星期六日中午時段重播D港台節目呀?

喬靖夫 said...

令我想起你中學寫o既「自傳」:)

回想起來,原來1996年,對你同我都係好關鍵o既一年……
十年後o既今日會唔會係第二次?……

仲有,祝你生日快樂!

hoyin said...

嘩!
原來你牛一, 真係要講返句 happy birthday 呀...網友!

袁建滔 said...

to hoyin
謝。

to 喬靖夫
今年的確有點特別:土星終於離開十二宮,為期兩年多的黑暗渾噩日子好像真的過了。
走著瞧吧。

Lemon_Po said...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a blog administrator.
Lemon_Po said...

記得當年為了看[球迷奇遇記],而特意去買電影節的票~~~~
另外,也希望可以引介這篇文章,希望得到袁兄批准.

袁建滔 said...

to lemon po
嘩!咁捧場呀!THX!
本文隨便轉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