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17, 2006

談寫作<一>

還有一個月便是本屆書展,奮戰一年有多的<刀耕火種>應該可以在書展前寫起……可惜,縱使寫起了,也沒有時間做審稿、封面、製作……真氣人,看來要到八月中才能成書。幸好喬靖夫單天保至尊,死力寫出<殺禪八>大結局,否則鐵道館今天沒有新書出版,想起也一額汗。

我曾先後向喬靖夫和盧偉力博士抱怨,<刀>趕不到書展,最主要的原因是無厘頭橫空殺出個短期內都不會出版的
<犬女>,期間花了三個月時間去寫作。盧博士「安慰」我說,「這是一種關乎創作的可貴經驗,這三個月時間絕對不會白花」。喬靖夫則說這是一個熱身訓練,一寫無妨。

事實是,寫完<犬女>後,我把之前寫下的<刀>大修一次,自覺功力提昇了不少:D,與開始下筆時的困惑局面相去甚遠。離開麥嘜後的兩年時間內,最大的成就是湊仔,工作方面,不外改寫翻譯劇本和數部故事大綱。我的大綱其實寫得很仔細,但無論有多仔細,它終究不是一部小說。而小說這種文體自由自在,誰都可以寫,愛怎麼寫便怎麼寫,毫無難度可言。但要寫好一本小說、寫一本好小說,卻可以是修練十輩子的事情。

手塚治蟲說過,要成為一位漫畫家,首要條件就是願意坐下來畫畫畫畫畫畫。那麼要成為一位小說家的首要條件,也不用多說了。

PS:雖然本篇是<一>,但不代表一定有<二>……

3 comments:

溟天凱 said...

只要袁生你不斷寫小說
就要有<二>、<三>咁寫落去

黃洋達 said...

「這是一種關乎創作的可貴經驗,這三個月時間絕對不會白花」這真像「視創作為生活需要」的盧博士會說的話。
袁先生,我想我是你學弟呢。

袁建滔 said...

to溟天凱
講得好,唔知做唔做得到。
現正刨<天龍八部>,睇完會寫D野。

to黃達
恭喜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