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March 28, 2006

寫作計畫?

完成打打殺殺的「犬女」後,休息了數天,腦袋一片空白,靜候校對、其他內幕人仕的FEEDBACK,作最後修改便放上網。「犬女」雖然是第一本完成的小說,但因內容幾「邪門」,我不想立即出版它(就當是一件野種吧!)。
本來打算重返原來的寫作計畫,就是在書展出版一本健康點、愉快點的「刀耕火種」--一個原來打算改篇成漫畫(同步編寫漫畫劇本)的故事,類型是……怪難分的,勉強要分,可以說是一部邊緣的奇幻小說,不,稱它為一部「反奇幻小說」的奇幻小說更為合適。
首先,我跟奇幻小說無仇無怨,不過,誠如九把刀在「獵命師傳奇」第一卷的序言提過:「不用在開頭畫張嚇人的虛構大陸地圖,或是煞有其事地把每個種族的設定咚咚咚預先插掛好,或是機機歪歪個鬼扯般的咒文文獻考,好像讀者不隨時翻看、對照這些龐雜資料去了解故事,是缺乏閱讀者的高尚休養、不負責任似的。不必、不需要、沒意義。」
「刀耕火種」便是一部沒有設定、魔法的幻想小說。可是正當我準備重新投入那個不太奇幻的世界時,一個新的故事繼「犬女」後,像攔路虎殺出來,不斷霸佔著我的腦袋,氣死我……到底信任直覺還是依循早訂下的計畫?

2 comments:

Sito said...

想問下「惡都之失禁校園」這作品

最近隨手翻翻殺禪時看見這作品的廣告,到底它後來怎樣了?還會出版嗎?

另外想問問袁生對香港電影未來的看法,小弟目前也是電影學生,thx

袁建滔 said...

關於失禁一事,已另文作答。

未來電影……我不是業內人仕,也沒有資格講些甚麼。你去陳嘉上個BLOG度問下,我相信他會樂意答你的。

不過環顧香港從事創作有關人等,有一個令人憂心的現象:已上了岸的人,雖然腦袋僵化了,但仍可以利用早建立的名聲去掠水。
後進者,不是沒機會,便是吃他們吐出來的飯餘,單憑年青幹勁,接受近乎恥辱級的待遇。
整個行業的新血在失望嘆息中流失,最後大家攬埋一齊死。

這只是我片面的理解。