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03, 2006

大眼仔<三>

要極速成為一個哲學家,
就得解決一些哲學上比較冷門的問題。
但還有甚麼層面未被觸及呢﹖

大眼仔雖然正值發育年齡,但是很少回家吃飯。
大眼媽常罵他不回家吃飯,
只會在路邊吃那些沒有營養的東西。
大眼仔其實很注重健康,也懂得均衡營養之道,
例如吃了炸雞後半小時內,他會吃一盅龜苓膏。

「唔該兩串內臟。」

有一天,大眼仔回家吃晚飯。
突然靈光一閃:為甚麼要回家吃飯呢?

為甚麼一個經濟能力許可外出吃飯的人要回家吃飯?
為甚麼放棄愛吃甚麼便吃甚麼的權利,
而回家任由母親決定你要吃甚麼?
還要喝她煲的例湯?

更荒謬的是吃完飯還要洗碗!

大眼仔越想越氣,
打算質問大眼媽為何要他回家吃飯時,
給廚房傳來的熱力悶倒。

狹小的空間充滿了灼熱的水蒸氣。
大眼媽大汗淋漓地專心炒菜之餘,
還冒著被燙傷的危險把一孖膶腸放進電飯煲。

大眼仔看得心痛:媽,是我錯了,
我不該獨個兒出外吃飯,
我應該與妳一起出外吃飯才對啊!
我不孝!
很大滴的淚水從很大的眼睛流出。

大眼媽誤以為熱氣灼傷了大眼仔的大眼,便關上廚房門。
大眼仔赫然發現飯桌上有一碟炸得金黃的椒鹽骨,
上面還細心的灑上一把爆香了的蒜泥。

「街……街邊小菜﹖」

冒著煙的大眼媽像從地獄逃出來似的,
放下剛煮起的腐乳椒絲通菜和一小碟自製XO醬。

「難得你肯返屋企食飯,特登煮椒鹽骨俾你食。」

大眼仔一直思索的問題,即時浮現出一個不能言明的答案。

「唔該兩盅龜苓膏!」

3 comments:

vanessa said...

i like it a lot~!!!
good luck~

袁建滔 said...

thx

檸檬羊:> said...

由於森小的事,逛到你的blog, 內容相當豐富^^ 日後會常常來逛...多多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