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04, 2006

第二章<幼齒期> (修訂版)

***請先看<香港動畫有段古>第一章<緣起>***

九七年春,開始招募麥嘜動畫製作人員。

首先埋位的是動畫發燒友、具有豐富動畫加工片製作經驗的阿輝。謝立文早在找我之前已找上他,是麥嘜動畫「人肉部」(註一)的領班,日後請來的人肉部同事,都是由他作培訓。

其他人選,我首先想到早年結業的漫畫著色公司(註二)的舊同事阿泉和阿德。我找上他們時,阿泉的工作是在一間專門把外文圖冊翻譯為中文出版的出版社內當排版,阿德在另一間漫畫著色公司替溫日良主編的「海虎」著色。(註三)兩人皆處於半死不活狀態,驚聞有工轉,還是從未做過、未想過、還有人工加的動畫工作,還不飛撲過來!

另一個瀕臨腦死亡的屎撈人真人版阿TIM聽說我做麥嘜,便問我可否加入。我說你的「狀況」比較特殊,我作不了主,你自己去找老細面試吧。於是阿TIM便神奇地拿了一隻自資出版的唱片來見工(註四)!更神奇的是謝立文竟然聘用他!

九七年五月下旬,製作團隊終於湊合了一隊天殘地缺的動畫製作團。人齊,便著手買機器。謝立文開宗名義:不要買Mac,他認為Mac是快要結業的公司。那時Steve Jobs還未回巢,是蘋果電腦最為迷茫的時期。這決定對我來說可是一場惡夢,因為我對Windows的認識,只限家裡用一部跑Windows95的486來打機和上網(還是用Netscape!)。

那時可以買到最快的PC處理器是Pentium 200MMX,每顆好像要三千至四千港元。更頭痛的是,Adobe After Effects還沒有出視窗版本,幸好不知那位神通廣大的朋友,找來一個beta版讓我們渡過那段沒有軟件配合的真空期。

人肉、軟硬件俱備,但工作是甚麼呢?開始的時候,當然是做測試──-準確點說,這段期間做的不是測試,而是實習。阿泉和阿德這時開始學習After Effects。阿TIM則跟阿輝學習手繪動畫的基本原理。至於我……開始學習畫一些「能與別人溝通的Storyboard」。

動畫風格方面,謝立文跟我們的立場是一致的:不要學日本或迪士尼(其實也學不來……)。以麥兜來說,他應該是一個「吃了成擔豬油的肥仔」,麥太則是一個「鵝公喉的肥師奶」。我記得阿輝曾畫了一段麥嘜輕快地邊走邊跳的動作,謝立文一看便狠狠的BAN掉。

做了一輪所謂的測試後,電腦部終於有件實質的工作:校歌的MV。內容大概是鏡頭從老街昇起,越過舊區,進入春田花花幼稚園,小朋友一字排開在唱校歌。我們找來麥家碧的電腦原畫,在Photoshop斬首截肢,放入After Effects內作動畫。背景方面,拿著部傻瓜機到深水埗左拍右拍,沖印曬相後,掃描入電腦內再加工(那時可沒數碼相機呢!)

人肉部的工作,便是作「屎撈人」的動畫測試。謝立文一直想拍一部像<SnowMan>般,只有音樂,沒有對白的動畫,每年聖誕節都可以播放的那一類。最理想的,是全用木顏色手繪。這個方法……想一下好了,以當時(甚至乎現在)的人力物力,根本沒可能辦得到。我們在軟件內作了很多測試,去模擬木顏色的質感,也不成功。最後只能以「閃動的Texture」,勉強把它弄得看來跟一般動畫不一樣。阿輝和阿TIM苦戰後,做了一些屎撈人和麥兜在屎渠裡飛行的測試。最後,一貫老細物盡其用的作風,屎撈人的飛行片段改動為可以反覆播放的循環片段(LOOP),變為ScreenSaver,再加上千辛萬苦完成的校歌MV,再加入原曲、REMIX版等soundtrack,全收錄在一只Cd rom內,在該屆書展發售(註五)。


