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8, 2006

粉紅童子<九>

電視正播映交響樂團的演出,我叫治治看:「這些是小提琴,左拉右拉便會出聲。」
治治很是好奇(我以為),目不轉睛地盯著螢光幕,看得出神(我以為)。當我老懷大慰,正幻想他會不會是音樂神童之類的生物的時候,治治大叫:
「好急屎呀!」

大熱天時,在家裡赤著上身替治治更衣,他目不轉睛地看著我兩點。
「咦,你粒LIN LIN咁醜樣既?」

在森記玩完貓後,兩仔爺吃了頓美味的手打鳥冬。
侍應姨姨問:「好好味呢,幾時再唻呀?」
治治:「等我五歲先啦,到時我大個人仔自己唻食啦。」

治媽已飛到倫敦,開始為期兩周的進修課程,家裡只剩下父子兩人。「幸好」小說已無望在書展出版,輕輕鬆鬆,看書睇波,時間沒有想像中難過,反而幾開心。
繼上次我飛倫敦,3G視像電話再發神威,雖然視像每秒鐘一格起兩格止,但總好過冇。3G, 我挺你!

PS:星期六晚英格蘭對葡萄牙、巴西對法國,可以作反啦!

<親子>

1 comment:

felixip said...

你個仔仔真係好頂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