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15, 2006

London.6

喬靖夫BLOG內看到如下留言:

黃達 提到...
有關搜尋名字的故事:

數年前看過一宗新聞故事,故事發生在美國,一個成長於單親家庭的十八歲女子,一時興起上網搜尋自己的名字,無意中找到一則女孩被拐帶的新聞,幾則尋人告示,最後發現自己竟真就是那個被拐帶女孩,原來父親一直謊稱母親不辭而別,而真相是當年其父母離異,父親失去撫養權,於是拐帶女兒逃走,該女子因著這無聊搜尋,揭出真相,與母親重聚。

數年前,我忽然掛念起自己一名舊友,有天試著到雅虎搜一搜對方名字,結果,發現那名字的人開了個網上日記,我開始跟他留言交談,看看到底是否故友,談著談著有點像,大家相認,起初他好像不記得我是誰,說著說著又似乎大概想起了,也談起一些舊事來,我看看這些舊事post,起初沒什麼記憶,後來想著想著又似乎好像真有過這些事,於是大家大致上認同對方的確是故友,雖然舊日相處的記憶已模糊褪色……

後來我跟別的朋友談起這件事,才發現我自己在搜尋之時,根本就輸入錯了名字,我的舊友根本不叫那名字,那個網上日記的主人,我根本從不認識。
但我沒有告訴他,反正他已以為我們是舊識。

本文令我回想起身在倫敦時,由主持翻譯劇本的導師跟大伙兒分享的一個案例。話說有部日本忍者電視劇要配上法語在當地公映,當翻譯安在家中欣賞自己大作的首映時,赫然發現配音組誤把第二集的劇本當成第一集。奇怪的地方,是劇中人大多時間皆懞著面,配音組台前幕後沒有人察覺出了問題。翻譯第一時間打電話給監制報告這個驚天大錯,各人心想今次實死無生。更神奇的是,播放完畢,一個投訴的觀眾也沒有。

翻譯導師的結論是,人類有自動追尋/修補邏輯的本能,從一些「唔make senses」中找出「腥屎」來。

多年前在有線電視看了部由Dennis Quaid和Meg Ryan主演的<Flesh and Bone>(但我只記起Gwyneth Paltrow,那時她還未拍<七宗罪>)。我錯過了開首十五分鐘,仍無無聊聊的看下去,發覺是一部不錯的懸疑電影。數天後重播,便補看錯過的片段,嘿!原來吸引我的懸念在頭十五分鐘早已經「畫公仔畫出了腸」……

9 comments:

me said...

yup~
我也是上網~搜尋你的名字~
才看到你的blog....so

你也可以try search>j23031

haha~~~~~~

ben said...

尋晚開隻攻殼2睇,頭果六種字幕都冇野出,按多幾野之後終於有中文字幕,睇左六七句對白越睇越唔對路,原來係audio
commentary 既字幕...

ben said...

p.s. 頭幾句我的確嘗試將文字同畫面內容link埋一齊...

me said...

To;袁建滔

你最近有什麼作品發表?????

yup-----

黃洋達 said...

其實除了誤認新友作舊友事件外,我也還發生了相近於你看<Flesh and Bone>時的情況,那次我看《雪花高離奇命案》的影碟(說來慚愧,這是我接觸高安兄弟的第一齣片子),那是VCD,我當時把DISC A與DISC B搞錯了,先看DISC B,一看便覺得奇怪,怎麼一來便這樣子,人物關係全都懶得交待的樣子,不過心想,高安兄弟嘛,這是敘事手法嘛,不清不楚的交待是想要把想像空間留給觀眾嘛……一直勉強著自己看下去,看下去,直至看到那隻DISC末尾,出片尾事幕……這不可能是手法吧!(雖然不是完全沒可能)打開碟盤看見是 DISC B,才知自己是傻B。

ben said...

to 黃達:
我有一模一樣的經歷,同樣睇VCD,同樣對號入座意圖將件事合理化,同樣到出end credit先彷然大悟....不過唔記得係邊套戲XD

M-2 said...

我都有同樣經歷!
好幾年前睇《真三一》,唔知佢一隻vcd入面有兩集,以為一隻vcd一集,變左「隔集睇」…
睇完晒之後先係盒底發現一碟有兩集…

黃洋達 said...

嘿,大家都是同道耶,我們大家都經歷過「看到一半忽然撞上片尾字幕巨牆而忍不住咒罵了句粗話但同時又慶幸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笨了」的震撼

Zachary said...

This cannot succeed in reality, that is exactly what I suppose.
jogos gratis | any game for free | free games database | newest online games | best console ga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