當大伙兒還渾渾噩噩之際,原來老細已張羅了一個驚天大計:拍電視劇。
「吓?得唔得架?得果幾條友,點做呀?」

>>>待續>>>

(註一)我們大致把動畫團隊粗分為「人肉部」和「電腦部」。顧名思義,不贅。

(註二)九四至九五年間,我曾開辦了全港第一間以電腦替港產漫畫著色的製作公司。那個年頭,港漫還是利用山埃菲林著色法,一貫的大紅大綠。用電腦著色的美國漫畫早已起步,表表者是剛創刊不久的Spawn。
那時電腦硬件極其昂貴,也沒有現今的powerful。當年一台最快的840 AV,要四萬多元。300 dpi的印表機要五千多。600 dpi的掃描器要七千多。至於RAM,更是天價。
由於軟硬件的限制,是沒可能全頁漫畫用300dpi來著色,同時又可保持線條的銳利。於是我攪盡腦汁,想出把Photoshop和Quarkxpress結合的方法,各取兩者之長,才能用有限的器材去幹。

(註三)阿泉是浸會傳理系的師弟,主修電視。讀書時期,由同學介紹,一起上來公司見工。結果我請了還留著「三上髮型」的他,卻沒有聘用他的同學 :P
阿德更神奇,看報紙來見工。我還記得他穿了件長袖襯衫,結了條幻彩領帶,手持兩幅用廣告彩繪畫的「渣古」。經過多年苦練,可能是全世界用Photoshop著色最快的人。
(多才多藝的泉工餘間進修,也拍過些STOP MOTION,拿過些獎,也參與i-city的製作。附圖是他的攝影作品,贏了??年度的??獎,被香港XX館選定為???藏品。)

(註四)阿TIM與喬靖夫都是我中一的同班同學,自少酷愛漫畫和音樂。從加拿大回港後,跟另一位同班同學田雞(註中註),和另外兩位朋友,組成了獨立樂隊「Huh…」阿TIM當主音,田雞是BASS。之後喬靖夫跑了去填詞,而我……繼續當個音樂白痴。附帶一提,我跟謝立文、麥家碧有一個共通點,就是「從未唱過卡拉OK」。

(註五)書展開幕前一天,各大參展商都會齊集展場佈置攤位、擺設貨物等。場內的工作人員常常四處走動,看看別人怎樣佈置、有甚麼新貨,先睹為快。那時經常有些妙齡少女跑來麥嘜的攤位,一看到新出的貨品,便一起用鄭秀文腔高呼「好得意呀~」。有一次,我、TIM和謝立文剛好站在一旁。在三數個少女充滿愛慕的讚嘆後,阿TIM問老細:「其實D女咁樣嗌法,會唔會有D飄飄然嘅啫?」老細冷冷的笑了笑:「黐線!」阿TIM竟然不識趣,死纏難打下去:「多多少少總有D卦?」之後……我忘了老細最後的反應。

(註中註)我和阿TIM、田雞一起瘋狂迷上「超時空要塞Macross」。大概是八一年的事情吧,不知甚麼主辦單位,在荔園搞了一個甚麼模型動畫展覽,在劇院內反覆播映「超」劇的頭三集,看得我們如癡如醉。
看完展覽後,三人決定合寫一部「史詩式宇宙戰爭漫畫」。TIM和田雞畫負責人物,我畫戰艦……多年後,我們常開這件畫了不到三頁的作品的玩笑。
田雞現職華納動畫的產品設計(最後消息)。

5 comments:

林檎妹子 said...

袁先生還有聯絡阿輝嗎?很多年沒見他了,未知可好?我最後一次見他好像就是上來interview的那一次......

另外,早期製作CD-ROM的是林CF先生,袁先生您認識他嗎?

袁建滔 said...

阿輝在玉皇朝工作,負責神兵玄奇的動畫電影/電視(?)的統籌之類的工作……卦(?)
至於林CF,我倒記得他,卻不知他會否記起我。

林檎妹子 said...

謝謝您告訴我阿輝的近況,忽然想起,認識他和他的朋友阿Sam都有十年以上,只是失聯了,真可惜。我還想起跟他們做同事的半年光景...... 可惜最後阿輝對我的引薦不成功...... :-p

那個年代,用PC做動畫可是會死人的!印象中我以前在某公司做animator時,用的是(已超頻的)雜牌CPU,大概只有133Mhz,而且還要運行Windows 3.1!只記得那時常hang機和爆harddisk。

「我記得阿輝曾畫了一段麥嘜輕快地邊走邊跳的動作,謝立文一看便狠狠的BAN掉。」﹣﹣在我心中,我一直認為麥嘜是一隻活潑的小豬...... 原來一直弄錯了!傻眼...... O_O

(p.s.)等我下次見到林CF,問問他記不記得您。:-)

mb said...

很想為你們三個「從未唱過卡拉OK」的人弄個卡拉OK派對啊!

袁建滔 said...

to mb
哈哈~
我的一班好友密謀多年,還未令我上鉤: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